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16章 一起走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73 2017-03-17 23:00:20

  时间不等人,我们知道我们现在应该尽快离开清清谷去齐地。可齐快这个样子,让我们不忍心把他一个人留在清清谷里,于是决定再好好的劝劝他。

  我们在清清谷等了他一天,劝了他一天,他还是不肯开门。无论我们说什么他都不回答,甚至连饭都不吃。

  我们看他实在不愿意理我们,没有了办法,也只能狠着心离开了。

  我们三个人收拾好要带的东西,隔着门一一向齐快告别,希望齐快听到我们说要走了,他能放下心结出来向我们告别或者跳出来说要跟我们一起去。

  当我们说我们要走了的时候,我忽然听到齐快的房间响了一声,我心里惊喜,以为他终于忍不住要开门出来了。可在这一声之后,一切又恢复了平静,他的房间里又没有动静了。

  看来,齐快他是真的不想跟我们一起走了。我虽然同情他的遭遇,却还是觉得他这次脾气发的有些莫名其妙。我们只不过说我们要去齐地。他如果不愿意去就说不去就好了,他为什么会这么大的反应呢?仅仅是因为他之前的遭遇吗?

  我心里虽然十分的奇怪和不舍,也只能暂且放下带着遗憾离开了。无论如何我们都必须要去齐快的。

  有些事情就算没有结果,就算徒劳无功,也必须要去做,因为那是我们的责任和使命。

  我们三人站在被绿树掩绕的洞口,一起望向谷中那座在绿树中若隐若现的小木屋,久久不忍离开。

  小木屋安静的躺在高高的大松树下,绿色藤曼爬满了小屋,像是给木屋披上了一层绿色的衣裳,让它自然的和周围的风景融合在一起。两扇小小的窗户,从树木的缝隙中露了出来,望着那两扇窗户,我忽然觉得它们那么的像一双眼睛在忧伤的望着我们。

  我心里忽然有种说不出的难受。

  怎么说我也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多的时间,怎么可能没有感情了?这里有我很多美好的回忆,我离开腾城去京城之后,最快乐的日子都是在这里度过的,清清谷已经成了我的另一个家了。我好舍不得这个美丽而又温馨的地方。

  还有齐快,我也好舍不得他。虽然他总是看我不顺眼,虽然我们总是吵架,但我早已把他当做朋友了。想到这次都没有当面跟他告别,心里更难受了。

  玄飞轮和贾思文也也默默地看着谷中的小屋,神情难过,特别是贾思文,看样子都快要哭了。是啊,他们那么多年的朋友,这样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面,而且齐快还在生气,怎么能放心的走了呢。

  有些地方离开,或许就再也不会回来,有些人离开,或许就再也不会再见。多年以后,我们会慢慢地淡忘很多事情,但有些地方有些人永远都不会忘记。哪怕已经不再记得那个地方在哪里,哪怕已经不再记得那个人的模样,却依然可以记起当时那种让人刻骨铭心的感受。

  过了良久,玄飞轮说道:“走吧?”

  我看向还在默默看着谷里的贾思文,轻轻地道:“我们走吧?”

  “什么?”贾思文神情一怔,似乎没有听到我们说了什么。

  我虽然不忍心,还是重复道:“我们走吧?”

  “哦!”贾思文点了点头,“走吧!”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,我也看的出来他的难过和不舍。

  “要不,我们……”我瞅了一眼玄飞轮,说道:“飞轮,你去劝劝他好不好?他以前是最听的你的话的,你若是劝劝他,他一定不会再生气了。”其实这两天只有我和贾思文在劝齐快,玄飞轮根本就没有劝过。我们也让他去劝劝齐快,他说什么也不去。我知道他的脾气,让他说句好听的太难了,更别说劝人了,弄不好会让情况更糟糕,也就由他了。

  玄飞轮听了果然又皱着眉道:“我不去!他不去正好。”说着也不等我们,自己率先走进洞里。

  “飞轮,你怎么能……”我正要喊住玄飞轮,贾思文拦着我,说道:“算了,小月。该说的我们都说了,齐快他根本听不进去,再去说也没有用了。不如我们先离开让他冷静一下,说不定过几天他就会想明白了。我们先走吧?”

  “额……”我想了想了觉得贾思文说得有道理,也同意了,“好吧!我们走!”我们两个跟了上去。

  我们三人驾着小船出了瀑布到了地虎崖,又从地虎崖上了岸,到了竹林。

  我们三人走在竹林里,因为心情都不好,走的并不快。走着走着,我忽然听到身后远远传来一阵若有若无的脚步声。这脚步声很是奇怪,不像是过路的行人,因为这脚步声比一般人要轻很多,像是有人故意放轻了脚步,如果不是我耳朵尖根本就听不到。我心里奇怪,步子放慢了,贾思文和玄飞轮看我放慢了步子,同时望向我,我向他们使了个眼色,他们立刻心领会神。

  在一阵脚步声响过之后,我冲他们点了点头。我们三人同时转过身来,以最快的速度冲到声音的来源处——一棵三丈高的竹子的后面。

  果然看到竹子的后面藏着一个人。

  看到那个人的样子之后,我们三人对望了一眼,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同时脱口而出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  齐快脸色有些尴尬,不过很快就恢复了之前的玩世不恭的样子,他大摇大摆地从那棵竹子后面走了出来,带着怨怼的口气道,“你们怎么走了,也不叫上我,真不够朋友!”

  看到齐快变得这么快,我有些懵了。贾思文和玄飞轮也和我一样发懵,都愣愣地看着齐快。

  齐快说完,瞪着眼看我,“说是不是你,故意让师父不告诉我的。”

  我呆呆地看着齐快,惊讶地竟然忘了反驳。

  齐快用手指着贾思文道:“还有你,文文。我们可是十几年的好朋友了。你走了居然都不告诉我一声,太不够朋友了。”

  贾思文听了面露惭愧,说不出话来。

  齐快又凑到玄飞轮身边,“师父,你怎么能不告诉我就走了呢?我是你的徒弟哎,你怎么能将你的徒弟丢下呢?我不管,反正我跟定你了,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。”

  齐快不等我们说话,又道:“你们几个想甩下我偷偷的走,没门!我要跟你们一起走!”

  我们看到齐快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,似乎已经忘了之前发生的事。既然他不再提,我们自然也不再提。本来让他一个人在清清谷我们有些不忍心,他既然要跟着我,自然也没有人反对。

  我们四人到镇海镖局跟玄伯伯他们告了别,骑了四匹快马,快马加鞭向着齐地赶去。

  一开始我们心里着急,走的很快,很快就出了山西。但出了山西我们就慢了下来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