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07章 平淡的日子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41 2017-01-18 22:34:13

  玄飞轮脸色有些不自然,看到我的目光,像是有些心虚般低下了头。

  我看玄飞轮的样子,心里更疑惑了,“你和他说了什么?”

  玄飞轮还是低头不语,而秦意畅已经笑了出来,“是我自己要走的!和他没关系!是因为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,所以才这么着急要走的!”

  “是吗?”我还是有些不太相信,总觉得他好像有什么事在瞒着我似的。

  “嗯!我这次来就是来看看你们过得好不好。看到你们过得很好,我就放心了。”秦意畅笑着说,他的笑容是那样的真诚,那样的由衷,看不出来任何的勉强。

  “你……”我很想问他,有什么事这么着急?但看到他的目光虽然温和,却有着淡淡的疏远,像是刻意在掩饰着什么,想问的话,哽在喉咙说不出口了。

  秦意畅又道:“如今我的心愿已了,了无牵挂了。我走了,你们多保重!”说完他笑着转身离去了。

  看着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,我明白他这次是真的要跟我诀别了。这样也好,有些事只有彻底放下,才能重新开始。

  他刚刚说他心愿已了,是想要抛弃一切,去陪太妃吗?如果是这样的话,对他来说,也算是个不错的选择,虽然有些悲凉,但最起码他会平平安安过完他的一生。

  在我感慨间,身边的人忽然开口说道:“你……是不是对他……”

  我从沉思中回过神来,看向身边满脸不高兴的玄飞轮,下意识地问道,“什么?”。

  玄飞轮黑着脸闷声道:“你明白我的意思。”

  我看着他闷闷的样子,刚刚满怀的离愁立刻消散而去。我扑哧笑了出来,“你不会是吃醋了吧。哈哈!你什么时候对自己这么没信心了?”

  玄飞轮脸色微红,“胡说!我才没有吃醋呢!我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他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还说没吃醋,我的牙都快酸掉了!”

  “我没有!”玄飞轮还是嘴硬不肯承认。但是他闪烁的目光,却出卖了他。他犹豫了一下,又道:“你真的没有……”

  看着他虽然表面上假装不介意,却又很想知道的样子,我猛然惊觉。从前他没有问过我这样的问题,我以为是因为他不在意,所以我也没有主动告诉他。现在我忽然明白,其实他心里也是在意的,他只是没有问。

  我收去玩笑,正色道:“没有,从来都没有,我只是把他当成我们的好朋友。我希望他留下来,只是同情他的遭遇,希望他能平安。此生我只爱你一个,不可能再爱其他的人。”

  “哦!”玄飞轮听了只是“哦”了一声,但脸上却浮现了笑意,比山谷中最美丽的花儿还要绚烂。

  过了一会,他像是不经意一般,轻声道:“那皇上呢?”

  “皇上?”没想到他会提到皇上,我不由得愣了一下。

  原来他什么都知道,只是没有说。是啊,哪些传言他怎么可能没有听到?我心里不由得有些紧张。

  我斟酌了一下,还是决定将一些事隐瞒下来。

  “皇上他只是在利用我。”我指指自己的鼻子,“就我这个样子,你觉得皇上会喜欢我?”

  玄飞轮一愣,随即笑了出来:“也是哦。你这个样子,也只有我会喜欢你。”

  我也笑道:“可不是吗?若不是我亲爱的车轮子,我这辈子可能要嫁不出去了!”

  玄飞轮敲敲我的脑袋,“知道就好,以后不准惹我生气!”

  “遵命!”

  我们玩闹了一阵,玄飞轮又道:“那贾思文呢?”

  听到他说贾思文,我更好笑了,不由得捏捏他可爱的脸蛋,“你怎么会连贾思文的醋都吃啊!”

  玄飞轮的脸色腾地一下红了,“我……没有……”

  我摇头笑道:“他就更不用担心了。他有喜欢的人了。这回放心了吧。”

  他笑了,“嗯!”

  ——

  我们来到清清谷后,也曾回过腾城。可是,到了家门口却发现我们家附近,多了一些陌生人,虽然是老百姓的打扮,但眉眼之间透着机警,双眼时不时地看向镇海镖局和我家,像是在监视着什么。

  我们看到这样的情形,猜测可能是皇上派来的捉拿我们的人,我们不敢冒然靠近,只能转身走了。

  那些人只是在门口监视着镇海镖局,这说明这些人的主子还不想为难镇海镖局。但如果我们现了身了,恐怕会给镇海镖局带来祸患。

  看着家就在眼前却不能回去,我心里十分难受,虽然我娘我不在了,我还是很想回家看看,因为那里有很多美好的回忆。而飞轮虽然什么都没说,但我看的出来他的心情也很失落。是啊,家在眼前却不能回去,任谁心里也不会好受。

  我们商量了一下,于是决定晚上偷偷地溜进镇海镖局。

  那天晚上,我和飞轮偷偷跳进镇海镖局,来到玄伯伯的房间。玄伯伯那天正好在房间里,他见到我们很是惊讶。我们没有告诉他实话,只说我们得罪了京城的权贵,被权贵迫害,从京城逃了回来。玄伯伯虽然半信半疑,可能是因为门口那些人吧,最后他还是相信了我们。他对我们说:“你们别害怕,别管是什么牛鬼蛇神,一切有我,有镇海镖局!我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的。”

  我听了心里除了感动,更多的是难受。

  都怪我,若不是我怎么会连累飞轮,若不是我镇海镖局怎么会面临这样的危险?玄伯伯越是这样说,我越觉得我不该留在镇海镖局。我说我要回清清谷,飞轮听到我这样说,居然立刻就说,自己也要回到清清谷。

  玄伯伯一开始极力劝说,让我们留在镇海镖局,说他不怕麻烦。后来,他似乎明白了什么,也同意让我们去清清谷。

  就这样,我们又回到了清清谷居住。虽然住在清清谷,但并不是一直待在清清谷不出去。会时不时去腾城买点东西,或者偷偷到镇海镖局去看看玄伯伯他们。每次回去,总能看到镇海镖局门口有人在守着,没有一次例外。奇怪的是,那些人只是守在那里,却没有找过镇海镖局一次麻烦。

  看到那些人如此的坚持不懈,我们后来回去的次数越来越少。

  在清清谷的日子,虽然清贫,但很安乐,虽然平淡,但很幸福。

  就这样,我们在清清谷过了两年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