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14章 齐快的师父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39 2017-03-05 22:27:27

  我听了不由得好笑,“别说气话了。我们这两天就要离开了,还不知道要多久才能回来呢。你当真要这样一走了之,再也不见齐快了吗?”

  玄飞轮哼了一声,“不见就不见!”

  我摇头笑道:“你真的要和他绝交吗?再怎么说,他也曾经救过我们的。”

  玄飞轮听了我的话,低头不说话了。

  我正要再说什么,这时屋外响起了一阵脚步声。我们一同转头看向门外,就看到贾思文从外面走了进来。我又向贾思文的身后望去,他的身后没有人,齐快没有跟过来。

  贾思文走到我们面前,打量了一下我们的面色,笑道:“你们两个还生气呀?”

  我和玄飞轮互相看了一眼,没有说话。要说生气,还真没有刚才那么生气了,要说不生气心里还是有些气的。

  贾思文对我道:“看来你还在生气啊!你生气是应该的,换做是谁听了都会生气的。”他脸上满是歉意,“别生气了,我刚刚说过他了,他知道自己错了,让我带他向你道歉。你就原谅他吧?”

  我半信半疑地看着贾思文,道:“文文,你不用替他来跟我们道歉,跟你又没有关系。要道歉也是他来道歉!你既然说他知道错了,那他干嘛不自己来呢?”

  “啊?”贾思文愣了一下,脸色有些尴尬,他笑道:“他不是觉得不好意思吗?”

  看贾思文的样子,我心里明白他根本就没有劝动齐快。也是,就齐快刚才的表现,怎么可能向我道歉,他不跟过来骂我就不错了。

  我忽然想起贾思文刚才说的话,于是好奇地问道:“对了,你说他情有可原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啊?”贾思文呆了一下,下意识看了一眼前面木屋,才转过头看我,无奈地对我笑道:“你还记得啊?我都忘了。”

  “我记性好啊!”我顺口说道:“他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,才会变成这样,好赖不分乱咬人?”

  贾思文听了脸色一变,变得伤感起来,他叹了口气,道,“唉!他也挺可怜的。”

  “嗯?”我愣了一下,不禁问道:“他有什么好可怜的?”

  从贾思文进来到现在,玄飞轮一直安静地低着头听我和贾思文说话,听到这句话,也抬起头来看贾思文,清亮的眼眸中闪着疑惑的目光。

  贾思文扫玄飞轮一眼,神色十分凝重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过了一会他才道:“这是他的私事,本来我不该说的。但是我实在不愿意看到你们这样,所以想告诉你们,希望你们能够和好如初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贾思文再次看向玄飞轮,道:“其实,齐快他原来是有师父的。”

  玄飞轮听了神色一愣,像是想到什么,朝着前面的木屋望了一眼,脸色沉重。

  我奇怪地问道:“有师父?有师父怎么了?”他有师父很正常啊,他的偷功和轻功那么厉害,肯定是有人教他啊。

  我看到玄飞轮那张面无表情的黑脸,心念一动,不禁问道:“是不是因为他原来的师父和飞轮长的特别像,所以他才要管飞轮叫师父的!”

  玄飞轮听了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,脸色更难看了。

  贾思文笑了笑,道:“他师父我没见过。到底是不是和飞轮长的像,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一定是像。如果不是像,他为什么要追着飞轮叫师父?”我十分肯定的说道,“若不然就是他脑子有病,才会追着一个小他那么多的人叫师父!”

  玄飞轮瞥了我一眼,满脸不高兴,闷闷地道:“才不会是因为长得像呢!是他脑子有问题!”

  贾思文摇头笑道:“我知道你们生他的气,但这样说他不太好吧。”

  “谁让他那样说我的!活该!”我实在好奇齐快为什么要追着玄飞轮叫师父,又问贾思文,“那你说是什么原因?”

  贾思文摇头,“我不知道。我问过他,他只是说自己佩服飞轮,所以才叫他师父的。”

  我“哦”了一声,心里却不是很相信,只是佩服就叫师父,也太随便了,何况他自己还有师父。

  我问道:“他师父现在在哪?齐快怎么没有去找过他师父,怎么也没有听到他提起过呢?”

  “他师父……”贾思文脸色蓦地沉痛起来,叹了口气,“他师父已经不在了!”

  “哦!”我忽然觉得自己心里有些不痛快。

  我为什么要替齐快难过,他可是刚刚才骂过我。唉,我就是心太软了!

  贾思文沉默了一会,才接着道:“齐快的身世和我差不多,他也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,是他的师父收养了他。不过……”说到这里贾思文停了下来,眼睛里闪过一丝悲伤,顿了一下,他又道:“不过他比我幸运的多,他遇到了一个好师父。”

  想到贾思文悲苦的身世,我心里也十分难过,我很想劝他不要难过了,却不知道该怎么劝他。

  过了一会,贾思文又接着道:“他师父虽然是个小偷,却对他很好,不仅将自己的一身的本事都教给了他,还把他当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看待。”

  我问道:“他有那么好的师父,那为什么你还说他可怜呀?”

  “唉!自古情字最伤人。”贾思文长叹一声,痴痴地看着我眼神变得迷离起来。他道:“他师父是对他那么好。可是他却为了一位姑娘连累了他的师父……”

  我睁大了眼睛听得正入神,这时玄飞轮忽然站起身来,走到我的面前挡住了我。

  “飞轮,你干什么?”我有些莫名其妙,正要起身将玄飞轮拉回来。

  贾思文不好意思地道:“对不起!对不起!我一看到你就想到了她。”

  我明白过来,忙拜拜手道:“没关系!我们都知道的,你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  我伸手去拉黑着脸的玄飞轮想将他拉回去坐下,好听贾思文继续讲故事。玄飞轮虽是满脸的不高兴,还是回去坐了。

  我将玄飞轮拉了回去,忙问贾思文,“你说齐快为了一位姑娘连累了他的师父,是怎么回事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