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15章 气性大的齐快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04 2017-03-12 23:20:41

  贾思文走到门口轻轻关上了门,才神情忧伤地对我们说道,“齐快他年轻的时候,曾经爱上过一位姑娘……”

  我是最喜欢听这样的故事的,特别还是那个玩世不恭,眼高于顶的齐快的故事,自然更让我好奇。我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贾思文,聚精会神地听着。

  贾思文继续道:“那位姑娘长得很美,对齐快很好,齐快无可救药的爱上了她,可以为她做任何事情,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。那姑娘知道他是神偷,经常会让齐快去偷一些东西给自己,那个时候,齐快很爱她,自然对她的话言听计从,每次都很听话的偷回来给她……”

  听到这里,我心里有些不舒服,觉得齐快爱上的这位姑娘有些问题。

  贾思文又道:“后来,她听说青龙帮有一稀世珍宝‘凝碧珠’,又对齐快说自己很喜欢,让齐快偷来给自己。青龙帮乃是江湖第二大帮,高手如云,帮众甚多,岂是好惹的?齐快不想得罪青龙帮,可是为了她,还是冒着危险去了。可是当齐快将‘凝碧珠’给了她之后,她马上就翻脸不认人了,说自己从来就没有爱过齐快,让齐快不要再缠着自己。齐快那段时间像疯了一样找她,而她却躲了起来,不肯再见齐快。直到有一天,齐快听到她嫁人的消息,才明白过来,她接近他,对他好,只是为了利用他,为了让他偷东西给自己。”

  “啊?这人怎么可以这样!”我听了十分的气愤,腾地一下站了起开,“你告诉我是谁,我去帮齐快找她算账!”

  玄飞轮看我站了起来,也跟着站了起来。

  贾思文将我拉住,“你坐下!”无奈冲我摇头,“你怎么还是改不了这个毛躁的脾气。”

  玄飞轮瞥了贾思文一眼,也坐下了。

  我不服,“我这不是毛躁,我这是打抱不平!你告诉我是谁,我替齐快骂她去!”

  “算了,过去那么久了,让他过去吧。齐快好不容易忘了她……”贾思文神色黯然地叹了口气,语气忧伤,“何必再去揭他的伤疤呢?”

  我还是有些气愤不平,“我这不是揭他的伤疤,我这是替他打抱不平!”

  想不到齐快也有一段如此伤心的往事,真是让人感慨啊。我现在似乎有些明白,齐快为什么会对玄飞轮那样说话,为什么会骂我了。他是一朝遭蛇咬,十年怕井绳。是啊,我当初不也因为娘的事,让自己不相信爱情吗?若不是飞轮是我从小就认识的人,知根知底,我相信他,大概也会像齐快这样吧?

  “你若是真的去了,万一齐快知道了,那他肯定会回想起过去的事情来,那不是再让他伤心一次吗?”贾思文笑道:“你不是曾经说过,有些人有些事该忘记就忘记吧,怎么自己反倒忘了。”只是他的笑容中带着一丝苦涩。

  “嗯?”我不由得一愣,回想了一下,想起来自己是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。对贾思文说道:“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!你那是……”

  我看到贾思文脸色忽然变得苍白起来,赶紧住了嘴。想了想,又道:“好吧,我还是不瞎操心了。对了,你说他为了一位姑娘连累了他的师父,是怎么回事?”

  贾思文叹了口气,道:“虽然齐快偷‘凝碧珠’的时候非常小心,还是被青龙帮的人查出来是他偷了‘凝碧珠’。齐快就成了青龙帮全帮的敌人,成了青龙帮所有人追杀的对象。当时,齐快心灰意冷,一心求死,遇到了青龙帮帮众的追杀,根本不还手。眼看齐快就要死在青龙帮的手上,齐快的师父出现救下了他,带着齐快逃离他青龙帮的追杀。青龙帮的人岂肯善罢甘休,还是四处追杀他们。有一次他们遇到了青龙帮的高手,他的师父为了救他,惨死在了青龙帮的手上。”

  说到这里贾思文停了下来,好一会都没有说话。我和玄飞轮也沉默着没有说话,心里异常的沉重。

  过了一会贾思文才道:“这些年来,齐快一直都很内疚。觉得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师父。”贾思文看向玄飞轮,道:“他之所以会认你做自己的师父,我想其中的一方面就是,他把你当做自己的师父,借以补偿他对他师父的内疚吧?他之所以会说那些难听的话,是因为他担心你,担心你会像他一样受到伤害!”说到这里,贾思文忙看向我,神色有些尴尬,“当然,我们小月不是这样的人。他的担心完全是没有必有的!”

  我听到齐快的故事,我心里闷闷地,十分的不开心,也不想说话。贾思文以为我生气了,忙又道歉,“对不起,小月,我说错话了,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的!”

  “没关系,我没有生气,我只是有些替齐快伤心。”我扯了扯嘴角,想笑对贾思文笑笑,无奈笑不出来。

  “你没生气就好!”贾思文松了一口气,又道:“那你能不能也不要再生齐快的气了?”

  我本来对齐快的气就没有那么大了,现在听到这样的事,那残留的一点气也没有了。不光不生气了,反而还有些同情他。我道:“我早就不生气了,我没有那么小心眼的!”

  贾思文笑道:“是。我们小月是最善良最大度的!”

  我道:“当然!”我拉了飞轮,“飞轮,我们去看看齐快吧?”

  玄飞轮摇头,满脸不高兴地道:“我不去!就算是因为这样,他也不该那样说你!”

  我听了很是开心,也就不再坚持,“不去就不去吧。”又不是我们对不起他,还真没有必要去看他。

  贾思文笑道:“看到你们不生气了,我很高兴。希望以后齐快再说什么不好的话,你们不要跟他一般见识。”

  我道:“我才不跟他一般见识。我若是跟他一般见识,早就被他气死了。”

  玄飞轮哼了一声,道:“他若是还说那么难听的话,我还是会打他的!”

  ……

  但我们想不到的是,我们都原谅了齐快,可齐快的气性会那么大,他自己躲到自己的房间里,任我们好话坏话说尽,就是不吭声,不理我们了。别说是我,就连玄飞轮和贾思文也不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