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71章 送花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32 2016-11-24 20:28:07

  我看着哀哀痛哭的徐才人,有些于心不忍了。但想到锦瑟瑶琴身上的伤,将想要求情的话,又咽了回去。

  皇上看着徐才人,脸色异常严肃,眼睛里分明没有一丝的情意,“还有,以后不准再打人,安分的待着待乐轩里。否则朕知道了,定罚不饶!”

  徐才人面若死灰,嘴里不住的哀求,“皇上,奴婢知道错了,皇上您饶了奴婢吧。”

  皇上看了我一眼,又对徐才人道:“你记住了,是朕罚的你,朕罚你是因为你,身为才人,不知宽待下人,不知安分守己,无关其他人。”

  我听了一愣,他这是告诉徐才人,不要记恨我吗?

  徐才人忽然笑了起来,笑得很灿烂,她此刻头发凌乱,脸上红肿一片,却没有让她显得狼狈,反而有些楚楚可怜,她笑着说,声音温柔,“皇上,你还记得你当初见到奴婢的时候,你说的话吗?你说……”她的眼睛都是星星,似乎回忆到了当时的情形。

  我看着皇上,心里一时有些紧张,皇上如果念及旧情,再心疼她,那我是不是就要倒霉了?

  让我意外的时,皇上非但没有可怜她,脸色反而变得难看起来,神色的眸子闪过一丝怒色,喝道:“闭嘴!来人将她带回待乐轩!”

  两名侍卫把徐才人拉走了,莺儿紧跟了上去,徐才人一边笑着,一边说道:“皇上,你忘了吗?你当时那样看着我,你笑着对我说:你笑起来好美,朕喜欢你的笑……皇上,你都忘了吗?你忘了吗?”说着说着呜呜哭了起来,声音好凄凉,充满了哀怨。

  我听了忽然觉得好心酸。她大概想不到,当初那个对她那样温柔的人,才不过是几天的时间,就已经忘了自己。

  红颜未老恩先断,斜倚薰笼坐到明。宫里的女人大概,都像她一样吧,得宠时,春风得意,三千宠爱,失宠时,深锁孤院,无人问津。

  我抬头看向那个可以轻易决定后宫女子命运的人,心里像是堵了一个石头般,说不出的难受。

  皇上看了我一眼,神色一时有些慌乱,眼中似乎中有一丝后悔的神色一闪而过,但一瞬见,他的脸色又恢复了平静,显得有些无情。皇上转头向着徐才人的方向望了过去,他背在后面的手慢慢地握成了一个拳头,低声叹了口气。

  我看着皇上并非对她完全的漠视,心里有些奇怪,看起来皇上似乎对她并不是完全的无情,可是为什么要如此对她呢?

  同时心里好笑起来,我管他到底对她有没有真情呢。还是先管管你自己吧,你的处境难道比她好吗?

  直到徐才人的身影消失在玉梅园,皇上才回过头来看我,神色平静,没有任何情绪,“还有你,在御花园以上犯上,公然打人,虽然事出有因,却也不能不罚……”

  罚我?我心里有些紧张,他会罚我什么?

  禁足?

  不要啊,还是罚我出宫吧?

  皇上道:“来人把她带回昭阳宫,让她的主子严加管教。”

  “是!”

  我听了一愣,这罚的也太轻了吧,这不等于没罚吗?

  同时也有些失望,为什么不是把我赶出宫去呢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我悻悻地回到昭阳宫里,走到院子里一屁股坐在了摇椅上,心情异常沉重。

  那天我说了那么放肆的话,他没有罚我,今天我大闹了御花园,他还是没有罚我,反而重罚了一个只是打了下人的徐才人。

  我都如此过分了,他为什么没有罚我?

 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?

  是因为罚了我,有些人会不好控制了吗?所以,才容忍我到如此?

  还是……

  我忽然想到一种可能,我的心里更发沉了。

  锦瑟和瑶琴忽然双双跪在我的面前。

  我一惊,忙拉起她们来,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

  瑶琴眼睛红了,道:“郡主,您为了我和锦瑟跟徐娘子打了一架,奴婢很感动。可是奴婢,也好害怕,好害怕会连累了郡主。郡主,您以后千万不要为奴婢们出气了,奴婢们真的担不起郡主如此!”

  锦瑟也含泪道,“郡主,您才刚好了,万一有个好歹,我和瑶琴就是死也不够能赔罪啊!”

  我笑道:“你们太小心了。我的伤已经全好了。”我伸出拳头,比划了一下,笑道:“我以前可是练过的。虽然不怎么厉害,打她还是足够的。她想占我便宜,还不能够!你看我,虽然衣服破了,但一点都没吃亏的!”

  忽然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,“看来你的伤是全好了!都有力气打人了!”

  我看见来人,心里莫名的紧张,想也没想一溜烟跑到墙边,面对着墙站了。

  皇上在身后道:“你看见朕来了,跑什么!”

  我面对着墙行了一礼,诚恳地道:“拜见皇上。皇上误会了,我没有跑,我是在面壁思过!”

  “面壁思过!你确实该好好的面壁思过了。”

  我忙道:“皇上教训的是!”

  皇上哼了一声,不说话了。

  过了一会,他走到我的身边,道:“好了,不用面壁思过了。进去吧,外面冷,当心着了凉!”

  进去?

  我一想起那天他的样子,心里不由得紧张起来,立刻摇头,“小月一点都不觉得冷,还是不要进去了!”

  皇上道:“朕命令你,进屋!否则,朕就叫人把你拖进去了!”

  我没有办法了,只转过身来,行了个礼,极不情愿地道:“是,小月遵命!”

  皇上看了我一眼,没说什么,抬步向着配殿走去。小伍子捧着一个玉瓶,瓶里插着一枝梅花,对我笑了笑,跟上了皇上。

  我也对他笑了笑,跟在了他的后面。

  皇上走了几步,停住了脚步,回过头来,对我道:“你过来!”

  我只好快走两步,走到皇上身边,“皇上,有何吩咐!”

  他指了指小伍子手里的梅花,道:“你不是喜欢这枝梅花吗?为了它都和别人打起来了!朕特意给你带来了。”

  我的眼睛直了,愣愣地看着皇上,回不过神来。

  他居然特意把那枝梅花给我带来了!

  皇上道:“怎么?感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我确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,不过不是感动的,是惊吓。

  皇上对锦瑟道:“把花拿进去吧。”

  锦瑟喜气洋洋地接小伍子手里的花,“是!奴婢遵命!”

  我看着那枝红灿灿的梅花,心里哀叹,经历了这么一圈,没想到最终还是到了我的手里。既然他特意给送来了,我就收着吧,要不然真是不知好歹了。

  我忙谢恩,“小月,多谢皇上恩典!”

  皇上微微一笑,抬步走了,我只好跟了上去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