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09章 镖丢了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25 2017-02-05 20:55:16

  我和玄飞轮两人出了清清谷来到腾城,从镇海镖局的正门走了进去。

  我们之所以会从正门走进去,而不是跳墙,是因为我们惊喜的发现,那些一直在镇海镖局门口监视的人已经不见了。看来,我猜的不错,皇上已经放弃找我们了。也就是说,我们以后可以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,再也不用躲躲藏藏了。

  我和玄飞轮大摇大摆从大门走进镇海镖局,打算去玄伯伯的房间找他。在路过练武场的时候,看到伙计和镖师们一个个都无精打采,垂着脑袋坐在地上,神情十分沮丧。

  我们很是奇怪,正要问他们发生了什么事,这时有人在背后叫了住了我们,“飞轮,小月,你们回来了!”

  我们转头看去,就看到钱伯伯那张笑眯眯的圆脸。

  我和飞轮一起叫了声,“钱伯伯!”

  钱伯伯眉开眼笑答应着,“哎!”

  玄飞轮问道:“钱伯伯,我爹在房间吗?”

  钱伯伯听了神色微微一怔,“啊?”随即摇头道:“他不在,他出门了!”

  “出门了?”我和玄飞轮对视了一眼。

  看来我们得在这里等玄伯伯回来了。反正现在也没有人监视镖局了,我们也不用着急赶回清清谷了。

  玄飞轮看向钱伯伯又问道,“他去哪里了?”

  钱伯伯脸上闪过一丝愁云,但很快就恢复了笑眯眯的样子,“他有事出去了。”

  我看钱伯伯神色有些不对劲,心里隐隐觉得不安,又看到练武场的镖师和伙计又都是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,心里不由得乱猜,难道镇海镖局出事了吗?

  钱伯伯又问,“你们这次回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  玄飞轮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看向我,他的神色也比平时严肃了许多,他一定也感觉到了什么。

  我心里更不安了,犹豫地道:“也没什么事,就是过来看看他……”

  钱伯伯立即接道:“既然没事。那……来!咱们到精武堂,让钱伯伯试试你们的功夫长进了没有?”

  玄飞轮道:“钱伯伯,我们还有事,就不……”

  我忙拉住玄飞轮,笑道:“好啊!好啊!我们正想请您老人家赐教呢!”

  玄飞轮看了我一眼,眼里有疑问,但什么也没说。我没有解释,拉着玄飞轮跟着钱伯伯去了精武堂。

  到了精武堂,钱伯伯拉开架势就要试我们的武功。

  我没有接招,而是着急地问道:“钱伯伯,我刚刚看到伙计们都无精打采的样子?是不是镖局出了什么事了?”

  钱伯伯听了神色一沉,脸上的笑容不见了,挥挥手道:“小孩子,别打听!”

  看到钱伯伯的反应,我心里蓦得一沉,难道镖局真的出事了?

  我正要说话,玄飞轮听了皱了皱眉头,“我们不是小孩子了。”

  我也急忙道:“是啊,钱伯伯,我们都十八了,早就不是小孩子了。有什么事就告诉我们,也许我们能帮上忙呢!”

  “就是一点小事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你爹已经处理好了。”钱伯伯眼中露出了欣慰的表情,“你们俩都是好孩子,你爹看到你们俩有这份心一定很开心。”

  钱伯伯越是这样说,我就越觉得不是什么小事,心里更不放心了。

  我走到玄伯伯身边,拉着钱伯伯的胳膊求道:“钱伯伯,既然是小事您就告诉我们呗。”

  玄飞轮也道:“您就告诉我们吧!”

  “都说了是小事,你们就别问了!”钱伯伯还是不松口,显然他是不打算告诉我们了。

  “你不说就说明不是小事,那我们出去问别人了!”我拉了玄飞轮抬腿就往外走,“走,我们出去问别人去!”

  钱伯伯果然出声拦着我们,“你俩回来!”

  我们转过头去去看钱伯伯,但没有走回来。

  钱伯伯走到我们身边,看着我们并没有说话。我们也没有说话,等着钱伯伯开口。钱伯伯的神色越来越凝重,最后他看向玄飞轮叹了口气,道:“比上次见你,你又长高了一些。也罢,你也不小了,也该有些担当了,有些事也该知道了。来!你们俩坐下,我告诉你们。”

  看着钱伯伯的严肃的样子,我们知道事情一定很严重,我们两个人走到椅子旁默默地坐了下来。

  钱伯伯沉吟了片刻才道:“你爹他……是给别人赔礼道歉去了。”

  “赔礼道歉?”我和玄飞轮都吃惊起来,“为什么要赔礼道歉?”

  钱伯伯又叹了口气,“因为镖局把镖丢了!”

  “把镖丢了?”我们又是一惊。

  镇海镖局这些年,声誉一直很好,白道黑道都给镇海镖局面子,加上镖局高手如云,根本无人敢打镇海镖局的主意,就算有个别不怕死了,敢打镇海镖局的主意,也都被镖局的镖头打跑了。现在钱伯伯居然说把镖丢了,我们怎能不吃惊?

  是谁这么大胆子敢劫镇海镖局的镖!太可恶了!不行,我们一定要把镖夺回来,一定要给那个劫镖的人一个教训。

  我正要拍桌而起,玄飞轮腾地一声站了起来,“我去把镖找回来!”说着就往外走。我也站了起来,跟着就往外走。

  “你们回来!”钱伯伯叫住我们。

  我们站住了,“钱伯伯,你为什么要叫住我们?”

  钱伯伯问道:“你们到哪里去找?”

  玄飞轮一愣反应过来,问道:“钱伯伯,你告诉我是谁劫走了,我去把镖找回来!”

  我也道:“是啊,钱伯伯,你告诉我们,我们要把镖找回来。”我就不信,凭我们的武功不能把镖夺回来!

  钱伯伯摇头,叹道:“不用找了,你爹已经按照五倍的价钱赔给雇主了。”

  “五倍?”我瞪大了眼,“为什么要赔钱,为什么不去找回来?”想想那么多白花花的银子,我好心疼啊。

  玄飞轮脸色阴沉,目露寒光,“钱伯伯你告诉我是谁劫走了镖,我去找回来!”

  我知道他此刻的心情一定非常的自责非常的愤怒,他一定在想,若是他在一定不会让镖丢了。所以,现在他十分的想要将镖找回来。

  “飞轮,别去找了,找不回来了。这件事你们别管了,你们若是没什么事的话,还是早点回清清谷吧!”钱伯伯说道。

  听了钱伯伯这样说我更奇怪了,按照镇海镖局的以前的规矩,就算是已经赔了钱,能把镖找回来一定会把镖找回来的。这样做不只是为了弥补镖局的损失了,也是为了挽回镇海镖局的声誉。现在看钱伯伯的意思是不打算找了,难道劫走镖的人来头很大,镇海镖局惹不起?

  这样一想,我惊出了冷汗,他终于还是对镖局动手了吗?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