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99章 分道扬镳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56 2016-12-22 20:21:50

  玄飞轮轻轻地道:“你跟我走就知道了!”

  “哦!”我点点头,不再追问,我相信他这样做一定有他的原因的。

  走了一会,玄飞轮忽然将我放了下来,我抬头看去,发现我们居然停到了冷香宫的门口。

  我心里奇怪极了,他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?

  我正诧异着,玄飞轮抓住我的胳膊,将我提了起来,从墙头飞了进去。

  齐快在我们身后也跟着飞了进来。

  我们落到了地上,我心里的疑问还未得到解答,忽然发现前方站着一个模糊的黑色的身影。

  “谁……谁在哪里?”我心里有些害怕,下意识抓住了玄飞轮的手。

  “你们终于来了。”那个黑影低声说了一句,快速飘了过来,很快就来到我们的面前,看着我露出了微笑。

  听到熟悉的声音,我有些吃惊,“洛王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  他怎么会来,皇上说他不是去了齐地吗?

  皇上不是也说过飞轮去了玉门关吗?他不是也出现在我的面前了吗?

  不知道他们根本就没有离开京城,还是从遥远的地方赶回来的?

  秦意畅定定的看了我一会,笑道:“你好吗?”

  “我一点都不好!”我摇头,委屈地道:“这些日子你们去哪里?为什么那么长时间都不来看我?”

  我说完这话,只觉得拉着自己的那只手紧了一下。

  秦意畅愣了一下,喃喃地道:“对不起!我……”

  齐快在一旁不耐烦得打断了他的话,道:“行了,行了,别废话了。我们快点出去吧,有什么话出去再说!”

  听了齐快的话,秦意畅立刻道:“对,我们快走!”说完率先向着冷香宫的东厢房走去。

  玄飞轮拉着我跟了上去,齐快也跟了上去。

  我虽然很奇怪,但没有问出口,我知道现在不是问东问西的时候。

  我们摸黑走进了东厢房,秦意畅走到床边,在床头摸索着什么,只听哗啦啦一声响,床板慢慢裂开,露出一个地洞来。

  我看着那个地洞,惊讶地合不拢嘴,“这里居然有一个地洞!”

  秦意畅道:“嗯,是我没有出宫之前挖得!”

  “你挖得!”我惊道。我忽然想到之前的事,难怪当初他们可以夜探皇宫,也难怪他们轻易就能潜进宫里来。

  齐快道:“怎么那么多废话?快走啊!”说完一个纵身,跳进地洞不见了。

  秦意畅看向我和玄飞轮,道:“你们两个先走,我断后!”

  “好!”玄飞轮说着拉着我也跳进了地洞里,很快我们就落到了实地。

  一个黑乎乎的洞出现在我们的面前。

  洞口很狭窄,只到我的脖子处,我要低着头才能通过,玄飞轮却要弯下腰才能前进。

  我们刚走了几步,秦意畅也跳了进来,头上的地洞又慢慢地合上了。在合上的一瞬间,我似乎听到上面响起来嘈杂的脚步声,似乎还有人在喊着什么。

  我们在狭窄的地洞走了好一会,地洞越来越宽,我可以直着脖子走路了。后来,就连飞轮他们也都可以直起身子来走路了。

  走着走着,前面忽然出现了一个岔道,有两个洞口出现在我们的面前,齐快像是对这个地洞很熟悉,不假思索就向着右边的地洞走去。

  玄飞轮拉着我跟了上去,秦意畅在后面也跟了上来。

  我们又走了好半天,还是没有走出这个漆黑的地洞,我不禁问身后的秦意畅,“洛王,这个地洞口通向哪里啊?”

  秦意畅沉默一下,道:“通向城外!”

  “城外!”我吃了一惊,“这么大的地洞,你挖了多久啊?”

  “多久?也没多久!”秦意畅道:“其实,我在宫里的时候,只是挖到宫外。这些都是我后来挖的!”

  我淡淡的“哦”了一声,又问道:“刚刚那个洞口通向哪里?”

  秦意畅道:“通往洛王府!”

  我不再说话,心里暗暗吃惊,他居然在自己府里挖了一条地洞通往皇宫的地洞!

  这么看来皇上怀疑他也不仅仅是空穴来风。

  他这么做真的只是要自保吗?

  直到现在,我还是不愿意相信他有要和皇上争天下的野心。如果要有的话,他早就该行动了,不会等到现在是不是?

  ——

  不知走了多久,我们终于从沉闷的地洞里走了出来。

  我望向天空,天还是黑乎乎的,没有星星,也没有月亮,只有北风在呼啸。

  我抬头看向四周,一个荒凉的山峦矗立在我的眼前,我才发现,这个地洞的出口,居然是一座荒山。

  秦意畅指着洞口不远处,拴在树上的几匹骏马,道:“我预备了几匹快马,你们骑着它们快点离开这里,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躲起来!”

  他交代完了,像是还有些不放心,又道:“还有,你们以后最好不要再来京城了,皇兄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们的。”

  我连连点头,玄飞轮也点头,只有齐快道:“好了,真啰嗦。我们快走吧!”

  “好吧!”秦意畅叹了口气,看着我眼睛里像是有万分的不舍,他嘴里的话像是有千斤重,张着嘴却没有发出声音来。

  他深吸一口,终于道:“你们走吧!后会有期!”

  我有些吃惊,“你不跟我们一块走吗?”

  秦意畅摇头,露出一丝苦笑,“我不能跟你们一起走。”

  我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  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忧郁的双眸充满了留恋和无奈,最后叹了口气,“你走吧,祝你们幸福!”

  看着他难过的样子,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但我明白,这样对我们都好,我们确实不该再有任何牵连了。既然不可能,还不如彻底的忘记。

  想到从前他对我的照顾,想到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,我也难过起来,我抬头看天,把自己将要流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,对他笑道:“那我们走了。我也祝你早日找到你的幸福!再见,洛洛!”

  他本来还勉强挂在笑,在听到我的话后,脸色的笑意不见了,目光更忧郁了。

  我低下头,不敢再看他。

  齐快在一旁催促道:“行了,话说完了没,说完了快点走!”

  我们三人上了马,秦意畅也上了马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