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19章 少数服从多数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05 2017-04-09 17:43:49

  我打定了主意,既然邺城根本就守不住,还不如彻底的放弃抵抗。不行的话,我们就去劝劝那个廖将军,让他也弃城逃走吧,这样能让流血少一点。

  那几名士兵听了面露难色,极不情愿的样子,“我们……我们……”

  那个精明的士兵道:“几位英雄好汉神勇无比,个个以一当百,自然是不怕的。我们……我们几个家中还有老母在等着我们回家,求几位大侠饶了我们吧……”

  我一听十分反感,不想再跟他们废话,“行了行了,你们走吧!记住一点,不准再欺负人。”

  “我们再也不敢了,多谢几位大侠饶命!多谢!”那几个士兵连滚带爬地混入了人流里很快就看不见了。

  齐快用他那双含怒的眼睛瞪着我,“你刚刚说要去邺城,不会是认真的吧?”

  我点头道:“当然是认真的,我们当然要去邺城!”

  “什么?你疯了!”齐快立刻怒气冲天,“邺城现在说不定正在打仗,你去那里干什么?找死去吗?”

  我看齐快急了,一点都不着急,慢条斯理地道:“我想去看看那个肖遥啊!”

  齐快听了气得鼻子都歪了,“什么?你还真信他们说的话!他们就是为给自己的贪生怕死找借口,才故意把那个肖遥说得那么厉害。”他转头看了一眼玄飞轮道:“我才不信,世界上还有比师父更厉害的人。”

  我服了,他还真会拍马屁。

  玄飞轮却不领情,瞥了一眼齐快,冷冷地说道:“闭嘴!”

  贾思文摇头笑道:“好了,都别开玩笑了。我们说正事,接下来我们去哪里?”

  齐快抢先说道:“当然是离开邺城这个是非之地!”

  我看向贾思文,无比认真地道:“我要去邺城!我是认真的!”

  听了我这话,贾思文愣住了,玄飞轮也抬头看了我一眼,眼睛眨了眨却没有说什么。

  只要齐快气得直跳,“你这是找死!”

  “你要去邺城,就是为了去看看那个肖遥?”贾思文顿了一下,又说道:“小月,我觉得齐快说得对,我们还是远离这个是非之地吧。”

  齐快听了,挑眉得意地看着我。

  我没有理齐快挑衅的目光,而是对贾思文道:“文文,我不是为了那个肖遥,我那样说是为了逗一逗齐快。”

  “你这个人,真是……”齐快指着我,气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我冲着齐快做了个鬼脸,继续道:“我去邺城是有原因的。一来,我想去劝那个廖将军放弃守城,这样会少一点流血牺牲。”

  齐快在旁边讽刺道:“那个廖将军人家就是想以身报国,你干嘛要阻挡人家。”他想到什么,眼神忽然变了,他看了我一眼,又看了玄飞轮一眼,冷笑起来,“哦……我明白了,你是想帮某人吧?”

  他这是什么意思?

  我听了不由得一愣,旋即明白了齐快话中的含义,心里无语:这个齐快联想怎么这么丰富?

  我懒得理他,但不想飞轮听了他的话误会,只得道:“那边明显处于优势,用得着我帮吗?我是为了邺城的百姓着想,我是为了那一千名士兵着想。你想啊,就算他们拼死守城,也抵抗不了两万人进攻。万一那个肖遥因为他们抵抗,迁怒城中的百姓,攻入邺城之后,再滥杀城中的百姓,怎么办?”

  玄飞轮和贾思文听了若有所思,都没有说话。

  只有齐快撇嘴道:“别说得那么高尚,我才不信呢。”

  “爱信不信!我也不是说给你听的。”我看向飞轮。他看到我看他,沉默了一下,说道:“小月,我觉得我们还是早点去临丰城吧?你忘了北边还有北戎人的二十万大军呢!”

  “我当然没有忘记啊,不然我们也不用这么着急地赶路了。”我立刻说道,“我要去邺城,刚才说的只是其中的一个原因。另一方面的原因,是为了更快的到临丰城去。”

  听了我这话他们都有些不解了。

  我继续解释道:“从邺城去临丰城是最近的一条路,如果我们绕过邺城去临丰城,一定会多走很多的弯路。退一步讲,就算我们日夜赶路不会耽误时间,我们到了齐地,想要见到齐王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。齐王到底在什么地方?会不会见我们?都是个未知数。但如果我们从邺城过,不仅可以节省时间。如果我们能见到那个肖遥,和他说一下我们和齐王的关系,说不定他会派人直接送我们到临丰城去见齐王。那样的话,我们反而会更快的见到齐王。”

  齐快听了哈哈笑了出来,“你真的好天真啊。你以为他们都是小孩过家家闹着的吗?你以为就凭你几句话,他们都乖乖的听你的了?”

  我道:“我没有以为他们会听我的。我就是想试一试,万一能行呢?”

  “还万一?”齐快道:“根本没有万一!行了,还是别找事了。你看我们三个人都决定要绕过邺城,只有你一个人要去邺城。少数服从多数,你得听我们的!”

  贾思文看着齐快,慢慢地说道:“不,小月她说服了我,现在我改变主意了,我也想去邺城。”

  齐快瞪着贾思文,有些怒其不争,“文文,你怎么能这样?”

  玄飞轮也道:“我也同意要去邺城。”说完他望向我,眼睛还是那样的清亮,不掺一丝的杂质。我对他回一个浅浅的微笑。

  齐快看看贾思文,又看看玄飞轮,有些急了,“你们怎么能听一个丫头片子的话。我觉得我们还是绕过去的好。刀枪无眼的,万一再……”

  我道,“既然你那么胆小,那你自己回去吧,我们三个去邺城,就此别过!”说完,我上了马向东行去,贾思文和玄飞轮跟了上来。

  齐快在后面嚷道:“哎……你们等等我!”也策马跟了上来。

  我们逆着人流向着邺城行去。

  我们来到邺城的城门口,没有靠近,而是躲在城外的树林向城门望去。远远望去,城门是紧闭着的,没有任何人出入。城楼上隐隐可见躲在城垛下的守兵。城内非常安静,听不到喊杀声和兵器撞击声。城外也没有发现军队的踪迹。

  邺城怎的如此安静?到底是仗已经打完了,还是还没有开始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