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22章 突然收兵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20 2017-05-05 23:02:29

  我赶紧收回视线,躲了进来。

  一瞬间我迷茫起来。

  我现在再去劝廖将军投降还有意义吗?

  两军的兵力相差太过悬殊,邺城被攻破只不过是顷刻之间的事情。

  先别说我能不能劝动一个抱着必死之心守城的人投降?就算他肯投降,那齐军会愿意接受吗?

  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我身边一个满身是血的士兵,奋力将一个就要从云梯上爬上的齐军推下去的时候,被那个掉落下去的士兵拽了一下,他一个踉跄站立不稳,眼看就要从城楼下跌落下去了。

  在电光火石之间我没有想其它,伸手拉住了他的手,用力将他从危险的边缘拉了回来。

  城楼很高,若是摔下去很可能会被摔死,就算摔不死,齐军也不会让给他活着的。我不能见死不救。

  在我将那人拉上来的时候,我感到有一个东西,像一道闪电般像我疾驰而来。

  我拉着那个士兵同时侧身,就看到一支利箭贴着我的胸口擦着我的衣服飞驰而过,接着又是一支,我一抬手中的星芒剑,箭跌落下去。

  我心里暗暗吃惊,这射箭的人箭术太厉害了,就连我都差一点被射中。齐军怎么会有这么多的射箭高手?

  我猛然想起那天我被豫王挟持逃向栖云寺,经过那条大河时,被齐王手下挡住去路的那些黑衣人。

  难道是那些人吗?

  我心生好奇,不由得探出头来向下望了一眼。城下黑压压的一片都是齐军,像是一群数了数不清的蚂蚁一般。一个个士兵像是不怕死似的,冒着箭林石雨奋勇向前,前面的士兵倒下了,后面的毫不犹豫地顶了上来,没有一个后退的。

  他们的气势像虎豹一般勇猛,他们的喊声像惊雷一般响亮。这座已经被战火烧焦的城楼在他们猛烈进攻下,好像随时都会土崩瓦解一般。

  在气势如虹喊声震天的千军万马中,一个奇怪而又突兀的身影突然映入我的眼帘。

  那人身穿一身银色的盔甲,安静地骑在一匹高大的战马上,虽然他身处千军万马中,虽然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静静地地看着一个地方,但还是很惹人注意。我会注意到他,不只是因为他脸色带着一副银色的面具,也是因为他身上的那种不同常人的气势,仿佛他伸手一挥,立刻就会狂风暴雨一般。

  那人带着面具我看不到那人的长相,只能看到一双如猎豹一般锐利,如深井一般幽深的眼睛。也许是我的错觉,我感觉那人的目光向我这边看来,我立刻能感到一阵冰冷的寒意像一支利箭一般从下面射来。

  他是谁?

  我心里不由得胡乱猜测起来。

  “小心!”一人惊呼出声,接着有人拉住我的胳膊,将我拖到城垛里躲了起来。

  与此同时,一支利箭拖着长音从我们头顶呼啸而过。

  我心生后怕,如果不是有人将我拉下,那支箭恐怕就要射到我身上来了。

  我真是太大意了!

  我虽然武功还不错,但实战方面的经验毕竟太少了,真不该如此的轻心大意。

  玄飞轮脸色铁青,口气十分的不好说道:“你是怎么回事?你不是说自己能保护自己吗?刚刚若不是我,那支箭就射到你身上了!我就说让你不要来,你非要来……”

  “我知道我错了,你别生气了。”我打断他的话,迫不及待将自己发现的重大事情告诉他,“飞轮,我刚刚看到下面有一个奇怪的人,他带着面具骑着一匹马。他感觉他应该就是那个肖遥。”

  “肖遥?你确定是肖遥吗?他不应该是在营帐里指挥战斗吗?”玄飞轮愣了一下,下意识想站起身来向城下望去,起了一半又蹲了下来,对我说道,“就算他是肖遥那又怎么样呢?”他望了望城楼上那些已经身负重伤还在苦苦支撑的士兵们,道:“他们坚持不了多久了,城马上就要破了。”

  我望着楼上已经屈指可数的士兵,心里一阵阵难过。

  是啊,就算那个人是肖遥那又怎么样呢?

  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呢?

  去劝他退兵?他怎么可能会听我们的?

  跳下去杀了他?别说我们近不了他的身。就是我们能得手,那样我们不也成了刽子手了吗?那我们和他还有什么区别?我们还有什么资格去劝齐王止战?

  玄飞轮神色暗淡,叹了口气了道:“我们走吧!如果城破了,我们再走,免不了一场厮杀了。”

  我知道他说得没错,毕竟双拳难敌四手。我们纵然武功再好,也抵不过千军万马的进攻。我们救几个人还可以,若要守住邺城根本不可能。

  可是看到城楼上已经是伤痕累累还在苦苦坚持的廖将军和士兵,我真的不忍心就这样走了。

  我们若是走了,他们很可能全都会死。还有邺城的百姓,可能也会遭殃。

  我咬牙道:“我们现在不能走,我们要留下来保护他们!”

  我从城垛站了起来,挥舞手中的星芒剑,“飞轮,我们来帮他们去挡射过来的冷箭!”

  可奇怪的是,却没有一支箭射过来,就连震天的战鼓声也停了。

  我正奇怪,忽然听到一阵急促地鸣金声。

  有人惊喜的叫了起来,“齐军收兵了。收兵了!”

  收兵了?!!

  我们不敢相信,向城外一看,果然看到齐军已经停止了进攻,各路人马秩序井然地向后退去。就连将要从云梯上爬上来的齐军,虽然满脸茫然,也还是听命退了回去。

  怎么回事?那边明明已经占了上风,眼看就要破城了,为什么会突然收兵了?

  也太奇怪了!

  这时,我感到一道如利箭般犀利的目光射了过来,我向目光所在的方向望去。

  居然是那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。那人仍然还在原来的那个地方,仍然还是骑在马上,就连姿势似乎也没有变。

  他微仰着头看向城楼,不知是在看什么?还是在想什么?

  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?邺城明明已经唾手可得,他为什么要突然下令收兵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