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79章 你赢了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49 2016-12-02 20:55:20

  我一愣,不由得问了出来,“谁走了?去哪里了?”

  他说谁走了,是说洛王吗?那天一别我再也不知道他的踪迹了。

  他到底去了哪里?难道真的做了什么吗?

  我发愣间,看到皇上向我走了一步,立刻清醒过来,将手中的簪子攥的更紧了,睁大眼睛,喝道:“你别过来,你不要逼我!不要逼我!”

  听了我的话,他停在那里,没有再靠近我。他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,神色有些恼怒,又有些着急,却忍着没有发作。他像是对我的行为十分的恼火,恨不得立刻上来揍我一顿,却又害怕我真的自尽,又不得不忍着的一般。

  看到他没有过来,我心里有了底,他果然是不希望我死的。

  他看着我,神色恢复了平静,冷冷地对我道:“你不要再等他了,他不会来救你了。他早就离开了京城,现在应该到了齐地了吧?当时他走的时候,没有一点的不高兴,还托朕要好好的照顾你。你不要再傻了,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在乎你。你放下簪子,乖乖地听朕的话,朕不追究你的责任,你若是还冥顽不灵,朕可就……可就……真的不管你的死活了!”

  我心里激动起来,他说的是谁?是洛王还是飞轮?

  这些天我一直在打听他们的下落,却没有人敢告诉我,没想到这次他会主动的告诉我。我掩饰住自己心里的激动,努力让自己的平静下来,问道:“你说的是洛王吗?原来他去了齐地。”又装作是随便一问的样子,“那……那……玄飞轮……他……去哪里?”

  “玄飞轮?”他“哦”了一声,看着我直冷笑,道:“还有你从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。你可真是处处留情啊!可惜,他更不会来救你了……”

  我极力掩饰心中的激动,装作漫不经心地一问,“他去了哪里?”

  “他被朕派去镇守玉门关了。”

  “玉门关?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他不可能去的!”我不知道玉门关在哪里,但知道那里一定很远。我不相信他会在我生死未卜的时候,去那么远的地方。

  “不可能?”他笑了,“怎么会不可能?朕把柔佳指给他,他感恩戴德地就去了。”

  “什么?他……他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”我表面上努力装着平静,不敢过多的表现出来对飞轮的关心,我害怕我的关心会害了他。

  但心里却已经急做一团,恨不得立刻飞过去,找他问个清楚。

  他看着我,冷笑道:“朕知道他很喜欢你,为了你也做过一些让人很感动的事。但是他对你也不过是有一点喜欢而已。在柔佳面前,你败了。他放弃了你,选择了柔佳。所以他不会来救你了。你还是把自己的心留给朕吧!听话,把你手里的簪子放下来吧!”

  “不,我不放。你若是今天非要逼我,我就死在你面前。你不要逼我!”我冲着他大喊道。

  既然知道了飞轮的下落,我更不能放了。我不相信他会放弃我,我不相信他会骗我,他不是这样的人。他一定是没有办法,才不得不走的。我要去逃出宫去,我要找他去问个明白。

  皇上看着我笑了,十分自信地道:“朕敢打赌,你不会自杀!朕了解你,你不是那种会轻易寻死的人。”

  我被他拆穿了,急红了眼,大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现在把我逼到了绝境,你若是再逼我,我真的会自杀的。我说到做到,你不要逼我!不要逼我!”我紧紧地握着发簪,手心里全是汗。

  “你真的宁死,也不愿意跟朕吗?”他看着我,脸色阴沉,愤怒的神色又快要爆发了。

  我大声地不带一点犹豫地道:“是!”

  他暴怒了,大笑一声,“好!朕成全你!”说着向前走了一步,似乎真的决定要眼睁睁地看着我死了。

  我看着他真的不打算放过我了,心里绝望了,无助极了,握着簪子的手不住的发抖,“你别过来,再过来我就要动手。我若是死了,一定会有人会替我报仇的,你一定会后悔的!啊!”说着,我闭上眼,打算孤注一掷。我将簪子拿开一寸的距离,用力的向着自己的脖子刺去。

  有无数的画面,无数的人,在我的眼前不停的闪现,过去的种种,曾经的一切在我的脑海中不断的浮现。我的一生是何其的短暂,又何其的无奈,似乎是命运一直在推动着我向前,我努力的想改变,这种被别人操纵的命运,却最终还是无能无力。

  但愿,来生我能决定自己的命运。

  “住手!朕答应你!”在最后的关头,他终于出声了。

  他终究还是不愿意让我死的。

  我立刻停下手中的发簪,睁开了眼睛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心里扑腾扑腾跳个不停,但手中的发簪还是没有放下,我害怕他只是为了让我放下发簪,才会这么说。

  他看着我,喃喃地道:“你赢了!你赢了!”这个决定他似乎做的十分艰难,紧皱的眉头,样子十分的痛苦,“好,朕答应你,今天不会再动你了!你放下吧!”

  “我不放,除非你离开这里!”此刻,我不敢放下,如果放下,等待我的是我所不能承受的。

  “你……”他再次被我激怒了,但这次没有说什么,也没有做什么,只是站在那里恨恨地却又无可奈何地看着我。

  我知道他对我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了,如果换做其他人,早就被关冷宫,或者早就死了,如果是以前的小月子也恐怕早就被下令处死了。

  也许他说的对,一个高贵的身份,真的很管用。

  但这个身份,也会像一个枷锁一般,将你套牢了,从此你将不自由。

  他就那样站在那里看着我,没有说话,也没有离开。我握着发簪的的手已经酸麻不堪,就算那发簪那样轻,我也快握不住了。

  就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,他最后看了我一眼,转身离开了,至始至终都没有再说一句话。

  我像是从战场上侥幸活了下来一般,满身都是汗,像是虚脱了一般,瘫在床上。我就这样躺倒床上,感觉不动冷,也感觉不到疼。整个人混混噩噩的,仿佛刚从梦中惊醒一般,神情恍惚。

  锦瑟和瑶琴从外面走了进来,看到我的惨状,吓了一跳,“郡主,你……怎……怎么……了?”

  我看着她们,有气无力地道:“你们出去,不要吵我,我想静一静!”

  “郡主,我们服侍你睡下吧?”

  “出去!”

  她们看我的神色不好,不敢再说什么,轻轻给我盖上被子,两个人一步一回头的走了出去,目光里满是担忧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