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400章 是有含义的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03 2016-12-24 21:05:01

  秦意畅向着玄飞轮和齐快抱拳道:“就此别过!珍重!”

  他说完扬起马鞭,就要离开。没有向我告别,甚至都没有看我一眼。

  我看着他就要走了,心里有些难过,张张嘴想要和他说些告别的话,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  也罢,该走强留不得,有缘自会再见。

  玄飞轮忽然开口,道:“等等!”

  秦意畅放下马鞭,看向玄飞轮,“还有什么事?”

  玄飞轮迟疑了一下,道:“你是要去齐地吗?”

  秦意畅点头,“是!”

  “哦!”玄飞轮看了我一眼,眼神有些犹豫,但看向秦意畅的时候目光坚毅起来,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  秦意畅笑着摇头道:“不用了,谢谢你!我能解决的!”他转头看向我,但目光没有在我身上停留,又转向玄飞轮,半开玩笑,半认真地道:“你不准欺负她,若是让我知道了,我一定会回来跟你抢的。”

  说完这话,不等玄飞轮说话,秦意畅一挥马鞭,扬长而去,很快就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。

  我望着他消失的地方,在心里对他说了声:保重!

  齐快在一旁冷讽道:“你怎么不去追啊?快去啊!”

  对于齐快的冷讽我早就见怪不怪,没有搭理他。我看向玄飞轮,“飞轮,你刚刚和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  玄飞轮看着我,眼眸垂了下来,道,“皇上让他到齐地整合董成的残部,清剿大青山的山贼。听说大青山的山贼十分猖獗,不知道他能不能赢?”说着他看向秦意畅消失得地方,目光里似乎有些担忧。

  我说皇上怎么会放心让秦意畅离开京城,原来是派他去清剿山贼去了。皇上果然还是一样精明。如果秦意畅想打赢山贼,单靠董成的残部,恐怕是不行的,他如果要赢一定会要求增兵,皇上不派人给他,他只能用自己的兵士。但如果他真的自己派了兵,那皇上一定会怀疑他。但如果不派兵,他很难能打赢,但如果打不赢,损兵折将不说,甚至可能有杀身之祸。而且,皇上也会以打了败仗为由惩罚他。这个局,恐怕比七彩龙珠那个局,还难破啊!

  想到这里我心里也不由得替秦意畅担心起来。

  齐快哼了一声,道:“师父,你别操心了。人家厉害的很,自己就能搞定,根本就不需要我们帮忙!”

  玄飞轮没有管齐快,而是看向我,道:“这次我和齐快能潜进皇宫里去找你,多亏了他帮忙。也是他派人送信给我,我才知道你的伤已经好了,我才知道你被困在宫里,我们才赶了回来。”他看着我,坦然的目光中似乎有一丝的紧张。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想他帮了我们,我们应该也帮助他的。可是他没有同意,也许,他真的不需要我们帮忙吧!”

  我忽然明白他说这些话的意思。他是想告诉我,秦意畅为我做了什么,想让我自己选择。

  他真是个傻子啊,他不明白,感情是自私的吗?我若是因此而感动,真的跟他走了,你不后悔吗?

  “是吧!齐快说的对,他那么厉害,哪里需要我们这样的小人物帮忙呢?”说完,我又笑道:“飞轮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,我们快走吧,再不走天就亮了!”

  玄飞轮愣了一下,像是忽然明白过来,脸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,“嗯,我们走!”

  齐快在一旁叹了口气,低声自语道:“师父啊,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啊!”

  我对玄飞轮道:“飞轮,我们回家!”指了指齐快,“我们不跟他一路!”

  齐快急了,指着我骂道:“你个没良心的东西,刚过了河就要拆桥啊!你不跟我一路,我还不跟你一路呢!我跟我师父一路!”说完,驱动马匹,来到玄飞轮身边。

  玄飞轮目光一敛,正色起来,“小月,我们现在可能不能回家。”

  我一愣,“为什么呀?”

  玄飞轮低头道:“我袭击了皇上。若是回家的话可能会连累镇海镖局。”

  从皇宫里出来,我特别的兴奋,刻意忘记宫里的一切,只想着快点回家去。现在听飞轮这么一说,我再也笑不出来了,“那……我们去哪里呀?”

  齐快在一旁插话,道:“当然是清清谷了!”

  我一愣,“为什么要去清清谷?”想到贾思文可能在清清谷,我心里有些不好意思。当初把人家赶走了,现在又去找人家去,多难为情。

  齐快反问,“现在还能找到一个比清清谷更安全的地方吗?”

  我想了想,确实没有想到一个比清清谷更安全的地方。

  我们三个策马扬鞭,飞驰而去,也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清清谷

  我和玄飞轮坐在清清谷的草地上,一起肩并肩享受着恬静的午后。

  我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,满心欢喜地道:“飞轮,我现在觉得好幸福!”

  “嗯!”

  我等了好久,他还是没有任何下文。我板起脸来,嗔道:“你怎么就知道嗯,就不会说些好听的吗?”

  他的脸红了起来,像个红苹果一般,“我……我……也很觉得很幸福!”

  “哼,干嘛重复我说话,真没意思!”我假装生气,但心里却乐开了花,谁让你以前光欺负我,现在轮到我欺负你了。

  “你别生气!”他看着我,有些不知所措,“我……我以后会好好学习的!”他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  我扑哧一笑,“我逗你的,我没有生气了!”

  他听了脸色一黑,敲敲我的脑袋,“以后不许再这样了!”

  “偏不,你这么可爱,我不逗你逗谁啊!”

  他咬牙切齿,“小月老……”

  他想到了什么,忽然道:“对了,我送你的玉佩你还留着了吗?”

  “玉佩?”我一愣,一时想不起来,“什么玉佩?”

  他听到我这么说,沮丧起来,“不记得就算了!”

  这时,我猛然想了起来,“你说的是——你送我的那个丑的不能再丑的玉佩吗?”

  “什么丑啊!”玄飞轮竖起眉毛来,“哪里丑了!哼!那是我刻好久才刻出来的,你居然说丑!”

  “你刻的?”我惋惜地道:“真是白瞎了那么好的玉啊!”

  “什么白瞎!”他敲敲我的脑袋,“你就是笨,那是有含义的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