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28章 你们就这样做朋友的吗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36 2017-06-18 22:44:04

  我看着那双如一汪碧泉般的深沉的眼睛,心里有些发沉,他这是在要挟我们吗?

  我知道他说得没错,以邺城现在的情况,别说一个时辰,能守住半个时辰就不错了。邺城被攻破并不可怕,可怕的攻进邺城后他会怎么对待邺城的百姓?

  做事应该有始有终,我们不能为了自己的安危,弃邺城的百姓于不顾。我倒不害怕留下来做人质,以我们的武功,硬拼闯出齐营可能不易,但要偷偷逃出去应该没有问题。

  让我想不明白的是,肖遥为什么要将我们留下做人质呢?

  我们现在的身份只是邺城的百姓,把我们留下来对他来说没有什么用啊,根本威胁不了任何人啊?

  难道说他有别的什么目的?

  会是什么呢?

  我有些拿不定主意了,看向玄飞轮和贾思文。

  玄飞轮看到我询问的眼神,低声说道:“你觉得他的话可信吗?我觉得这个人没有那么简单!”

  贾思文跟着说道:“我也觉得这个人不简单。”他顿了一下,又道:“不过,他不相信我们也没有什么奇怪的。以我们现在的情况,就算是投降他都不一定会接受,何况是谈判?他这个要求说起来也不算过分。”

  我点头,压低声音说道,“是啊,这个要求确实不算过分。我觉得……”

  齐快听了,插嘴道:“你们就是胆小,做人质就做人质,有什么好怕的。别说这个大营,就是铜墙铁壁,我也能来去自如。既然他要留下我们,不如咱们就留在他军营里,将他军营闹个鸡飞狗跳,让他后悔留下我们。”说着用挑衅的目光看向肖遥,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。

  在他看来,想留下来的目的就是因为好玩,至于其他都不重要。对于这样一个和常人思维不一样的人的话,我们都默契的当做没听到。

  我不理齐快,继续小声地向玄飞轮和贾思文说出了自己的想法,“我觉得我们可以留下来。一来可以让他相信我们的诚意,二来趁着这个机会,我们可以试着说服肖遥带我们去见齐王!”

  肖遥让我们留下来做人质的目的是什么,我们只有留下来才能弄清楚,而且还能趁着这个机会,在他耳边念叨念叨我们和齐王的深厚友谊,说不定真的可以说服他直接带我们去见齐王呢?

  肖遥他想不到我们他这个条件对我们来说正好可以将计就计吧?

  ————

  我们答应了肖遥留下来做人质的提议,肖遥也爽快的答应了我们的条件,即刻便派人去邺城谈判了。

  肖遥让人将我们带到他旁边不远处的两个营帐,我自己单独在一个营帐里,飞轮他们三个在另一个营帐里。肖遥待我们还不错,只除了不能随便出入,其他的方面都很周全,有吃有喝,看守的士兵对我们也很客气。

  这天晚上,我老实的待在营帐里哪里也没去,飞轮那边也很安静,没听到吵嚷的声音。我们知道这个时候,我们最好安静的待着等着邺城的事尘埃落定。这个是我和飞轮他们分开前就已经达成了一致。其他人我都放心,只是不太放心齐快,在分开的时候特意交代了飞轮和贾思文要看好齐快,让他不要找事。如此看来,他们完成的不错。

  整夜齐营都非常安静,没有任何奇怪和异常的声音。

  唯一让人奇怪的是,肖遥一个人在他营帐外面默默地站了很长时间,才回到自己的营帐,不知道在搞什么名堂。我虽然奇怪,却没敢去探究。

  第二天,城外的部分军队便拔营进了城,另一部分军队依然留在了原地。肖遥派了他手下的一个将军带着部分军队进了城,自己则留在城外。

  看到肖遥的军队秩序井然的进了城,我不由得松了口气。

  虽然我们终究没有阻止这场战争,但我们让这场战争提前结束了,没有让更多的无辜的人卷入这场战争中来,也算是有些安慰了。

  ————

  等到邺城的事尘埃落定了,我们立刻去见肖遥。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去见齐王,我们已经在邺城耽误了不少时间,不能再耽误了。

  肖遥没有为难我们,听说我们要见他,直接就让人把我们带到他的营帐了。

  我们到了肖遥的营帐,他依然还是之前的样子,一身白衣,带着银色面具,坐在雕花长案后边,在看一封军牒。见我们进来,他头也未抬漫不经心地问道:“你们见我有何事?”

  我直接了当地说道,“肖元帅,我们想见一下齐王,不是肖元帅可否替我们引荐一下。”

  肖遥像是未听到般依然专心地看着手中的军牒,过了一会才缓缓抬起头来用一种复杂的目光扫了我们几个一眼,才说道:“你们为什么想见他?”

  我想了想,决定实话实说,“实不相瞒,我们是齐王的朋友,我们有非常紧急非常重要的事要见齐王,请肖元帅立刻带我们去见齐王!”

  我以为我这样说,肖遥会问什么事。但他没有,只是用眼睛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,一向波澜不兴的眼睛中,忽然闪过一丝怒气。

  他生气了!

  我有些愕然,昨天齐快说话那么不客气,他都没有生气,为什么我这句话会让他这么生气?

  肖遥将手里的军牒放下,慢慢地站起身来,目光如利刃般扫过我们,用冰冷的语气质问道:“你们就这样做朋友的吗?”

  这句话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,我们到底是哪里惹怒了他?

  我小心翼翼地道:“肖元帅,我们真的有很急的事要见齐王,请你让我们去见齐王好吗?或者你告诉我们齐王在哪里?我们自己去找也行?”

  肖遥像是没有听到般,继续质问道:“既然你们是齐王的朋友?为什么要帮他的敌人?”

  听了肖遥的质问,我忽然明白过来,我们之前出现在邺城的城楼上,后来又代替廖将军来这里跟他谈判。不管我们的目的是什么,在他的眼里,我们就是朝廷的人,就是他的敌人。我们现在居然厚颜无耻的说是齐王的朋友,简直太可笑了,难怪他是如此生气。

  唉,这样一来,我们确实有些说不清了。人急无智,都怪我们太着急要见齐王了,没有考虑周全。

  面对着咄咄逼人的肖遥,玄飞轮他们有些按耐不住了,暗暗做好了迎敌的准备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