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06章 再见洛王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71 2017-01-16 23:04:43

  “这个嘛……”我有些语塞。他教我轻功,我叫他师父也是应该的。可是我若是叫了他师父,那我不得叫飞轮师爷了吗?

  不行,绝对不能叫。

  玄飞轮听了转头扫了齐快一眼,齐快感受到玄飞轮不友好的目光,摊手无奈地道:“就是开个玩笑嘛!这么认真干嘛!”

  听到齐快说只是开个玩笑,我放心下来。我给了齐快一个白眼,义正言辞地道:“我只学艺,不拜师!”

  “想的倒挺美!”齐快冷哼一声,道:“若不是看在师父的面子上,你就是三叩九拜,喊我祖宗我也不教你!”

  我本想反呛他两句,但想到我若是真的惹恼了他,他一气之下再不教我了就不好了。于是笑道:“是,知道了。我会好好感谢你师父的!”

  齐快被我的话逗的哭笑不得,“得,我在你那里是怎么着都落不着好了!”他看着我,带着玩笑的口吻道:“你现在要跟我学轻功,也算是我半个徒弟了,又要跟着师父学学剑术,又成了师父的徒弟。你说:我以后是叫你,徒弟呢?还是叫你师妹呢?”

  我知道他是在开玩笑,却也不想让他占我的便宜。

  我眼珠一转,笑道:“齐快,你错了。”

  齐快一愣,“我哪里错了?”

  我笑盈盈地道:“我现在不是你师父的徒弟,而是你师父的师妹,也就是你的师叔了。快点叫师叔!”

  “你……”齐快脸色一黑,哼道:“我才不叫呢!”

  齐快像是受了委屈似的,指着我向玄飞轮告状,“师父,你怎么也不管管她?”

  玄飞轮转头看向一旁,像是没有听到一般。齐快讨了个没趣。

  “不叫?”我又笑道:“那就叫我师母!”

  玄飞轮听了转头看了我一眼,眼睛亮亮的,脸上浮现一个淡淡的笑意。

  齐快听了脸色陡的一变,像是忽然间受到了雷击一般。就在我奇怪间,他的脸色立刻恢复了正常,带着玩笑地道:“哼,你这个师母我是永远不会承认的!”

  玄飞轮瞥了齐快一眼,虽然面无表情却又无比认真地道:“你们不需要你承认。你若是不承认,以后就不要叫我师父了。”

  齐快立刻泄了气,哀嚎道:“师父,你怎么可以这样啊!”

  伴着齐快的哀嚎,是我的哈哈大笑。

  从这天以后,我就过上了苦哈哈的学武生涯。早上跟着玄飞轮学练剑,下午跟着贾思文识药断毒,晚上跟着齐快学轻功。

  对,是晚上。齐快说要想学好轻功必须要在晚上练习。我一开始很相信他的话,十分认真刻苦的跟着他学,他让我做什么我就老老实实地做什么。到后来,我才知道他是故意整我的。他教我十分的不上心,要不就告诉我一个动作,让我整晚的练,自己跑回去睡大觉,要不故意把我往岩石上领,让我重重的撞上岩石,撞的我鼻青脸肿。还警告我,若是我敢找飞轮诉苦,就再也不教我了。我为了能继续跟他学轻功,玄飞轮和贾思文看我满脸的淤青问我是怎么回事,我只能咬牙说我是自己不小心撞得。

  我一直以为齐快那样做是故意整我。直到后来,我在天龙山的山路上行走如履平地;直到我能在黑暗中,可以毫不费力地越过镇海镖局的高墙;直到我能轻而易举地越上悬崖峭壁。我才知道,齐快说的没错,要想学好轻功,一定是在晚上学。

  ——

  在一个宁静而又美好的午后,我和玄飞轮手牵手在清清谷散步。芬芳的鲜花开满了山谷,整个山谷弥漫着浓郁的芳香。蝴蝶在花间翩翩起舞,蜜蜂在花丛流连忘返。这里仿佛就是世外桃源般美好,就连岁月在这里也变得温柔而缓慢起来。

  在绿树遮掩的洞口,忽然出现一片白色的衣衫,接着从洞口走出来一个白衣翩翩的青年人。

  看到那个人,我和飞轮都不由得一愣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  是久违不见的洛王。

  他脸色挂着淡淡的微笑,站在洞口静静地看着我们。就像那天第一次见到他,他在腾城的大街上,在茫茫人潮中,他看着我对着我淡然一笑。此时的他似乎还是初见时的那个模样,还是那样的俊逸,还是那样的让人觉得舒服,还是那样的淡然。又似乎他变了许多,他的脸上多了一些岁月的沧桑,眼眸中的忧郁似乎更深了。

  我也微微一笑,淡淡地道:“你来了?你还好吗?”

  他脸上的笑意更多了,却只是淡淡地回道:“我很好!”

  秦意畅的到来,让贾思文很高兴,为他准备了丰盛的午餐。但是齐快却似乎有些不太不高兴,对他始终没个好脸色。秦意畅却也不在意,脸上始终挂淡淡的笑,问我们这些日子过的怎么样?

  我们毫不保留地将这些日子发生的事一一和他说了。可是当我们问他的事的时候,他要不就说自己很好,要不就故意岔开,要不就笑而不语,始终不愿意多谈自己的事。虽然我们很想知道他这些日子过得怎么样,可是他不愿意提,我们也不好再问。

  吃过午饭,秦意畅和贾思文和玄飞轮单独聊了一会,出来之后,就对我说他要走了。

  我有些吃惊,“怎么这么快就要走?”

  秦意畅笑道:“我还有些事情要去处理,现在不得不走。”

  我想起大青山的事,于是问道:“是不是大青山的事还没解决,所以才这么着急要走?”

  秦意畅脸色微微一沉,“你怎么知道这件事?”很快他的脸色又恢复了笑意,“那件事已经解决了!”

  我不相信的道:“解决了你为什么还要走?为什么不能留下来呢?”

  我希望他能留在清清谷,不要再回到那个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皇城中去。他的过去已经够苦的,我希望他以后能过的简单快乐些。

  秦意畅的眼睛亮了一下,但当他瞥了一眼我旁边的玄飞轮时,笑着脸上一时有些失神,但一瞬间又笑了出来,“我若是留下来,恐怕不太好吧?”

  我一愣明白了他的意思。我看向玄飞轮,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说了什么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