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87章 自己想办法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86 2016-12-10 20:35:02

  傍晚的时候,皇上来过昭阳宫一趟,来的时候脸色很难看,沉着脸一丝笑意都没有,看样子似乎十分的生气。

  我心虚起来,害怕他是来处罚我的,小心翼翼胆战心惊地伺候着,大气都不敢喘,一句话也不敢乱说。但他似乎没有发现我的异常,只是随便和我聊了几句闲话,匆匆地就离开了。

  对于白天我偷偷出宫的事,他半个字都没有提,好像他并不知道这件事一般。

  一开始我以为是小林子,没有禀告他,所以他不知道。后来一想,他若是不知道,为什么会这么生气,而且小林子本就是他特意安排在宫门的,怎么可能不将这件事禀告他?最大的可能是他知道,只是不想提。我知道这件事不是小事,我若是说出来肯定是自找麻烦,他没有提,我自然更不会提。

  我想,他不提也不问,说明他不想追究这件事,这对我来说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他如果真的要追究,恐怕早就下圣旨处罚我了,哪里还会跟我闲聊?

  在临走之前,他对我说了几句话,让我更加觉得他是知道的。至于他为什么对这件事一句话都没提,我想他可能是碍于太后的情面,不想公开这件事。

  临走之前,他问我,“你知道朕为什么,没有把你关在这个昭阳宫里吗?”

  我老实地回答,“我不知道!”

  他说:“是因为朕知道你喜欢自由自在,不喜欢被束缚。不希望你像只关在笼子的鸟儿一样,渐渐地失去了婉转的声音,失去了灿烂的笑容,失去了活泼的性格。朕希望你在这里是快乐的,希望你能够慢慢地喜欢上这里和……这里的人。”

  他最后留下了一句,“你要好好珍惜现在,不要再想着出宫了,朕不希望有一天,朕不得不把你关起来!”就走了,留下我站在原地发了好久的呆。

  第二天我一大早,就去找柔佳,让她再帮我想办法。不管我怎么求他,她只是跟我摇头,说自己没有办法了。

  我不死心,求了她好半天,她被我求的不耐烦了,最后才叹了口气,说道:“不是我不帮你,是真的帮不了你!你不知道,昨天你刚走没多久,皇兄就急匆匆地来了,替你说了许多好话,求母后原谅你,不要生你的气。他后来担心你在佛堂会受罚,就说要去佛堂看你。母后自然是极力的阻拦。母后的阻拦,让他怀疑起来,说什么都要去佛堂,为此他差一点没和母后吵起来。后来来了一个人回禀说,你被守卫拦了下来,你不知道,当时他的脸色有多难看,看他的样子,若果你真的出了宫,他一定会和母后的闹翻的。最后皇兄离开的时候,对母后说了一句话,口气很不好,就像在警告一样,他说,你的事,让母后以后不要管。”

  她看着我,面露讥讽,“皇兄,他以前对母后都是尊敬孝顺的。从来没见过他对母后这么不客气过。母后,说你就是个祸害,我还替你说话,现在看来,你真是个祸害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我听了,像是有人堵住了嘴一般,说不话来。我觉得自己很委屈,可是却无法跟柔佳解释清楚,因为连我自己都想不明白,皇上为什么要这样对我?

  本来我以为他是在利用我,利用我让一些人听话。

  可是这些天发生的事,让我越来越觉得,他不像在利用我。

  难道真如他所说的,他真的喜欢我?

  虽然我一直不敢让自己这么想,可是在不知不觉中,心里已经在悄然发生了变化。

  如果这样,那我更得离开了,我可以预见我的将来,我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,后宫的女人那个是心善的,到时候,我一定死的很难看。

  柔佳收去讥讽,叹了口气,又道:“他对你真的是不一样,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为了哪个嫔妃向母后求情过,更没见过他为了谁这样着急失态过。”她看着我,犹豫了一下,说道:“看来皇兄是真的很在乎你。你……你还是留下来吧?”

  听到柔佳也劝我留下来,让我心里更加孤独无援了。我拉着她,求道:“我不想留下来,真的不想。你是知道的,我是喜欢他的!你说要帮我们的!求你了,就再帮我们一次吧?”

  柔佳听了神色一怔。她转过头去,看向一边,躲得过我哀求的眼神,过了一会才慢慢地说道:“对不起,我不能帮你了,我希望他能幸福,但我更希望皇兄能幸福。你就忘了他,跟了皇兄吧。你回去吧,我不会帮你出宫了。”

  我听了大为刺耳,冷笑了一声,“既然公主如此为难,那我就不强人所难了。多谢公主曾经的帮助,小月不会忘记,小月拜别公主!”说完转身离开。

  柔佳公主站在那里目送我离开,目光中有些深深地矛盾和无奈,却没有对我的无礼而生气。我本来对她有些气恼的,现在立刻烟消云散。她能怎么办,那个人是他的皇兄,她为他说话,难道不应该吗?她为他着想,难道不应该吗?她帮我我该感激,她不帮我那是她的本分。我有什么资格怪她?

  我心灰意冷地回到昭阳宫,心情低落到了极点,一种无力感让我觉得累极了,只觉得像是被人抽去了筋骨一般,浑身没有力气,回到寝宫我就瘫倒在床上。

  虽然我躺在床上,但脑子还是转着的。

  我心里不只是失落,更多的是害怕。我不知道在这样的情况下,自己还能坚持多久,我只知道自己一直留在宫里,早晚有一天会沦陷的。

  不用早晚有一天,现在我的心里都有些变化了,我不再觉得他是在利用我,不再觉得他在欺骗我,甚至有时候觉得心里有些愧疚,觉得自己有些忘恩负义。

  难道这不是很危险吗?

  不行,我必须要出去,我不能留下来。

  可是经过我这次这么一闹,以后的守卫一定会更加的森严,而且也没有人会再帮我,我再想出宫的机会更渺茫了。而飞轮和洛王都远在他地,他们不可能来救我了。

  我该怎么出宫呢?

  没有人帮我,那我……就只能自己想办法了!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