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13章 情有可原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71 2017-02-28 23:04:15

  玄飞轮阴沉着脸看着齐快没有说话,虽然没有出手,但握着的拳头一直没有松开。他身上那种要打人的气息依然浓烈。

  我虽然对齐快说的话很气愤,也气得想要打他,但看到他们真的要打起来了却有些害怕了。这些年我们几个相处的一直都很融洽,我和齐快虽然老是吵吵闹闹的,但那只是闹着玩,从来没有真的打过。而这次和往常的每次吵架都不同,他们似乎都动了怒,如果不去劝看样子可能真的会打起来。而且我看到齐快发红的眼睛,心里莫名的有一种怪异的感觉,这种感觉让我心里发毛,总感觉齐快心中似乎藏着什么事。

  但此刻不容我想的太多,还是先把架拉住了才是。

  “飞轮,咱们不和他一般见识!他这个人脑子有毛病,咱们不理他!”我拉住玄飞轮的胳膊,想将他拉出去。我拉了一下却没有拉动,玄飞轮眼睛死死地瞪着齐快不肯跟我离开。

  齐快通红的眼睛中,含着一种让人说不清看不懂的情绪,他看着玄飞轮道:“师父,你就是要打我,我还是要说的。女人天生就会骗你,特别是她这样的人更会骗人。你难道忘了在皇宫里她……”

  “齐快,你居然这样说我,太过分了!”我本来还怕他们打起来,想着要拉将玄飞轮拉走,听到齐快这样说终于忍不住了,他这样不知好歹的人就是该打!

  我说完这话,就觉得眼前人影晃动了一下,定睛一看玄飞轮已经和齐快打在了一起。玄飞轮双掌上下翻飞往齐快身上招呼,招招凌厉,齐快左躲右闪只是招架没有还手。他们俩的身形在房间里飘来飘去,本来不大的房间,立刻显得拥挤起来。但即便如此,他们也只是对打,丝毫没有殃及我和贾思文,顷刻之间他们就已经打了几十招。

  “你们别打了!快住手!”一看他们真的打了起来,贾思文急得直跺脚,“齐快,小月真不是那样的人,你确实说得有些过分了,你就向小月道个歉好不好?”

  齐快像是没有听到一般没有回答,也或许是没有精力分身说话。

  贾思文又向玄飞轮说道:“飞轮,别打了,齐快他的话虽然不好听,却也是好意,你就原谅他吧!”

  玄飞轮也没有回答,还是不停地向着齐快攻去,丝毫没有要停手的意思。齐快依然只是招架着,没有还手,但身形已经明显不如刚才轻松了。

  贾思文叹了口气,飞身加入战场中,瞅着一个间隙插在齐快和玄飞轮中间,丝毫不顾玄飞轮即将拍到他胸前的那一掌。贾思文挡在齐快的前面,对玄飞轮道:“飞轮,你给我个面子,不要打了行不行?”

  眼看这一掌就要打在贾思文身上了,玄飞轮依然面不改色,硬生生地收回那一掌,一个侧身,像一条灵蛇一般飞快地从贾思文身边穿过,又和齐快打在了一起。

  贾思文看自己劝不住他们,看向我,着急地道:“小月,你快劝劝他们,让他们别打了。”

  我扭过脸,道:“我不劝,就让他们打,谁让他那么说我!”

  贾思文无奈地道:“小月你就别闹脾气了。看在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的份上,你就劝劝他们吧!”

  我气呼呼地道:“我才不劝呢。他这样的人就是欠打!”

  “小月……”贾思文像是想说什么,神色犹豫,焦急地看了一眼打的异常激烈的两人,最后低声对我道:“我知道齐快说得很过分。他……他也是情有可原,你就原谅他吧?”

  这时,齐快的身形在我面前一闪而过,片刻间又转到房间的另一端,但是他的眼睛却留在了我的脑海里,那双本来对什么事都满不在乎的眼睛,此刻却充满了难过和绝望,像是受到了深深地打击一般,我心里那种怪异的感觉更强烈了。

  我甩掉心里怪异的感觉,问道:“情有可原?他有什么可值得原谅的地方?”

  贾思文看了一眼打斗中的两人,急道:“先别说那么多了。快让他们别打了!”

  我明白,现在不是追问这个的时候,当务之急是劝他们不要打了。

  我忙出声道:“飞轮,别打了。”我瞅着机会一个提气飞身飘到他们中间,玄飞轮一看我出现在他们中间,立刻停了手,齐快本来就没有还过手,玄飞轮一旦停了手,齐快也停了手。

  这个房间又恢复了平静,但每个人的脸色却没有恢复平静。其中最愤怒的确是那个最没有资格生气的齐快。齐快仇视地看着我,“滚开我面前!”

  我一听火气上窜,气得就要上去打他一顿,想到贾思文的话,我压住心里的怒火,拉了玄飞轮,“飞轮,我们是有涵养的人,不跟他一样没素质。我们不理他,我们走!”我用力去拽玄飞轮,玄飞轮僵持了一下,在瞪了齐快一眼后,跟着我出去了。

  齐快却还是不依不饶,在后面说道:“师父,她根本就配不上你。你这样对她,她是怎么对你的,你这样不值得……”

  玄飞轮脚下一停,就要转身回去。

  我赶忙拉住他,“飞轮,我们就当听到几声狗叫,别理他,我们走!”

  玄飞轮虽然满脸的愤怒,还是跟着我离开了。

  我将玄飞轮拉到我的房间,将他摁到一个椅子上坐下。

  看着他气呼呼地样子,我对齐快的气,反而消了不少。齐快说了那样的话,如果是别人肯定会起疑心的。可是他不仅不怀疑我,还替我出头打了齐快。这不正说明他相信我,在意我吗?他这样的相信我,我一定不能辜负他的信任。

  我蹲在他的旁边捏捏他气鼓鼓的腮帮,笑道:“还生气呢?他不一直都是这样吗?别跟他一般见识!”

  玄飞轮看到我笑了,气也消了不少,脸色缓和下来。他问我:“他那样说你,你不生气吗?”

  我道:“我当然生气啦。他也不是一天两天看我不顺眼了,他不一直都是这样对我吗,我都习惯了。”

  “但是今天他说的话太过分了!我看我们不要再待在清清谷了,我们现在就离开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