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44章 别无选择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61 2017-11-26 23:01:18

  “以前太平的时候,镇海镖局名声在外,是没人敢劫镇海镖局的镖的。而如今,山匪毛贼越来越多,越来越猖狂!经常会有人拦道劫镖,镇海镖局为了保住镖,损失了不少兄弟。可即便是镖局的兄弟们拼死护镖,但劫匪十分凶残厉害,镖局的镖还是被劫去了。”我长叹一声,“玄伯伯只得赔了人家五倍的钱。”说完我满脸忧愁的看着他,留意他的表情的变化。

  他听了脸上仍然是淡淡的,没有什么变化。

  从再见他,我就发现他比以前更自信,更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了。如果说以前他善于用笑来隐藏自己的情绪,那么现在他连笑都不用了,仿佛泰山崩于前,他也面不改色。

  他淡淡地道:“那就镖局先停一段时间吧,相信过不了多久,天下就会太平了!”

  “嗯?”我不由的一愣。

  他这是什么意思?是说他自信自己能很快攻进京城,结束混战吗?他现在真的有这么厉害了吗?

  “呃……我们从钱伯伯那里听到你的消息,当时太震惊了,真的不敢相信那个齐王真的是你,所以……所以我们便来这里找你了!”

  他嘴角一勾,露出一丝冷笑,“是吗?为什么不信?难道在你的眼里我没有这个能力吗?”

  我摇头,“我不是不信你没有这个能力!我只是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做?之前你不是对我说你没有这个心吗?”

  “对,那个时候我的确是没有这个心思的。”他抬头望向远方,目光像是一束灯光绵延到远方,深长而幽远,“但是……现在,我,别无选择!”

  听到他这样说,我不由的想起他悲惨的身世,沉默下来。

  四周一片寂静,山风仿佛也在这一刻停止了。

  我轻轻地问道:“真的没有别的选择了吗?”

  他并没有回答,只是抬头静静看着那轮皎洁如玉盘般明亮的月亮。虽然此刻月光是那样明亮,虽然我们俩是站在一起的,我却感觉到他的寂寞,是那种深入骨髓的寂寞,让我觉得有些心疼。

  难道是那日我们分别后,发生了什么事才让他不得不这样做?

  我问道,“你从京城离开后,是不是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去了大青山之后发生了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上次在清清谷我们问你,你都没给我们说?”

  他转过头来看我,神情平静,“过去的事,就让它过去吧,我不想说。说说你们吧?到底为什么而来,难道就只是想求证一下,我到底是不是齐王?”

  “嗯??”听到他这样问,我激动起来。

  终于,可以谈到正题了!我深呼了一口气,按住激动的心情,说道:“对呀,我们来齐地,就是为了证实一下那个神通广大的齐王,是不是你!”

  他笑了笑,似乎有些不相信,“既然如此,你们怎么会出现在邺城?还帮廖志勇守城?”

  他果然还在对这件事耿耿于怀,我不解释清楚这件事,恐怕说什么他都不会再相信我了。我叹了口气,无奈的道,“是这么回事,我们到齐地找你,路过邺城,正好赶上你攻打邺城。我们不知道肖遥就是你,我们看那些守城的士兵,一个个那么惨烈,就想救他们,我可以对天发誓,我们只是在救人,绝没有帮他们守城。”

  秦意畅静静地看着我,什么都没说,从脸上也看不出他到底有没有相信我的话。

  我接着道,“你要知道,以飞轮、齐快、文文的武功,他们真的要帮廖志勇守城,你攻城的时候,会那么容易吗?你的士兵一定会损失惨重的!”

  听了我这话他的神色似乎松动了一下,脸色也柔和了一点,却还是冷冷地道,“可是你们却代他们来谈判!”

  我承认道:“来谈判确实是我主动要求来的!”

  “……”他虽然没有说话,但眼睛里却透出了一丝疑问。

  我看着他的眼睛,真诚地道:“一是因为我们看邺城的百姓可怜,希望战争不要殃及他们;二是想少死点人。看着那么多人就这样一个个的倒在我面前,我心里难受。我就想如果能说服你们不打了就好,所以我就自告奋勇来谈判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之前我不知道你是肖遥,自然不敢跟你说实话,但现在我说的都是实话,不管你信不信!”

  秦意畅一直静静地看着我,神情淡然,直到我说完都没有说话。我心里有些紧张,他若是现在都不相信我的话了,那我此来的目的,怕是很难是实现了。

  过了一会,他露出微笑,轻启红唇,说道:“我相信你!”我似乎听到他轻轻舒了一口气,很轻,像是一颗心提着的心落了下去一般。

  我对他笑了笑,一颗心也落了下去。

  “站这么长时间了,累了吧,我们坐下聊吧?”说完,他率先坐了下去,然后抬头看我,“坐吧!”

  我点头,走到他旁边,一人远的距离坐了下来。

 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,也许是因为背对的月光的缘故,我感觉他的脸色有些阴郁,似乎有些不高兴。我心里有些紧张,再仔细看时,又感觉他的脸色是平静,并没有任何表情。

  “你呀!”他用教训的口吻道,“真是胆子是越来越大了!居然敢跑到城楼上去,你难道不知道危险吗?我手下的那些人箭术很准,万一射到你,你小命就没有了!”虽然在教训我,脸上却挂着宠溺的笑容。

  看他的笑容我一时有些恍惚,仿佛又回到从前在洛王府的日子,那时的他,总是这样对我笑的。

  我不自觉放松下来,得意地道,“我不是从前的我了。我能保护我自己!”

  “是吗?”他笑道:“我怎么记得在城楼上,有一箭差点射到你,若不是飞轮及时拉了你一把,你的小命还有吗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那还不是因为你……”我本来想说,还不是因为你戴着面具让我分了心,要不然他们哪会射的到我?

  他的笑容僵在脸上,“对不起,我不知道你们在城楼。就是那一箭,才让我认出了你们。认出了你们之后,我怕会误伤了你……们,便让他们立刻收兵了。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