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31章 比马上功夫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19 2017-07-16 23:26:39

  他虽然只说了简单的一句话,眼神也并不凌厉,却仍然给人一种压迫感和一种让任何人都不敢小觑的危险感。

  我之前曾经和他说过要隐藏锋芒,这样才能少惹是非。他也是听了我的,从那之后也很少出手了。但即便他不出手,他身上那种傲然之气,却是从来不加隐藏的。

  这也是我喜欢他的原因,因为这样的他让我有安全感,仿佛只要有他在我身边,没有人会再敢欺负我,天塌下来都有他帮我顶着。

  肖遥听了,只是淡淡地道:“好!刁少侠出手最好不过了。”语气似乎比刚才轻松了许多。看他的样子,似乎对玄飞轮并不放在心上,甚至还有些轻视。

  要不他就是太过自恃,要不就是身怀绝技。

  如果是后者,那……

  我心里有些发沉,不由得替飞轮捏了一把汗。

  玄飞轮面无表情地道:“那我们就开始吧!”

  要开始了!

  我的心立刻揪了起来。

  “等等!”肖遥道:“这里空间太小,我们去校场!”

  ————

  肖遥将我们带到了校场。

  所谓的校场其实就是齐营旁边的一片宽阔的空地。

  只见这一片空地上旗帜飘扬、箭靶并立,兵器架、战鼓摆放两侧,两列士兵整齐的并立在校场两边,一个个眼神不善,似乎在警告我们,这是我们的地盘。

  肖遥走到玄飞轮面前,对玄飞轮道:“玄少侠,咱们在比武之前先说好比武的规则。”

  “请说!”玄飞轮道。

  肖遥看了我一眼,对玄飞轮道:“我们是在战场上相遇的,那我们就比一下马上的功夫如何?”

  比马上功夫?这不是欺负我们吗?

  我心里有些不忿,肖遥果然心机很重,我不能让他的阴谋得逞!

  “马上功夫?”玄飞轮问道:“你说怎么比?”

  肖遥正要回答,我不等他说话,抢在前面说道:“肖元帅,你这样不公平,你久经战场,马上功夫自然了得,我们马上功夫当然比不过你。你这样分明就是在欺负人。”

  齐快冷哼一声,说道:“你若是不想让我们去见齐王就直说,何必这么麻烦……”齐快像是忽然想到什么,忽然收去臭脸,露出一副笑脸,说道:“肖元帅,比马上功夫也太没有意思了,我看我们还是比轻功吧!”说着,他指了指我,说道:“这样吧,我就先让我的徒弟,陪肖元帅玩玩!”说完冲我眨了眨眼。

  我本来想接齐快的话,说:“是啊!是啊!”听到齐快后面的这话,忙将话头咽下。

  我真的不敢接话,这个肖遥不知道轻功如何,如果真的让我和他比轻功,我真的没有把握会赢,为了保险,我还是不出头了,还是让齐快上吧。

  肖遥笑了一声,道:“我知道齐大侠轻功十分了得,教出来的徒弟应该是青出于蓝的,我自然事不敢和刁少侠比轻功的。”

  说着他看向玄飞轮,道:“你们误会了,我说比马上功夫,不是要比谁骑马的技术高超,比的还是武功,只不过是骑在一匹马上比武而已。”他的目光变得幽深起来,“如果玄少侠不敢比,那很抱歉,请几位回去吧。恕我不奉陪了!”说完,肖遥看着玄飞轮,等着玄飞轮的答复。

  这是什么意思?是说我们不接受这个比武的条件,他就不给我们见齐王的机会了吗?

  这么说,我们也只能接受这个条件了?

  照他的说法,听起来还是比较公平的。

  只是怎么感觉那里有些不对呢?

  玄飞轮却不像我这般瞻前顾后,立刻说道:“好,我和你比!”

  我还是有些不放心,拉住玄飞轮,“飞轮,你……”他从来没有上过战场,心思单纯,能赢得了久经沙场的逍遥吗?

  玄飞轮看向我,对我郑重地点了点头,认真而又自信的道:“放心吧!我不会输的!”

  看着他坚毅的眼神,我安心下来,他说不会输,应该没有问题了。

  “好,爽快,这才是男儿本色!”肖遥吩咐身边的士兵,“去把从塞北得来的好马牵来!”

  很快士兵牵来了五匹矫健丰俊的战马来,肖遥指着它们道:“玄少侠,这几匹马是我刚从塞北买来的,都是万里挑一的好马,请玄少侠先选一匹吧?”

  齐快冷哼一声,“战马和兵器一样,不是越新越好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你让我师父骑一匹新马,而自己却骑自己的马,你觉得公平吗?”

  肖遥道:“这次玄少侠到我大营来,并没有骑马,我也只好为他安排一匹了。这几匹马我和玄少侠一样都没有骑过。何来的不公平?”

  齐快听了没有话说了。

  玄飞轮上前选了一匹浑身红棕色的骏马,蹬着马镫一跃而上稳稳地坐在了马上。肖遥选了一匹浑身雪白的骏马,也飞身上了马。肖遥一夹马肚,白马嘚嘚跑向兵器架,“玄少侠,请选兵器吧?”

  这时,天色忽的一下子暗了下来,我抬头向天上看去。太阳像是害怕他们比武似的,偷偷地躲进了厚厚的云彩里。

  “驾!”玄飞轮一夹马肚,红棕骏马四蹄如飞向兵器架奔去,溅起一阵尘土。转眼间马儿驮着玄飞轮就快到兵器架旁边了,但玄飞轮并没有勒马停下,骑着马继续向前狂奔。很快这一人一马从兵器架旁一闪而过,玄飞轮手里便多了一杆长枪,而兵器架却不见任何的晃动。

  从兵器架越过,马儿向着前方继续奔跑。玄飞轮骑在马上,手拿一杆长枪,身影是那样的矫健,宛如一个身经百战的战士。直到校场的最东面玄飞轮才勒住马僵,调转马头,向我们这边看来。

  肖遥叫了一声好,从兵器架上抽出一杆方天戟来,骑着马向与玄飞轮相反的方向策马而去。

  到了校场的西面肖遥停下马,调转马头。

  一时间他们四目遥望。

  一身黑衣、神情凌然的玄飞轮笔直的坐在战马上,手里拿着一柄长枪,眼神肃杀。前方纵使有千军万马,我亦无所畏惧。

  在校场的另一侧,白色的骏马上坐着身着白色衣衫的肖遥。银色的面具映着银色的长戟,让人看不透的容貌,看不透的武功,还有看不透的心思。

  这时,天忽的又亮了起来,我忍不住抬头看天,发现太阳又从云彩中探出了头来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