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46章 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51 2018-07-28 22:14:30

  我深呼一口气,“我……”虽然心里决定要豁出去了,但等到真要开口,还是感到有些害怕。

  现在夜深人静的,他要是发怒了,会怎么对我呢?

  “嗯?”他似乎没有感觉到我的紧张,依然笑盈盈地看着我。

  我心一横,看着他的眼睛慢慢地说道:“其实……其实……我们来找你……除了是想证实一下齐王是不是你之外,还有一件事……”

  看我吞吞吐吐的样子,他脸上的笑容慢慢淡了下来,但语调却还是温柔的,“什么事?”

  “我来是想劝你……”我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,道:“劝你停战的……”

  他的气息蓦地一沉,脸色虽然还是淡淡的,但眸子里却透出一股寒意,如一支突然射出的冷箭,冰冷又锐利。

  我不敢再说什么,沉默着等着他的反应。

  我以为他会大发雷霆,但他没有,只是沉默地看着我。半晌,他看着我,道,“为什么?”平静的让人意外,平静地让人心里发毛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是为了他吗?”他看着我,目光灼灼,像是两团燃烧的火焰,让人不敢逼视。

  “嗯?”我有些茫然,“谁?”

  他嘴角噙着冷笑,“皇兄!”

  我连忙否认道,“当然不是。”

  唉!我心里十分无奈。看来他还是不相信我的解释,还是对我们出现在邺城城楼上的事耿耿于怀。

  “不是吗?”他反问一句,黑色的眼眸摄住我的眼睛,似乎想用眼神攻破我的心里防线。

  但是奇怪的是,面对这样的他,我心里反而平静下来,没有了刚才的紧张和害怕。既然话已经说出口了,就没有了回旋的余地,不管结果如何,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。

  “当然不是!”我再次否认。

  他眸子里射出一道冷光,看着我道:“那是为了什么?”

  我平静地看着他,说道,“我之前已经说过了。是为了百姓!是为了大秦!”

  他冷笑一声,“是吗?”

  “是!”我看着他,眼含悲痛,“你知道吗?我们从腾城来到邺城一路上看到的是什么景象吗?”

  “……”秦意畅只是微微垂了垂眼眸,什么都没说,连表情也没有变化。

  “难民如潮,匪盗横行,饿莩载道,十室九空……这些都是因为你!”

  “因为我吗?”他冷笑的看着我,脸上一丝愧色也没有。

  “因为你发起了战争!”

  他听了又是一声冷笑。

  我沉痛地说道:“还有,你知道北戎大军已经压境了吧?如果让北戎人攻进来,大秦就危险了啊!”

  他嘴边的冷笑更甚了,“我当然知道。没想到他这么没用,竟然让北戎人攻占了十几座城池。”

  我吃了一惊,“什么?你说北戎人,已经攻占了十几座城池了。”

  他淡淡地说道:“没错。这是我的手下刚传报的消息。”

  “啊,怎么会这样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我看着秦意畅一副事不关己淡薄的样子,心里更急了,“北戎人都已经打进来了,你怎么能这样无动于衷呢!洛洛,你们不能再打了,你们应该团结起来一起把北戎人赶出大秦去!!”

  他忽然笑了起来,“哈哈!!”

  笑得我心里有些发毛,“你笑什么?”

  他冷笑道:“你是想让我帮他打北戎吗?”

  “……”

  他像是突然被我的话刺激到了,紧握着双拳,将手指攥得咯咯作响,眼含痛楚,逼视我的眼睛说道:“然后等他转过身来消灭我,是吗?他到底给了你什么好处,你可真会为他着想。”

  我被他的眼神吓了一跳,知道他误会了,忙道:“不是,不是,当然不是!你误会了!我真的不是为了他,我是为了大秦着想,为了大秦的百姓着想。北戎人已经十几年没有扰我国边境,为什么选在这个时候进攻大秦?还不是因为你们兄弟在内斗?北戎人来势汹汹,如果这个时候,你们仍然不停止内斗,后果你想到了没有?‘兄弟阋于墙,外御其侮’你们现在这样恐怕会给北戎人可趁之机,让人北戎人坐收渔翁之利,让大秦岌岌可危。洛洛,你听我的,在这个危急关头,你们不应该再内斗了,应该一同对抗外敌,将北戎人赶出去才是。”

  “……”他红着眼看着我,一言不发。

  我心里叹息,又说道:“就算不能一起对抗外敌,至少你可以暂时停战,等他把北戎人赶出大秦再说。”

  他冷笑一声,反诘道:“我为什么不能趁着这个机会攻进京城呢?”

  我震惊的看着他,想不到从前那个温和的洛洛,如今心可以这样狠了,“你怎么可以这样做?你就不怕大秦亡在你的手上吗?”

  “等我攻击京城,会将北戎人赶出大秦的!”

  “你就这么确定!万一你挡不住呢,大秦可就亡在你手里了!好,就算你可以把他们赶出去了,可是那些死在北戎人铁蹄下的军民永远回不来。”

  秦意畅冷冷地看着我,丝毫不为我的言语所动,就好像他的心已经变成了石头了一样。看到他这样的无动于衷,我心里有深深地无力感。欧阳明珠说的不错,他的心真的变得很硬很硬了。

  对啊,他既然能在两年之内占领齐地,怎么可能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?

  我想如果不是我们之前有交情,就凭我刚才说的话,也许他会杀了我的。

  这个时候,我心里动摇了。

  算了,我是劝不动他的,我还是放弃吧?

  这时我忽然听到一个声音,是那样的虚无缥缈,让人捉摸不定,却又是那么的清晰,就好像是有人在你耳边耳语一般:刁小月!你不能放弃,你必须阻止这场战争!!~~~

  我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,只看到了一片茫茫夜色和柔和的月光。

  我心里呐喊:你是谁?为什么要让我承担这么大的担子?为什么是我!为什么!!

  那声音没有回答,又凭空消失了,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。

  我欲哭无泪,只得打起精神来,视死如归地继续劝秦意畅。

  既然晓之以理行不通,只好用最后一招了。

  此刻,秦意畅眼中的红色慢慢消失,恢复了之前的平静。

  他静静地看着我,眼眸深沉,喃喃自语说道:“现在也只有你敢这样跟我说话,如果是别人……唉!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?”

  我眼睛眯成一条线,拉住他的胳膊,哀求道:“洛洛,就当我求你了,别打了……”

  他气息一窒,然后冷漠地推开了我,冷冷地说道:“好了!天色不早了,我们回去吧。”说完他转身就走,将我一个人晾在了一旁。

  “哎,你先别走,等等我呀……”看着他走远了,我无奈跟了上去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