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38章 铁面冷帅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28 2017-09-03 22:12:29

  这些疑惑只是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,脸上却不动声色地说道:“对于安东王的赫赫战绩,我早就有所耳闻。如今见到郡主,便可知安东王是多么的英勇神武了。”

  欧阳明珠骄傲地道:“那是当然。我爹,是我心中的大英雄,是世上最厉害的人。”她像是觉得说错了一般,立马又加了一句,“遥哥在我心里也是最厉害的人。”

  看到她的样子,我可以断定,她是不知道秦意畅的真实身份的,也可以断定她对他是真心喜欢的。

  我笑道:“哟!郡主不好意思,脸红了。我们家……肖遥可是世上难得一寻的夫君人选。郡主你可要抓紧了,别被别人抢去了。”

  她听了紧张起来,瞪着眼问我,“你说谁要抢走他!”

  我噗嗤一笑,“没人抢的,我跟你开玩笑的!”

  我看她紧张的样子,心里有些好奇,不由问道:“郡主,你为什么会喜欢肖元帅?”

  “为什么?”欧阳明珠一愣,眼神幽幽向远方,望着前方那个白色的身影出神,她像是想到了什么,眼中放出熠熠光彩,“一开始我被他吸引,是因为他带着面具,不过那时候也只是觉得好奇,好奇他为什么要带面具呢。后来,跟着他打了几次仗,便有些佩服他了,他带兵严明,处事果断,在他的率领下,我们所向披靡打了一个又一个胜仗,攻下一个又一个城池。更让我佩服的是,他虽然是身为军队的最高的统帅,却和将士们一起同吃同住,同甘共苦,只要是他指挥的战斗,他每次都会亲自带兵出战,而且还总是不顾自己的安危去救别人。”

  我心里无限感慨,他这是何必呢?他手下有那么多的将士,为什么非要自己当这个元帅呢?当元帅也就罢了,为什么还要亲自出战呢?就是为了那高高在上的位子?可是,他有没有想过,如果自己在战争中出现了意外,那打下了江山又有什么用呢?

  唉!真搞不懂,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

  我叹道:“唉!他真是个让人敬佩的好统帅。所以,郡主便……”

  欧阳明珠摇头,“不是,那个时候我只是佩服他,没有别的想法。是在攻打乐林城的时候,由于我的轻敌,中了敌人的埋伏,是他及时赶到在我生死关头救了我。”说着说着她眼睛红了,“而他……为了救我,自己却受伤了。”

  “他受伤了!”我忙问道:“伤的重不重?”

  听我这么问,欧阳明珠眼中滚下泪来,“嗯,伤的很重。都怪我,若不是我他不会伤的那么重的。”

  “啊,伤的很重!”我有些急了,“伤的多重?”

  “伤的很重,差一点就……都怪我!都怪我!”欧阳明珠说着哇的哭了出来,哭的好不伤心。

  看到欧阳明珠又伤心又自责的样子,我心里也有些难受。唉,他怎么还是和过去一样,让人不省心。怎么老是让自己受这么重的伤?他怎么就是不知道自己好好照顾自己呢?

  这样看来我更要劝他停战了。他再这样下去,我真的怕有一天再也见不到他了。

  也难怪欧阳明珠会这样死心塌地爱上他。没有人会不爱上那个在危急关头救自己的人。而他为了救欧阳明珠宁愿自己受伤,可见他对她的感情也很深。看来,他们已经两情相悦了,不用我这个媒人了。这样也好,能看到他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,我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。

  我安慰欧阳明珠道:“郡主,别伤心了。这不肖元帅现在都好了嘛!他是个命硬的人,阎王都不敢收呢。”

  欧阳明珠擦了擦眼泪,说道:“我知道,可是一想到他为了救我受了那么重的伤,我就特别难受!”

  我笑道:“这不也正说明郡主在他心中很重要嘛!”

  她想了想,破涕为笑,“是哦!”

  “你说肖元帅一直都是亲自带兵出战的,他身为元帅只要指挥就好了,为什么要自己带兵出战呢?”我不由地问道。这是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事,就算他是以元帅的身份领兵,也不是必须要亲自上战场的,他为什么非要自己带兵呢?

  欧阳明珠听了叹了口气,脸色布满了愁云,“何尝不是呢?我也劝过他几次,他总是不听。我好担心他……”她看向我,恳求道:“你是他的朋友,你帮我劝一劝他吧?”

  “我劝?”我想了想,点头道:“好吧,我试一试吧,不知道他会不会听我的。”我心道:我当然要劝他,这样太让人担心了,而且我这次来的目的不就是让他停战吗?

  欧阳明珠听了反而说道:“算了,他这个人脾气又硬又冷,你的话他一定不会听的,你还是别去碰钉子了。”

  听她这么说,我有些不解道:“不是吧?他是个挺随和的人啊?别人的话他只要有道理都会听的。”

  “随和?你说他随和?”欧阳明珠撇嘴道,“他才不随和呢?整天严肃的很,我认识他好久了就从来都没有听到他笑过,我都怀疑他根本就不会笑。你不知道,我们底下的人都偷偷叫他‘铁面冷帅’呢。”欧阳明珠虽然是在说秦意畅的不是,语气了却隐隐有些自豪。

  铁面冷帅?听到这个称谓,我有些想笑,别说还是挺形象的。

  我笑着道:“是因为他带着面具才这样叫他吗?”

  “这是一个原因,另一个原因,他真的有些铁面无情,他虽然对将士们很好,却也十分严格,不管谁犯了错,他都会军法处置,一点都不姑息。”

  “是吗?”我心道,原来他还是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,不是从前那个还未说话就先对你笑的洛洛了。难怪他说他喜欢戴面具,戴上面具他才放心的做真正的自己,不用再对谁强颜欢笑了。不,也许,我从前遇到的那个洛洛,根本就不是真正的他,也许,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。

  那现在的他,如果知道了我们此次来的目的,会怎么样对我们呢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