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88章 上门去找茬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64 2016-12-11 20:37:52

  我想啊想啊,想了好久,还是没有想出一个能逃出去的办法。

  自己不论去哪里都有人看着,无论做什么都有人跟着,我根本没有办法凭自己的能力逃出去,除非有人帮我,可是谁会帮我呢?连太后和公主帮我,都没有成功,还有谁能比她们更厉害?

  我想了一整天,都没想到一个好办法,但却想到了,一个对付花飞雯的办法。

  我在昭阳宫转了一圈又一圈,想了一遍又一遍,最后终于进下定决心,要去华阳宫。

  我知道我去了花飞雯宫里,肯定讨不到什么好,但我必须要去。

  哪怕会失败,哪怕会被暗算,哪怕是——死!我也必须要去。

  ————

  这天,我带着昭阳宫的宫女太监侍卫,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向着花飞雯的华阳宫走去。俗话说人多势众,人少了我真的有些害怕花飞雯,她的心事可是不简单,弄不好就被她暗算了,我不能掉以轻心。

  我们来到华阳宫,还没进门就被华阳宫的守卫拦住了,说什么也不让我进去,说要先进去禀告。

  我冷笑,果然是华阳宫的人,就连个守卫都比别的宫的主子要有脸。以前欺负人欺负惯了吧,今天就让你们吃吃苦头。

  我火了,上去就给了拦着我的守卫一个大嘴巴,“你知道我是谁吗?”

  那守卫被我打傻了,捂着脸呆呆地看着我,不光是他,其他的守卫太监也都呆呆都看着我,想必他们还从来没见过有人敢在华阳宫门口撒野。

  那个被打的守卫旁边的一个守卫小声嘟囔,“是谁也不能随便打人啊!”

  我给瑶琴使了个眼色,瑶琴会意,扬声道:“这位是昭阳宫的长乐郡主!见了郡主你们还不行礼!”

  那些守卫听了先是一愣,而后有人露出了不满的表情,有人露出了不屑的表情,还有人露出了原来如此的表情。

  我知道他们怎么想,他们以为我自恃得宠,就恃宠而骄,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前来找贵妃的麻烦。他们以为我这样做,脑子一定不太好使,在后宫肯定长了不的,早晚会自寻死路。

  我心里冷哼,咱们就看看,今日到底谁会被踩到脚底。

  他们虽然看不起我,但到底还是不敢乱了规矩,虽然不情愿还是老老实实地给我行了一礼。

  我不理他们继续向里走去,刚走了两步,又被一名守卫拦住了我的去路,“郡主,请您留步……”

  我不等他说完,抬手又给他一巴掌,“别拦着我,滚开!”

  我这两巴掌把所有人都打懵了,我再走进去,就没有人敢拦我了。

  我这样做,不是故意要打人立威。而是我知道如果让他们禀告了花飞雯,花飞雯一定知道我是来找麻烦了,多半不会让我进来的。我如果不进来,还怎么找麻烦!

  “怎么回事?谁在外面吵闹!”花飞雯听到喧哗,从大殿走了出来,她身边跟着几个贴身侍女。

  花飞雯看到是我,本来就冷着脸更难看了,“你闯进我宫里来,想干什么?”

  我面露微笑,正要回答。

  花飞雯不待我回答,又道:“我这里不欢迎你,请你离开!你不要以为皇上宠你,你就恃宠而骄,目中无人。我告诉,我现在还是贵妃,掌管着后宫,你若是再不知收敛,我就要用宫规罚你了。”

  她的话一点都没有吓到我。我既然敢来,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,死都不怕,我还怕你罚我。

  我假笑两声,十分客气地道:“贵妃娘娘,息怒!当心气坏了身体。我听说娘娘最近身体不太好,所以特意来看望娘娘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花飞雯看我如此客气,本来满肚子的火,顿时发作不出来,只好冷着脸道:“劳郡主操心了。我已经好了,你现在看完了,可以走了!”

  我又笑道:“我特意来看望娘娘,娘娘怎么着也该请我进去坐坐吧?俗话说‘来的都是客’,哪有让客人在院子里说话的道理,娘娘说是不是?”

  花飞雯听了气的脸色铁青,却无法发作。我说话如此客气,说话又在理。她若是生气,就她显得没有气量了。她是贵妃,自然在意自己的名声。

  她身边的翠竹在她身边小声提醒,“娘娘你不能让她进去,她处处和娘娘作对,这次肯定没安什么好心。”

  我指着翠竹,挑眉怒喝:“你这个奴才,怎么说话呢?我来看望娘娘,怎么就没安好心了?贵妃娘娘,我问你,以下犯上,诽谤郡主,挑拨离间,该当何罪?”

  翠竹被我骂急了,气的失去了分寸,拿手指着我,“你乱说什么,我没有……”

  我瞪她,大声喝道:“你什么你,我也是你能随便能指的吗?别忘了你的身份!”

  还当我是以前的小太监呢,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?

  花飞雯扫了翠竹一眼,“翠竹,你闭嘴,退下!”

  翠竹立刻老实下来,低着头退到一边。

  花飞雯站在那里看着我,满脸都是厌恶,“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,就没有必要进去了!”

  一阵寒风吹来,我不由得缩了缩脖子,我抬头看了看天,道:“贵妃娘娘,外面这么冷,你当真的不请我进去吗?这事若是传出去,恐怕就会有人说娘娘小气,不懂礼数。恐怕会有损娘娘的‘贤’名啊。”

  花飞雯气的直咬牙,眼中闪过一丝凶狠的寒意。随即她笑了出来,那笑笑得和我一样的假,“郡主,外面冷,进屋吧!”

  她终于同意让我进去了,我计划的第一步成功了。但我心里没有因此松了口气,却更加沉重了,我不知道我走了进去,还能不能完好的走出来。

  但我别无选择,只能继续赌下去。

  我跟着花飞雯进了大殿,果然是贵妃的做派,里面富丽堂皇,奢华至极,满眼的流光溢彩,珠光宝气。

  花飞雯请我坐了,自己也坐了。花飞雯用一种戒备的神色看着我,我故意装作很友善的样子,脸色始终带着淡淡的笑,虽然我心里恨不得吃她的肉喝她的血。花飞雯看我这么友善,也不好跟我翻脸,也只能故作友好的陪着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