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96章 这样躲着不是办法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34 2016-12-19 20:05:26

  之后的几天,皇上都没有来,可能是因为忙吧,也可能是因为其他什么。他不来,我乐得清闲,至于是什么原因,我根本不关心。

  只是,他不来我就无法知道花飞雯的事到底查的怎么样了,而我又要装中毒,不能出去乱跑,也只能让锦瑟和瑶琴出去打听消息。

  这天,锦瑟和瑶琴匆匆从外面跑了进来。

  我连忙迎了上去,焦急地问道:“怎么样?怎么样?”

  瑶琴喜形于色,喘了一口气粗气,兴冲冲地道:“郡主,听说花飞雯被皇上打入冷宫了!”

  “啊?真的吗?”

  这也太快了吧,不过才几天时间,就将一切都查清了?

  我不敢相信地看向锦瑟。在看到锦瑟郑重的点头后,我还是有些回不过神来。虽然我猜到花飞雯手上一定不干净,皇上一查就能查到她的罪证,却没想到皇上的动作会这么快。

  一时万千滋味涌上了心头,我感慨万千。

  她终于为她所做的恶事得到了惩罚,虽然迟了,但还是得到了惩罚。那些曾经被她陷害和迫害的人,总算可以得到一点安慰了,可惜的是有些人却看不到了。

  我把她俩拉进内室,虽然外面并没有什么人,我还是关上门。

  我问道:“皇上是以什么罪名将她关进冷宫的?”

  “她的心肠真够坏的!干的事令人发指!”瑶琴义愤填膺地道:“听说她,勾结豫王,图谋造反;收买宫女,害张昭仪小产;毒杀孙昭媛……”

  “毒杀孙昭媛!”我惊呼出声。

  居然真的是她陷害我!当初我就觉得这件事是她干的,还真没有冤枉她!当初孙昭媛被毒死,太后一怒之下差点要打死我。若不是我据理力争,若不是皇上暗中保我,我就被她害死了。害我还是其次,她还差点引发一场动,乱,还好最后被皇上化解了,若不然她的罪孽更加深重。

  想必那个时候她还在跟豫王他们暗通款曲吧?难怪她的罪名中,有图谋造反这一项。

  好一个心肠歹毒的“贤妃”!

  我又问道:“还有呢?”

  “还有……”瑶琴义愤地说了一大堆花飞雯的罪名。

  一桩桩一件件,都在控诉着她的罪行。她的这些罪行,就是让她死十次,都不能赎她之罪。

  既然她的罪行都已经昭然,皇上为什么只是将她管入冷宫,为什么没有关入天牢?是因为还念着旧情,还是有其他什么原因?

  这时,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,瑶琴说了这么多,其中却没有关于我的。既没有说我中毒的那件事,也没有说公主府的事。是没有查到,还是瑶琴忘了说?

  我不禁问道:“那有没有查出来,她下毒害过我?”

  锦瑟和瑶琴都摇摇头。

  “不可能!是你们没有打听清楚吧?”我有些不相信。下毒害我的不是她还有谁?

  锦瑟道:“郡主说的是,也可能是我们没有打听到。”

  瑶琴脸上有些发红,“都怪我们打听的不仔细,郡主你等着,我们再去打听打听!”说着就要出去再去打听。

  “先不忙,我还有话问你们!”我想了想,问道:“那有没有查出来,她下毒害过一个小太监。”

  她们两个又摇了摇头,脸上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“哦!”

  我想,可能因为当时我只是一个小太监,下毒害我也只是陷害的一个小太监,根本不可能引起查花飞雯的人的注意。也只有皇上特意交代了,他们才有可能去仔细的盘问。

  我又问道:“那有没有查到,她派人去公主府刺杀我?”

  锦瑟和瑶琴又摇摇头,脸色更窘了,“也没有!”

  “也没有?”我有些奇怪,但转念一想,那件事也许真的不是花飞雯做的,很可能是她的爹花天明做的,反正就是他们一家做的。

  不管她的罪状书上有没有记上我的这一笔,她现在的罪名就足以让她再也翻不了身。皇上虽然只是把她关进冷宫,我想对于她这样骄傲的人,关进了冷宫比杀了她,还让她难受。就让她在痛苦中为她曾经的所做所为赎罪吧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

  后来,我去过冷宫,想问一问花飞雯,下毒害我的人是不是她,盛子堂是不是她派去的,但是走到冷宫的门口,就被冷宫的嬷嬷拦住了,说什么都不让我进去,当我要塞给她们钱想让她们通融一下时,她们更是吓得连连磕头。

  看她们的样子我明白,一定是皇上交代了她们不要让我进去。至于为什么,大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了。

  自从知道花飞雯被关进了冷宫,我知道自己到了遵守承诺的时候了。但是,我不想妥协,于是一到下午,就去裕馨宫找柔佳公主聊天,一直在她宫里待到快到子时才离开。柔佳公主被我弄得精神不振,却始终没有说什么难听的话。我想她可是觉得那天没有帮我,有些不好意思吧。

  如此这样,我躲过了几天。但我知道这样不是办法,要快点想到办法出宫才是。我愁眉苦脸的想好好久,但始终没有想出什么好办法来。

  这天,我又在裕馨宫待到很晚才出来,锦瑟给我披上了一件厚厚的斗篷,瑶琴往我手里塞了个手炉。

  柔佳公主从后面跟了出来。

  我对她挥挥手,“公主,您外面冷,您就不要出来了!”

  她站在门口看着我欲言又止,“天气这么冷,你每天都这么晚才回去,很让人担心。以后你还是早点回去吧!”

  我笑道:“公主是嫌我烦了吗?可是我很喜欢公主,我觉得和公主每天都有说不完的话呢!”

  她沉默了一下道:“我知道你为什么天天到我这里来。可是你这样躲也不是办法,明天……”她看着我,似乎有些不忍,还是说道:“明天,你别来了!”

  我脸色一僵,没有接话。只是说了句,“我走了!”就离开了。

  我出了裕馨宫,抬头望去,天上没有月色,四周一片漆黑,只有各个宫门口的灯笼在风中摇摆。呼呼的北风,在耳边响着,光秃秃的树枝在风中乱舞,张牙舞爪着如鬼一般。

  只除了时不时能遇见巡逻的侍卫,看不到其他人。刚开始的时候,那些巡逻的侍卫看到我们很吃惊,走过来问我们是什么人,如此这样两天,他们就不问了,有时候甚至会在我的身后护送着我回昭阳宫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