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24章 不是投降是去谈判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67 2017-05-21 22:27:50

  廖将军眼中本来已经减弱的戒备,又重新聚集起来,目光变得凶狠起来。

  但我没有被他吓到,为了救人,我也不能被吓到。我正打算迎难而上,站在一旁的齐快忽然笑了出来,笑中充满了嘲弄,“怎么样?我就说你不会成功的,还非得试。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!我就没见过你这样傻的人!你说你拿自己的小命不当回事,却连累我们一起……”

  “齐快,你闭嘴!”我拦住齐快的话头。这个时候,哪是斗嘴的时候,我若是任着他说,他敢跟我们说上一天。

  我瞪了齐快一眼,忙对廖将军道:“廖将军莫生气,我不是让你投降,而是希望廖将军能去和齐军谈判。”看来劝他投降是不可能的了,也只能采取迂回的策略了。

  “谈判?”廖将军冷笑起来,“哼,就是投降!别说得那么好听!哦,我知道了……”他打量了我们一眼,目光如受伤的猎豹一般,既凶狠又充满了戒备。他的目光一凌,忽然一挥手,喝道:“来人,将这几个齐军的奸细给我抓起来!”

  他一声令下,立刻有几个受伤较轻的士兵拿着刀剑,踏着血河越过尸山,要将我们几个都抓起了。

  玄飞轮毫不犹豫向前走了一步,挡在我的前面。

  齐快看着那几个士兵,冷笑一声不屑地道:“就凭你们这几个伤病残将,还想抓住我们?也太自不量力了!”说着他表演了一个从他们面前瞬间消失的戏码,将那几个士兵看的目瞪口呆。

  我心里也有些生气,我们一颗赤诚之心想要救他们的命,他们居然还把我们当做奸细。

  “廖将军不光是敌友不分,而且还恩将仇报。我们若真是齐军的奸细,刚刚为什么会救人?为什么不打开城门放齐军进城?”我指了指一直在给伤兵包扎伤口的贾思文,“我的朋友现在还在帮你们救人呢?还有他……”我指了指玄飞轮,“他刚刚帮你们的士兵挡了多少利箭,你不会没看到吧。”我冷笑一声,“你们双方的兵力悬殊,你心里应该心知肚明吧?廖将军,说句大言不惭的话,如果没有我们帮你们,这城早就攻破了,你信不信?”

  廖将军的双眼死死地盯着我们,眉头紧紧皱着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,脸上的表情也慢慢地变化着,倨傲和戒备慢慢地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沉痛和无奈。末了,他对着手下的士兵挥了挥手,那些士兵退了回去。

  他看着我们,道:“我廖志勇不是是非不分,恩将仇报的人。你们刚刚帮了我们,我感激不尽。你们能在这样进攻下,还能让自己毫发无伤,我知道你们的武功一定都很厉害。我也知道,如果不是你们,邺城说不定早就破了。但是,我还是不能轻易相信你们……”

  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,也许是因为我们救了他不少的兄弟,让他信任了我们。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说了出来,“邺城关系重大,如果我们弃城投降,邺城的百姓恐怕会遭殃。”

  他顿了一下道:“更重要的是——现在京城大队人马,都被调到北面去打北戎人了。这个时候如果邺城丢了,齐军恐怕会一路西进,甚至会威胁京城的安危。”他灰暗的脸上,露出奕奕光彩,“邺城是绝对不能丢的。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,我就不能让邺城丢了。”

  我知道邺城的位置很重要,但不知道这么重要。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我也只能继续劝他弃城,毕竟邺城根本就守不住,再守下去也只会徒增牺牲罢了。

  我想了想道:“廖将军,如果我们能说动齐军让他们不要再向西进攻了。这样的话,邺城也不是必须要守住不可。我们可以去和齐军谈判,我们将邺城让出来,交换条件是他们不再向西进攻,你说怎么样?”

  “你说什么?”廖将军听了有些恼怒,“你是在拿我寻开心?还是当我是傻子?”

  “廖将军,我没有拿你寻开心,我是认真的!”我自信地道:“事在人为!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。”

  其实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,我和齐王已经两年多没见了,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,我不知道。他会不会听我的劝告,我不知道。我甚至都不敢确定,他会不会见我!况且,现在带兵攻打邺城的人是肖遥,这个人一看就不是个好对付的人,我根本就没有信心能劝动这样的人。但不管怎么样,我一定要去试一试。

  我的自信并没有被感染廖将军,他摇头道:“不可能!齐军想要攻下邺城,根本不费吹灰之力。他根本不可能答应这个条件。”

  我鼓励道:“不试一试怎么知道?反正现在邺城也很难守住了,不如去试一试!廖将军,如果齐军同意谈判,我们几个愿意去谈判,不会让你的兄弟遭受任何损失。如果齐军不同意谈判,你们就继续守城。这样的话,谈不成你们没有什么损失。如果谈成了,廖将军你可是大功一件啊!甚至可能成为拯救大秦国于危难之中的大功臣!廖将军,你好好想一想!”

  廖将军听了,神色松动起来。他走到城楼边上向下看了看,又慢慢地走了回来,脸上满是愁容。

  “你说的有些道理。”廖将军道,“我先派人去送个信,看看那边是什么意思。”

  我松了口气,道:“廖将军,如果您担心送信的兄弟会有去无回,不如让我们直接过去吧。”

  齐快立刻插嘴道:“要去你去,我可不去啊!”

  我自动把他忽略了,哪一次他都说不去,最后总是死皮懒地跟着。

  廖将军看了我们一眼,道:“还是先派个人去送信吧!”

  我看着廖将军含有深意的目光,明白过来,他不让我们直接过去谈判,是对我们有戒备之心。如果我们坚持直接过去的话,他会觉得我们有所企图。可是如果我们不过去的话,就无法肖遥说我们和齐王的关系,如果我们不说出和齐王的关系的话,估计那个肖遥是不会同意谈判了。

  现在也只能先让廖将军去碰个钉子,到时候我们再主动请缨,他就不会再怀疑我们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