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12章 你真的为了她要打我吗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65 2017-02-25 23:26:04

  “嗯!”玄飞轮点了点头。

  “是吗?”我道:“没想到你也听到了这个声音,我以为只有我听得到呢。”

  玄飞轮将头扭向一边去看旁边的雕花木柱,脸上虽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但他不自然的眼神却留在了我的眼里。

  我明白过来,那些天他总是莫名其妙的发呆,想必是因为这些话奇怪的话让他困扰了吧?原来他想出去的原因,并不是因为谷里的日子太无聊,而是和我一样听到了那些话。

  可是,为什么我们两个都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呢。难道和我一样,也是神灵的告诫?

  我疑惑地问道:“为什么我们会听到这样的声音呢?”

  他呆了一下,摇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他看着我,目光深情中带着坚毅,“不管是因为什么,都不要管他了。如果你想留在清清谷,我就陪你在清清谷,管他什么神灵,什么鬼怪,有我呢。如果你决定离开清清谷去别的地方,不管是刀山火海,是天堂地狱,我都陪你去。”

  我听了感动极了,不由得鼻头发酸。

  我以为我说要去齐地,他会怀疑我有什么想法,没想到他会这样理解我。他为了我甚至都不怕得罪神灵,我是多么的幸运啊,能遇到这样一个他。

  我偷偷拭去感动的泪水,抬起头来看他,“飞轮,谢谢你!谢谢你,这样理解我!”

  他敲敲我的脑袋,板起脸来故作生气地道:“以后不准谢我!”

  我微笑,“是!我以后再也不谢你了,我只欺负你!”

  他听了脸瞬间黑了,咬牙切齿地道:“小月老……”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我们回到清清谷,把从钱伯伯那里听到的消息告诉了贾思文和齐快。

  贾思文听了也和我们一样的震惊。他过了好一会,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们,道:“他反了?怎么可能?”

  在看到我和玄飞轮严肃的不像开玩笑的脸色后,才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消息。他沉默了一会道:“既然你们要去齐地,那带上我吧?我懂些医术,虽然不能阻止战争,也可以帮帮那些受伤的百姓。”

  我忙道:“好啊!”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,到时候就算不能阻止战争,也能去多多救助那些受伤患病的人们。

  玄飞轮看我同意了,也点了点头。

  而齐快,从我们进来到现在,就一直冷冷地敌视地看着我,听我们和贾思文的谈话,虽然也有些吃惊,但他特别沉得住气,在一旁看着我们,愣是一言不发。

  听到贾思文说要一起去齐地的时候,终于沉不住气了,将玄飞轮拉到角落里,斜着眼瞥了我一眼,特别正经地对玄飞轮道:“师父,你们真的要去齐地?”

  玄飞轮道:“嗯!是啊!”

  齐快听了立刻激动起来了,道:“师父,你真傻啊!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?她哪里是想去阻止战争,她就是想借这个机会去看她的老情人去!”

  我一听齐快说不是话,火冒三丈怒不可赦,忍不住骂道:“齐快,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

  齐快转头蔑视地看着我,道:“我胡说吗?你以为你是谁?凭你就想阻止战争?凭你就想救万民于水火?你也太看得起自己了!”

  我一听更火了,三步走到他的面前,压住心中的火气,道:“就算我不能阻止战争,就算我不能救万民于水火。我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。我想只要是一个有良知的人都会这样做的。只有某些卑鄙的小人,才会用龌蹉的想法去想别人。”

  齐快听了愣了一下,接着冷笑道:“我才不信!你会有这么高的觉悟!”

  我道:“信不信由你,我才不管你信不信。请你不要再胡说八道污蔑我!”

  齐快冷冷地看了我一眼,转头看向玄飞轮,脸上的轻蔑瞬间变成了情真意切,苦口婆心地道:“师父,我是为了你好啊!你还年轻,不要被她骗了……”

  我正要出声驳斥齐快,玄飞轮先出声了,“齐快,请你住口!”他脸色很是难看,就像是有人骂了他一般。

  贾思文也走到齐快身边,拍拍他的肩膀,“齐快,咱们一起生活了那么长时间了,小月她是什么样的人,你是知道的。你就放心吧,她一定不会是那样的人。”

  齐快听了反而更怒了,转头怒气冲冲地瞪了我一眼,对贾思文道:“我就是知道她是什么样的人,所以才不放心的。文文,你别管我们的事!”说着,齐快又看向玄飞轮,道:“良药苦口,忠言逆耳啊,师父。你不能跟她去齐地!她根本就是在骗你,她是什么样的人你也知道,她就是一个只会为自己着想的人,她会有那么高的觉悟要去阻止战争?她肯定是在骗你的。她这样的人,根本不值得你喜欢……”

  我一听彻底恼了,“齐快……”说我别的我就忍了,居然破坏我们飞轮的感情,我们那么不容易才走到一起,岂能容他这样诋毁?

  “齐快,住嘴!你若是再胡说八道,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玄飞轮双眼紧盯着地齐快样子有些吓人,目光中有杀气,好像齐快再说下去他就要动手了。

  以前我和齐快吵嘴的时候,玄飞轮虽然也会帮着我,却从来没有这样露出这样吓人的表情,看来这次他是真的动了怒。本来我十丈高的怒火,立刻消下去不少,虽然我对齐快的话很是气愤,但我总不能让他们因为我打起来吧。

  贾思文一看气氛有些僵,忙拉了拉齐快,劝道:“齐快,什么都别说了,你跟我出去吧!”

  以前,齐快看到玄飞轮生气了,总是会软下来求饶,而这次却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,脸上反而有一种视死如归的表情,他推开贾思文,对玄飞轮道:“师父,我是为了你着想啊。她这样的人,根本就配不上你。师父,你不要再管她了,不要跟她去齐地,你跟我一起留下来……”

  “齐!快!……”玄飞轮的双手慢慢握成拳头。

  齐快眼睛红了,“师父,你真的为了她要打我吗?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