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91章 反咬一口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58 2016-12-14 20:55:54

  皇上听了我的话,神色愣了一下,深深地看了我一眼,本来满是怒色的眼睛变得幽深起来,多了一些让人看不懂的深意,像是已经将我的心思看穿了一般。

  花飞雯看我这样装可怜,厌恶地地瞥了我一眼,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。但她看向皇上的时候,神色就变得可怜起来,“皇上,她是在诬陷我,我根本就没有要打她!”花飞雯指了指周围站着的宫女太监,“皇上,你不信可以问问他们,还有他们,他们都可以给我作证!看看到底是谁在说谎!”

  我不甘示弱地反驳道:“娘娘,这些都是你的人,当然会向着娘娘说话!他们的话能信吗?”

  花飞雯冷笑道:“怎么,不敢让皇上问?是不是害怕你的谎言被揭穿?”

  “娘娘,你既然这样说,那我也可以说让皇上问问我带来的人,问问他们,娘娘是不是说了要打我啊!”

  “他们是你的人,自然和你一样满嘴的谎言,他们的自然不可信!”

  “对呀,既然如此,那娘娘你的人说话也是一样的不可信啊!”

  “你这是强词夺理!”

  “你也是强词夺理!”

  ……

  皇上看到我们快要吵起来了,居然没有出声制止,他大步走到里面坐了,然后事不关己般看着我们俩吵,一副看戏的样子。

  我和花飞雯一时都被皇上的反应弄的莫名其妙,同时闭上嘴,抬头看向皇上。

  皇上看我们不说话了,才慢条斯理地道:“吵完了吗?如果没有过吵完,继续吵!”他的语气虽然很平静,也没有任何斥责的意思,但我却不由得紧张起来。

  看他的样子,不会是知道我在演戏了吧?

  那我现在还要继续演下去吗?

 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我已不能退缩了,不管他知不知道,我都必须演下去,我也只能继续演下去。

  我深呼一口气,看着花飞雯,哀求道:“娘娘,我知道错了。当初我不是故意要得罪娘娘,我今天真心实意,来跟您道歉的。您罚我跪下,我跪了,您要打我我也没有反抗。娘娘,求你了!您以后不要再跟小月为敌了好吗?”

  花飞雯听我这样说,怒喝道:“你不要再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了,你骗得了别人,骗不了皇上的!”她向着皇上,那双妩媚风流的眼中,露出了可怜神色,那样子让人看着好不心疼,“皇上,您在臣妾眼中一直都是英明而公正的,臣妾知道皇上一定不会受小人的蒙蔽的,相信皇上一定会还臣妾一个清白的。”她本就长得极美,现在又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,更加妩媚动人,让人不由得心生怜惜。

  我看她比我装的还可怜,心里早就将她骂了无数遍。在骂的同时,心里不由地担忧起来。

  不管是论美貌,论装可怜,论心机我一定都比不过她。若是用可怜来博得皇上的同情和怜惜,我肯定会输的。皇上若是再心疼花飞雯,那我这次的心机就白费了,说不定还会受到处罚。

  想到这里,我不由得抬头去看皇上,皇上正看着花飞雯,眼中没有心疼也没有怒气,平静的让人看不懂。看到我的目光,转眸扫了我一眼,还是一样的面无表情,让人更加猜不透他心里在想什么。他看着我,忽然嘴角轻轻一勾,露出一人让人难以察觉的笑,幽深的眸子就好像在告诉我:你骗不了朕,朕已经知道你在演戏了。

  我心虚的低下头,不敢再看他,心里忽然不确定起来。

  他已经察觉到我在演戏了,那我今天还能成功?

  不管成不成功,不管是什么结果,我不能退缩!如果现在退缩,不仅是不能为娘报仇,而且还可能被花飞雯反咬一口。退一步讲,就是我今日能全身而退,以花飞雯的手段,她一定不会放过我。我和她,不是她死就是我亡,不可能有第三种结果。

  我看着花飞雯,说道:“娘娘,我没有装啊。我是真心实意的,求你原谅啊。我知道你一直看我不顺眼,几次想要除掉我。若不是我福大命大,早就死在娘娘……”

  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”花飞雯不等我说完,大声制止了我。她用手指着我,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狸猫,用愤怒的眼睛瞪着我,但是愤怒却掩盖不住她眼中的惊慌,“你……你……这是在污蔑我!”

  我冷笑,“我是不是胡说,娘娘,心里一定很清楚吧?若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!你以为你做的事,没人知道吗?”

  花飞雯神色慢慢地平静下来,眼中的惊慌不见了,“一派胡言!你红口白牙的乱说一气,就以为能颠倒是非了吗?”

  她看向皇上,“皇上,她是在故意的陷害臣妾!您不要被她蒙蔽了!那天在玉梅园,臣妾遇见过她,她不但对我十分的无礼,还野心勃勃说,皇后是她的,警告我不要跟她抢!她今天之所以这样陷害我,就是因为我挡了她皇后的路,她要除掉我!”她的眼中噙住泪水,一边轻轻地抹着泪水,一边哭道:“臣妾为了皇上,已经没有家人了呀!皇上!您不能不为臣妾做主啊!”说完哀哀地哭了起来,哭得好不伤心,那样子可怜极了。

  果然是花飞雯,开始反击了。

  皇上听了脸色忽的一变,眼中闪过一丝寒光,一阵冷风从外面吹了进来,空气骤然冷了下来,让本来就冰冷的大殿,更加寒冷。

  我不由的缩了缩脖子,心里暗暗发沉,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  我咬咬牙,道:“皇上,她这是在转移话题。玉梅园的事,到底孰是孰非,是另一件事。我们可以在这件事处理完了,之后再说。到时候皇上您,是罚我,是关我,还是杀我,我都认了。皇上,现在我们还是先说说刚才事吧?”

  皇上听了脸色更沉了,不耐烦地挥挥手,“好了,都别闹了。”他看向我,眼中似乎含着警告,“你——别在这里闹了,回你的昭阳宫闭门思过,这几天暂时不要出门了!至于其他的事,朕会一一查明的!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