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55章 自责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52 2019-06-03 11:26:20

  我也找个椅子坐了下来,满不在乎地道,“说了就说了吧,本来我们也没有什么,也不怕她知道。我身正不怕影子斜!我问心无愧!我不告诉她,也是为了你们着想,看来我是瞎操心。”我知道我这样说挺伤人,但我只能这样说。我不应该给他希望,那样才是不负责任。

  “你确实是在瞎操心。”秦意畅嘴角的笑容慢慢消失了,沉郁的眼中闪过一丝愠色,“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给我乱拉红线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他不等我回答,又说道:“不过,我没有告诉她你的事。既然你不想让她知道,那我就替你保密。我只跟她说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  “哦!”我松口气,嘴上却说:“说没说都和我没有关系。”

  “其实,你没必要这样做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因为她很快就会知道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秦意畅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,并没有回答。

  “对了,刚才的事,有没有吓到你?当时的情况,我不得不那样做,如果我不立刻做出处置,那些人不会善罢甘休的,到时候死的人可能会更多,你也不希望看到吧。”

  他忽然将话题转移,我来不思考什么,回答道:“我理解。他们十恶不赦,不杀不足以平民愤。只是你之前咱们不是说了吗,你进城来不扰民的,为什么还会出现那样的事?”

  秦意畅无奈地笑道:“我又不是神仙。手下那么多的兵将,就算我再严明,也不可能保证每一个人都能遵纪守令,不会犯事啊。”

  “说的倒是!”我又问道:“那你为什么要把抓人呢?他们只不过是几个老百姓,因看不惯你的兵士害人,替死者伸张正义,为什么要将他们抓起来?”

  秦意畅听了脸色一沉,“他们几个真的是老百姓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我一愣,难道秦意畅知道了他们的身份?所以才要将他们抓起来的?

  他冷哼一声道:“他们根本就不是百姓,而是邺城守兵。因为你们的原因,我没有追究他们,反而分给他们银子,让他们卸甲归家。没想到他们不知感恩,居然煽动百姓围堵府衙,利用百姓要挟我!”

  “那你也不应该抓人!”我愤然,“若不是你的人犯事在前!他们会这样做吗?你的人做了如此伤天害理的事,还不容许有人站出来反抗吗?齐王!强权只会让百姓暂时害怕,但终究得不到民心。就算你攻下再多的城池,也没有用!你知道吗!”

  “我自然知道!所以我将犯事的士兵当着百姓的面处斩了!”秦意畅冷笑一声,道:“但这些人决不能放任!有一就有二!这次,我如果不处置,他们就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,到时候这个邺城恐怕就没有人听我的了!”

  “可……”

  我反驳的话还没说出来,秦意畅不耐烦挥挥手打断我的话,“好了,这里面的事很复杂跟你一句两句也说不清,你不懂,就别管了。你放心,我不会滥杀无辜的!”

  “你以为我想管吗?你知道吗?他们一开始是要誓死守城的,是打算和邺城共存亡的。是我们劝说让他们放弃守城投降的,但现在变成了这样,我心里能过得去吗?看在我的面子上,你就把他们放了吧。”

  秦意畅听了一愣,“原来是这样。我说那个冥顽固执的廖志勇怎么会如此轻易地弃城了呢,原来是你,原来是你劝说他的。”他看着我,有些不解,又有些试探,“你……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  我悲从中来,眼眶红了,“因为我自责,我觉得战争的发生我有推卸不了的责任。我看着有那么多的人因为战争而死,有那么百姓的因战争流离失所,我心里难受极了,我觉得是我害的他们。所以我在尽我的所能去阻止战争,尽我所能去救人!我能救一个就救一个,为的是赎我的罪过!”这些话憋在心里很难受,现在说了出来,眼泪就再也忍不住,从眼角尽情的滑落,打湿了我的脸庞。

  这些天看到战争的惨状,在我的面前浮现,那一个一个死不瞑目的眼神,似乎在向我控诉:是你害死我们的。

 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毫无顾忌地将心里话说了出来,也许是因为心里太过压抑了,想要诉说自己心里的痛苦;也许是因为小于子的话,让我觉得更加自责,也让重新对劝说秦意畅停战燃起了希望,所以想要和他推心置腹的聊一聊。

  秦意畅看我这样伤心,吓了一跳,眼中露出疼惜的神色,他从椅子上站起身来,向我走来。

  看到秦意畅仍然关心我,我心里说不出是高兴还是难过。高兴的是他还关心我,或许我真的能让他改变心意,停止战争;难过的是他还关心我,我却不能回报他这种关心。

  他走过来,蹲在我面前,将手伸了过来,似乎想要拉我的手。

  我躲了过去。

  他叹了口气,将手缩了回去,安慰我道:“你不要这样想,这和你没有关系的?不要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。”

  “怎么能和我没关系?”我摇头,“豫王因为我才被放走的,如果没有我,他不可能逃到豫地去,也就不会招兵买马,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战争。而你……”

  秦意畅深深地看着我,“我怎么?”

  我吸了一口气,道:“而你之所以会想要跟皇上夺天下,也和我拖不了干系吧。所以,我怎么能推卸责任呢?”

  “我终于明白了!”他叹了一声,道:“我一直不理解,你为什么会来,又为什么要三番五次地劝我停战。我还以为是因为某个人,原来你以为这一切是因为你才发生的,所以你很自责。”

  “是!”我十分难过地道,“我从钱伯伯那里知道你和豫王都发动了战争,心里就十分自责,所以才决定到齐地来找你,在来这里的路上,看到战争带来的惨状,我就更自责了,所以我要阻止战争,拼了命也要阻止。”

  “原来这样啊!原来这样啊!”他说着,眼神闪烁了一下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