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11章 不去京城去齐地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15 2017-02-20 23:26:29

  “齐王也反了?”听了钱伯伯的话,我更是吃惊了,“哪里来了一个齐王?我怎么没听说过?”我记得齐地只有一个安东王的,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一个齐王啊?这个反了的齐王是哪里冒出来的?

  玄飞轮也惊讶地看着钱伯伯,脸上露出了询问的神色,他显然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齐王。

  玄伯伯看我们好奇的样子,脸上的神情比我们还要惊讶,“你们不知道齐王?你们不是认识他吗?”

  “我们认识?”我摇头,“我们不认识什么齐王啊?”别说认识了,我从来都没听说过大秦有一个齐王。难道是皇上新封的?

  玄飞轮也摇头,茫然的看着钱伯伯。

  钱伯伯更惊讶了,“你们怎么会不认识呢?你们不是还去过他府上做过客啊?”

  “做客?没有啊!”我更奇怪了,我们从来没有去过齐地怎么可能去齐王府上做过客?

  钱伯伯拍了拍脑袋,道:“哦哦……我忘了。你们一直在清清谷,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。这个齐王啊……就是从前的洛王!两年前他占了齐地,便自己封自己为齐王了。”

  “洛……洛……王?”我和飞轮互相看了一眼,彼此都能从对方的眼睛里看到惊诧和难以置信。

  “是啊!这个洛王是个厉害的角色。如今的局势……”钱伯伯重重的叹了口气,眉头皱成了一个大疙瘩,“唉!真不好说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前些年齐地闹灾荒,很多地方粮食颗粒无收,而朝廷的赈灾钱粮迟迟不到,老百姓饿死的那是不计其数,对朝廷是怨声载道。据说这个齐王,将自己府上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卖了,全都买了粮食,无偿的发给了齐地的百姓,救无数百姓于水火之中,齐地百姓对他感恩戴德。所以,当他举起反旗的时候,齐地的百姓是一呼百应,他很快就召集了数十万人马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而且,他手下有一个极其厉害的将领,好像叫什么……肖遥,这个肖遥率领着齐地的兵马,一路攻城略地,势如破竹,很快就占领了整个齐地。朝廷派去围剿的军队竟都败在了这个肖遥的手上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听从东边回来的兄弟说,齐军最近在集结军队,似乎有西进的迹象。唉!真的说不准什么时候,就打到腾城来了……”

  ……

  我和玄飞轮从精武堂出来,走在通往后院的回廊上,沉重的脚步声在回廊里回响。玄飞轮在前面慢慢地走着,我在后面神情恍惚的跟着。

  从听到这个消息起到现在我依然没有从震惊中清醒过来。

  我实在想不到洛王他真的会反了。我依稀还记得那天他从清清谷离开的时候,神情是那样的平静,他对我们说自己心愿已了了,怎么忽然就反了呢?我更想不到他居然会那么厉害,在短短的两年之内,不仅占领了齐地,而且还能和皇上分庭抗礼。

  他到底为什么会反了呢?他不是说自己没有野心吗?

  当初他被皇上那样猜忌,那样的防备,都没有要反的意思。现在为什么会反了呢?是因为被迫无奈吗?

  还是他把我们都骗了?

  还是……有其他的什么原因?

  我的脚步越来越重,最后停在了原地。前面的玄飞轮也停了下来,转头看我,轻声道:“怎么了?”

  我看着那张和我一样沉重的面容,心里犹豫起来。

  他见我不说话也只是默默地看着我,没有追问,甚至脸色的表情都没有变化。

  我沉默了一会,开口道:“飞轮,我有事要和你商量?”

  他没有惊讶,只是平静地说道:“你说?”

  “飞轮,我不想去京城了。”

  “不去京城?”

  “嗯!”我深吸一口气道:“我想去齐地!”

  “去齐地?”他的脸色还是之前的样子,并没有任何的变化,只是眼睛暗淡了一下。

  我怕他想多了,忙解释道:“我既然知道了,我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躲在清清谷里。那样的话我会一辈子都内疚的。所以,我想去齐地,去劝劝他。”

  他的神色依然平静,但清亮的眸子却蒙上了一层阴阴霾,失去了往日的光彩,他道:“劝他?劝他什么?停止战争,还是投降?你觉得他会听你的吗?”

  我听了心情更黯然了,他说得对,洛王走了这一步,就没有了退路,怎么可能会听我的?

  我沉默了一会,道:“我知道我的力量很弱小,知道自己去了可能什么都不能改变。我还是想去试一试,万一成功了呢,那样会让很多人免受战争的痛苦。”

  他盯着我的眼睛,目光灼灼,像是想要看透我的心里一般,“你为什么要选择去劝洛王?你为什么要帮皇上?”

  我摇头,“我不是在帮皇上。我只是想赎自己的罪过。战争一起,受苦的从来都是贫苦的老百姓。我想到那些无辜的百姓,被无情的战火夺去生命,想到那些本来过着安宁生活的人们,现在却在血泊中挣扎,我心里就好难受,我觉得是我带给了他们战争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这样说!”他蓦地将我揽进自己怀里,带着责怪却又充满关心的口气,“我不许你这样想!这怎么怪你呢?是他们野心勃勃发动战争,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  在他温暖的怀抱里,我难受的心里得到了安慰,我在他怀里留恋了好一会,才从他的怀里挣脱出来。我说道:“我不是怪自己。说起来你或许不信。这些天,一直有一个声音在我耳边对我说,你不能一直待在这个山谷里,你要出去,多做善事,造福人们。之前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听到这个声音,还以为自己出现幻听了。现在我明白了,一定是神灵在提示我,让我为过去犯的错赎罪。”

  玄飞轮听了面露惊讶,失声问道:“真的吗?真的也有人在你耳边这般说吗?”

  我抬头看他,奇怪的问道:“也?你什么意思?也有人在你耳边这样说吗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