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52章 进邺城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15 2019-05-03 22:51:43

  “很……很好啊!睡的特别香!”我道。不知道他这样问是什么意思?是因为知道了我和飞轮昨晚的事,所以在试探我?还是只是随口问问?

  “那就好!我真怕你住不惯呢。”他道。语气像平常一般温暖平静,丝毫判断不出他的情绪来。

  他到底知不知道昨天的事呢?可是他不提,我自然也不好意思主动说出来。

  “不会,不会,我不认床的,在哪里都能睡着的。”我低着头,不看他。小于子的话,对我产生的影响还未消除。我还没有时间进行消化,更没有时间想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办?

  “也是,你是哪里都能睡着的。”他轻轻笑了一声,又道:“对了,我打算今天到到邺城看一看,你们也跟着一块来吧。你们都来了好几天了,我都没有给你们接风洗尘呢。到了城内我给你们准备一桌上好的酒席,给你们接风怎么样?”

  “嗯?”我愣了一下,回过神来,忙说道:“好啊!好啊!这些天天天吃干粮腊肉什么的,早就想换换口味了。”

  我一边开心的说着,一边心中暗想,他怎么忽然要进城了呢?是觉得现在城里安全了?还是他有了进一步的打算?

  如果是后一种,那我要抓紧时间了。

  他歉意地道:“抱歉,你们千里迢迢的来了,却只能让你们吃这些,你知道的军营的伙食就是这样。”

  我忙摆手道:“没关系啦,有的吃就不错。再说了,你不是也吃这些吗?”

  “等进了城,我就请这里最好的厨师给你们做一顿大餐,你留着肚子等着吧。”

  我笑道:“真的吗?那我不吃早饭了,就留着肚子等着你的大餐。”

  他摇头,“那可不行,饿坏了怎么办?可以少吃一点。”

  我也就随口一说,哪会真的不吃呢,忙道:“听你的,我一会就吃。”

  “别一会了。我这就去让人给你送过来,你在这等着,我先去了!”

  听说他要走,我微微一愣,想着到底要不要再劝劝他呢?但转念一想,还是等等,等我考虑清楚了再问吧,忙道,“好!我送你!”

  他似乎还是不放心,折回来像交代一个孩子般,又道:“你要乖乖在这里吃早餐。等你吃完早饭,我带你们到邺城去。一会呢我会着人来叫你们!我走了!”这次说完才真的向外走去了。

  “好!”我跟在后面,将秦意畅送了出去。

  ————

  大约巳时的时候,我和玄飞轮齐快贾思文四人骑着马跟着秦意畅进了城。秦意畅只带着几个人,并没有把所有军队都带进城,其他的军队仍然在城外驻扎。

  早晨再见到飞轮的时候,我瞪了他一眼,故意没理他。谁让他不听我的,非要走的那么早。他看我的脸色不好,没敢说话,只是默默地跟在我旁边。但最让我不解的是,齐快那张黑如锅底的脸,仿佛谁欠他钱不还似的。一开始我以为他没睡好,或者不想进城才这样的,后来我发现,他这分明就是针对我的。因为只要我看他,他就拿眼恶狠狠地瞪我。

  我到底招谁惹谁了?今天怎么这么倒霉?一大早就有人堵在门口骂我不说,刚出了门还有人给我臭脸看。

  我骑着马舍了玄飞轮、齐快,找到贾思文。

  “文文,今天天气真不错,艳阳高照,万里无云啊。”

  贾思文不知道在想什么,听到我的话,先是一愣,然后笑道,“是啊,今天天气不错,连一丝风都没有。”

  “是啊,这么好的天,为什么有人却冷着一张脸呢。他肯定心里特别阴暗,再温暖的阳光也照不到他的心里。”我一边对贾思文说,一边看着齐快。

  齐快冷哼一声,“不要拐着弯骂人。我听得见!”

  我笑道:“真好笑,见过有人捡钱,还没见过有人捡骂呢。”

  齐快气得脸更黑了,“你……别以为我不敢打你。”

  “你打我试试?”我才不怕,别说有飞轮在身边,就是我现在的功夫,也不是他想打就打的。

  “我不跟你一般见识。”齐快冷哼一声,不理我,却对玄飞轮说道,“师父,就这么一个人,你怎么……怎么能失……真是要气死我了。”

  玄飞轮瞪了齐快一眼,“要你管?”

  齐快听了没说什么,黑着脸一个人生闷气去了。

  贾思文看着齐快,脸上若有所思,忽然低低地自语,“他难道也是为情所困吗?”

  我吓了一跳,问贾思文,“文文,你说什么呢?”

  贾思文笑道:“傻丫头,我没说什么呀。齐快他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,一大早又被人叫起来,所以心里不高兴,你就别逗他了。”

  “是吗?这样啊。原来是他昨天晚上没睡好啊,我还以为我哪里得罪了他呢。”我道。

  可是为什么他昨天晚上没睡好呢?

  我甩甩头,不管他了,自己的事还没管好,还是别瞎操心了。

  我们随着秦意畅进了邺城,秦意畅的副将在城外迎接他进去,邺城除了城门附近有因为战火的燃烧而留下的痕迹,其他地方又恢复了一片秩序井然。街上有三三两两的百姓来来往往,人虽然不多,但好歹是有人敢出来了,比我们来的时候,家家户户都躲起来,人人自危好的多。

  看着并没有遭受太多破坏的邺城,我的心里有些许的安慰,毕竟这里面有我一份功劳,这一趟我们总算没有白来。

  进城之后秦意畅便带着我们去邺城的中心——府衙,在府衙里,他不仅给我们安排了丰盛的酒席,还给我们安排了住处。

  之后,我们就没有再回城外的大营了。他自己也住在府衙,只除了偶尔去操练兵士,也很少去城外。

  期间,我们几个除了偶尔见见秦意畅和他叙叙旧,对于停战的事,我们都没有再提,我也没有单独再见过他。上次我似乎已经刺激到了他,现在我们还没想好该怎么劝他,还是先不要刺激他了,而且自从听到小于子说的事后,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,也不敢再单独见他了。而他也没有单独找过我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