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25章 你们有跟我谈判的资格吗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14 2017-05-29 19:51:32

    我们站在残破不堪,血色弥漫的城楼上,遥望远处齐军的大营。营帐绵延数里,宛如一条长龙;鲜艳的旗帜迎风招展,就像一团团燃烧的火焰。远处有几座绵延起伏的青山,山上巍巍峨峨,树木苍翠,景色宜人。

  这个时候没有人会有心情欣赏美景。此时的我们正焦急地等待着消息。

  让我们出乎意料的是,送信的人很快就回来了。

  让我们更出乎意料的是,送信的人带回的消息是

  ——齐军同意谈判。

  这样的结果本是我所追求的,但现在如此顺利的就达到了,反而让我心里有些不安了。

  这会不会是对方的一个陷阱?

  虽然我们有很多的猜疑,有很多的不安,但我们没有时间犹豫,得到消息后我们立刻动身去齐军大营谈判。

  想想对手是那个神秘的肖遥,我心里有些紧张。

  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?

  如果真如传闻中那样冷酷无情,杀人不眨眼。那我们此去必然十分的凶险,甚至可能会有去无回。虽然我们几个人的武功都还算不错,但在千军万马下,想要毫发无伤的全身而退也很困难。

  这次我说要去齐营谈判,玄飞轮没有阻拦我,因为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。贾思文也没有阻拦,只有齐快埋怨了两声,见我们都不搭理他,就闭了嘴默默地跟着我们去了。

  我们四个和廖将军手下的两个守兵刚刚走出城门,已经千疮百孔的城门在我们身后“砰”地一声关上了。渐渐地消失的在秋风中的回声,似乎在告诉我们,我们没有退路了,此次谈判只能成功。

  在萧萧秋风和无数人期盼的目光下,我们带着使命迈着并不轻松的步伐向齐营的辕门走去。

  还未靠近齐营,立刻有守兵,将我们拦下。不等我们开口,其中一个看起来像是一个小头领的守兵对我们道,“你们几个是来谈判的吗?”

  我忙道,“对,我们几个是……”

  那守兵似乎没有功夫听我说话,面无表情地打断我的话,说道:“你们跟我来。”

  我们这个时候是没有资格说不的,只好乖乖地跟着他走。

  那守兵将我们带到一座十分高大宽阔的营帐前停了下来,依然面无表情地对我们道,“你们四个进去吧。”

  我心里十分的诧异,就这样就让我们进去了?也不搜身吗?就不怕我们带了兵器来刺杀他们的元帅吗?

  我们四个对视了一眼,相继走了进去。

  廖将军的手下要跟着我们走进去,却被拦下了,“你们两个在外面等候!”廖将军的手下似乎不敢违逆,也没有争辩便留在了外面。

  我们四个进了大营,这个大营十分宽敞,里面的摆设虽然很是朴素简单,却十分的雅致整洁。

  我们环视了一周,发现里面没有人。

  我们四个站在空无一人的营帐里面面相觑。

  这是什么情况?

  怎么没人,故意要耍我们吗?

  齐快首先不乐意了,“啧啧,真是好大的架子。让我们进来了,却不见我们,这是故意要给我们难看吗?”

  我皱皱眉,道:“齐快,你能不能不说话。”他难道不清楚我们现在的处境吗?我们已经进了龙潭虎穴,一个不小心可能就会有危险,他居然还敢这样肆无忌惮。

  齐快撇嘴道:“嘴长在我的身上,我爱说就说,你管不着。”

  我十分无奈,道:“呵!你不是说不来的吗?为什么要跟来!”

  齐快瞥了一眼玄飞轮道:“我能不来吗?你把我师父拐来了,我若是不跟着,我担心你会把我师父给害了。”

  我听了有些生气,本想反讽他几句,但想到我们的处境,我压出心里的火气,说道:“齐快,你别说话了!你再说话,会把我们大家都害死的!”

  “我……”齐快刚要说什么,被玄飞轮打断了,“他来了!”

  齐快愣了一下,“谁?”

  我下意识顺着玄飞轮的目光看过去。

  就看到了我在战场上看到的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,只不过他已经脱下盔甲,换上了一件白色的长衫。

  他站在营帐里面的一张雕花长案旁边,像一座雕塑般,静静地看着我们,那样子似乎他一直就在那里一般。

  可刚刚我们明明没有见到人啊!

  我仔细一看发现长案的后面是一面长屏风,才明白过来,他刚刚是从里面走出来的,我刚刚在跟齐快说话,没有注意而已。

  那人看到我们在看他,依然没有任何举动,还是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我们。那束从面具后面流露出来的目光,似乎被凝固在了一点,失去了转动的能力。

  不知道为什么我忽然觉得他像一个人。

  不,一定是我想多了,不可能是他的,他怎么可能会在这里?他怎么可能让自己时刻都处在危险中呢?

  我甩掉心中那种怪异的感觉,走上前去施了一礼,“肖元帅!”贾思文跟着我也施了一礼,齐快和玄飞轮站在原地没有动。

  那人没有立刻回答,依然安静地看着我们,过了一会,他才慢慢地走到长案后面坐了下来,缓缓地道,“你们是朝廷的人,代表他们过来谈判的?”他的声音有些沙哑,像是生了病一般。他的声音虽然沙哑,语气却让人感觉到阵阵寒意,就像营帐外的秋风一般。

  这声音和他的声音不一样,看来我的感觉真的错了。

  我急忙道:“不是!我们不是朝廷的人。我们只是邺城的百姓,我们是代表邺城的百姓来谈判的。”

  肖遥轻轻笑了一声,道:“哦!是吗?”奇怪的是,他的语气中全然完没有了刚刚的那种冰冷的感觉。

  我道:“是……是啊!”我心里很没底气,不知道为什么我似乎感觉他已经知道我在说谎似的。

  他笑了一声,说道:“那四位真是有胆识有闲心的人。”

  虽然听出他话里有讽刺的意思,我还是厚脸皮地道:“肖元帅过奖了!我们身为邺城的一员,当然得为邺城的百姓着想,哪怕是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。”

  肖遥听了我的话,只是轻轻笑了一声,看着我不说话了。

  大营里一时安静下来。

  沉默了一会,肖遥说道:“我拿下邺城只不过是举手之间的事情。我为什么要跟你们的谈判呢?你们有跟我谈判的资格吗?”他的声音很平和,听不出来有丝毫的不快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