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05章 你还会练剑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93 2017-01-08 23:10:22

  我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玄飞轮,对齐快微微一笑道:“你真的不教吗?”

  齐快抱着双肩斜视着我,不耐烦地道:“真啰嗦,说了不教,就是不教!”

  我胸有成竹地道:“你不教,我就让你师父将你逐出师门!”

  “师父,才不会逐我出师门呢!”齐快看向旁边的玄飞轮,“是不是啊,师父?”

  玄飞轮面无表情地对齐快道:“我会的!”

  齐快哀嚎,“师父,你怎么这么没出息?”

  玄飞轮像是没有听到一般,面不改色地看着齐快,“你到底教不教吧?”

  齐快无奈地摇了摇头,长叹一声,“我教还不行吗?师父!你别逐我出师门啊!”说完齐快瞪了我一眼,从嘴里挤出来几个字来,“算你狠!”

  我得意地笑了,有飞轮在,齐快根本就是手到擒来。

  齐快看到我笑了出来,脸色更难看了,“笑!让你笑!有你笑不出来的时候。”

  我正要反唇相讥,这时玄飞轮问我,“小月,你想学什么兵器?”

  我不由得一愣。

  学什么兵器?总不能跟他的学飞轮吧?那东西太难掌握了,万一再伤者自己,多尴尬啊。

  我摇头道:“我不知道!”

  齐快像是终于找到嘲讽我的机会以报刚才之仇,立刻插嘴道:“哟哟,还学什么兵器?还真当回事了?就你?能坚持两天我就服你!”

  “我若是能坚持下来,你怎么样?”我不甘示弱,反问道。这次,我是下了十二分的决心要学武的,绝对不会放弃的。

  齐快被我的认真的眼神吓了一跳,有些不相信地看着我,“你是认真的?”

  “当然是认真的!一百分的认真!我一定要成为一个武林高手!让任何人都不能再欺负我!包括你!”我指着齐快大声说道。

  齐快拍手道,“好,有志气!记住今天话,千万别成为以后笑料哦!”

  我不理齐快,看向玄飞轮,“飞轮,你说我学什么兵器好呢?”

  玄飞轮想了想道:“要不我教你练剑吧?”

 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玄飞轮,“你还会练剑?”

  他点头,“嗯!”

  “哇!”我崇拜地看着他,“你好厉害啊!”

  齐快也是满脸的崇拜,“师父,你好厉害啊!”

  玄飞轮被我俩夸张的表情,弄得有些不好意思,“没有了!当初我就是跟着韩叔叔学过几招……”

  “韩叔叔……”我喃喃道。想到他的无辜惨死,我心里有些凄然,又有些惭愧。我们曾发誓要为他报仇的,可惜到现在都没有做到。虽然豫王已经一败涂地,可他们最终还是逃走了,我们还是没有能够为他报了仇。

  这都怪我,若不是我,或许他们就不会逃走了,韩叔叔的仇也许就报了。

  想到这里,我更加坚定了要学武功的决心。

  玄飞轮也沉默下来,一时间我们的心情都沉重起来。

  过了一会,我打破沉默,看向玄飞轮,道:“飞轮,我要学!你教我吧?”

  “嗯。好!”

  我想了想,道:“韩叔叔剑术高超,可惜却没有收徒弟,要不我就当他的徒弟吧?”

  玄飞轮点头,“也好!韩叔叔他一定希望有人能将他的武功继承下去。当初韩叔叔已经将他的斩云剑法全部教给了我,我就教给你吧!”

  我郑重地点头,“嗯!我一定会将韩叔叔的剑法发扬光大的。”

  齐快插嘴道:“就你,还发扬光大,出去丢人还差不多吧?”

  这个齐快,真是没有一天不挤兑我的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我看向齐快,“齐快,你知不知道话多遭人厌!”

  齐快满不在乎地道:“讨厌就讨厌呗。我又不喜欢你,干嘛要管你讨不讨厌我?”

  “是吗?”我看着齐快不怀好意地笑了,“你若是惹我不高兴了,我就让你师父将逐你出师门!”

  “我师父才不会……”齐快说着,玄飞轮忽然冷着脸扫了齐快一眼,似乎有些不高兴。

  我正奇怪,玄飞轮走到我身边,拉着我的胳膊,闷声道:“小月,咱们到外面去吧,我教你练剑。”

  我看看齐快,又看看玄飞轮,似乎明白了他为什么不高兴了,忙点头道:“好啊!好啊!”

  他笑了,“走!”

  说着,我们两个走了出去。

  “师父……”齐快在后面叫了一声,声音似乎有些失落。

  玄飞轮没有理齐快,边走边对我说道:“可惜现在没有剑,要不我先用树枝教你吧!等过段时间,我们回到腾城,我给你打一柄剑吧?”

  我正要回答,只听后面响起一个声音道:“剑?我这里有剑啊!”

  这个齐快,真是不识趣啊,居然跟了出来。

  我俩一起转身怨怼地看着齐快。

  齐快做了一个无辜的动作,“等我一会。”一个转身飘进了屋里,很快从里面拿了一把古朴的宝剑出来,一抬手抛给了玄飞轮。

  玄飞轮接过宝剑一看,脸色一变,看向齐快,严厉地道:“这把剑,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

  我听到玄飞轮的口气有些不对,也看向那把剑,赫然发现那把剑正是韩叔叔的星芒剑。

  我也看向齐快,严厉地问道:“是啊,这把剑怎么会在你这里?”

  齐快看我们两个的表情有些不善,神色也冷了起来,道:“你看你们两个,要吃了我似的,你们是不是忘了,当初是谁把你们救回来的。现在这种表情看我,是不相信我吗?”

  我和玄飞轮对视了一眼,同时收去严厉的目光。

  是啊,当初若不是贾思文和齐快,我们真的说不定就死在地虎崖了,我们怎么能怀疑他?

  玄飞轮不自然地将头扭向一边,不说话了,脸色似乎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我忙赔笑道:“我们两个不是怀疑你啦,只是好奇韩叔叔的剑怎么会在你哪里?”

  齐快脸色恢复了正常,“当初,我就是见这么好的东西扔在地上怪可惜,就顺手捡了回来了。”齐快耸耸肩道:“信不信,由你们?”

  “哦,是这样啊!”我道:“那你干嘛不早告诉我们,害的我们误会?”

  齐快道:“早告诉你们?我都忘了我这里还有这么一把剑,怎么告诉你们?当初我拿了就扔进屋里了,若不是你们今天提到了剑,我还真的想不起来。”

  我笑道:“谁让你没事专爱干顺手牵羊的事!却还怪我们不相信你?”

  “就你歪理多!”齐快向我翻了个白眼,他像是想到什么,脸上露出了一个坏笑,“哎,你说你求我教你轻功,你是不是得叫我一声师父,给我行个拜师礼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