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70章 配合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58 2016-11-23 20:29:32

  徐才人看着我眼珠都快掉下来了。她大概想不到我居然如此胆大包天,敢说对皇上有意见。

  “有意见?”皇上听了也没有生气,只是看了我一眼,道:“你说!”

  我从容不迫地道:“满园子的花这么多,本来奴婢也不是真的想要这梅花,更不敢跟任何人抢。奴婢只是不服气!即便她是高贵的才人,我是卑贱的宫女,但她也不能随便抢别人的东西啊,更不能无缘无故的打人啊!”

  徐才人听了立刻还嘴道:“是你先对我不敬的,我才要打你。而且,我还没有打你,你倒先给了我一巴掌。”徐才人又冲着皇上哀哭,“皇上,你看奴婢的脸上!都是她打的!她不仅打了我一巴掌,还抓破了我的脸。皇上,这个宫女也忒嚣张了,不但以下犯上,而且在皇上面前诬赖我。皇上,此等奸佞小人,不罚不足以正后宫。请皇上做主啊!”

  我道:“才人,你这话说得就不对了。我何时对才人不敬了?我已经给才人解释过了,那花是我为我们郡主选的,是我先看上的,是才人非要跟我们郡主抢,抢了花还不算,还推我,推完了,还要掌我的嘴。我知道才人,素来喜欢打自己宫里的宫女太监们,动不动就将打得她们遍体鳞伤。但我不是才人宫里的,才人你说打就打,说骂就骂,你分明就是不把我们郡主放在眼里,你打我就是在打我们郡主,你骂我就是骂我们郡主,我们郡主待我们像亲人一样,我怎么能让她被别人欺负了。皇上,奴婢是气不过她打骂我们郡主,才不得不还手的。”

  徐才人听了气得不轻,脸色涨得通红,那神色就要跳起来骂我。但皇上在此,她不敢放肆,指着我道:“你这是强词夺理,你不过是一个宫女,也能和你们郡主比?皇上,我真的没骂郡主,她在胡说八道!”

  皇上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,又看向徐才人,脸色沉了下来,“她说的是真的?你经常打自己宫里的人?”

  我心里有些诧异,我说了那么多,他居然知道我话里的重点!

  我看着皇上那洞若观火的神色,心里忽然紧张起来,他既然知道,是不是也知道了,我是故意和徐才人打起来的?

  可是,他为什么不拆穿我,反而配合我一起演戏?

  徐才人听到皇上询问,才意识到我中间说了什么,本来怒气冲冲的脸色,吓得脸色惨白,连连摇头,“没有!我没有!是他们做事有些毛躁,我只是教训她们一下,并没有打她们!”

  “没有?”我道:“锦瑟和瑶琴才到昭阳宫的时候浑身都是伤。难道不是你打的吗?你说她们做错了什么,你下如此狠的手?”

  “我没有打……”徐才人惊慌起来,连说都结巴了,“是她们自己……自己不小心弄伤的。对,是她们自己不小心弄伤的,不是我打的。”

  “自己弄伤的!”我冷笑起来,“才人自己觉得自己的理由能让人相信吗?”我看向锦瑟和瑶琴,“锦瑟和瑶琴,你们让皇上看看你们身上的伤。放心吧,皇上一向赏罚分明,一定会为我们做主的!”

  锦瑟和瑶琴跪在皇上面前,撸开了袖子。

  虽然她们身上的伤,已经没有我刚看到的时候明显了,但还是能隐隐看到一些难看的疤痕。

  瑶琴哭道:“皇上,当初奴婢和锦瑟在待乐轩的时候,她动不动就打我们,待乐轩的宫女太监基本上都遭到过她的毒打。”

  锦瑟也哭道:“是啊,皇上,她心情一不好就拿我们出气。我们本是下人,受点委屈不要紧,可是今日,她居然骂我们郡主,骂完还不够,还打她。皇上,您一定要替我们郡主做主啊。”

  徐才人指着锦瑟和瑶琴,骂道:“你们血口喷人……血口喷人……我没有骂郡主……”

  我心里冷哼,你还敢说没骂没打!

  皇上不动声色地看着我们,目光深沉,嘴角微微勾着,实在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。

  我想可能是我的理由不够充分,皇上不相信我。毕竟锦瑟和瑶琴现在在我的宫里,她们的话不具有说服力。我的眼睛扫过,徐才人身后的莺儿。

  我看向莺儿,道:“莺儿,你出来,你告诉皇上徐才人有没有打过你?”

  莺儿缩在徐才人身后只打哆嗦,说不出话来,更不敢出来。

  皇上也看向莺儿,道:“你过来,你告诉朕,她到底有没有打你们?”

  莺儿扑腾一下跪在地上,连连磕头,“回……回……皇……皇上,我们才人……才人……才人……”嘴里哆嗦着说不出话来。

  我看她胆战心惊样子,知道她是不敢说的。我走到她身边去,强行拉开她的胳膊上的袖子,果然看到满胳膊的淤青和伤痕。

  皇上看了一眼莺儿胳膊上的伤,脸色一沉,看着徐才人,“你还有什么话说?”

  “我……”徐才人知道自己再否认也没有用了,抱着皇上的腿,痛哭流涕,“皇上,奴婢知错了,再也不敢了。奴婢,只是害怕自己若是脾气太好了,她们会以为我好欺负,会看不起我,会欺负我,所以才会如此的。皇上,奴婢真的知道错了,请您不要责罚奴婢!”徐才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,哭得好不伤心。

  皇上皱着眉,眼中有些不耐烦,对身边的人,“把她拉开!”

  立刻上来两个侍卫,把嚎哭不已的徐才人拉开了。

  皇上道:“你作为才人,不知宽厚待人,随意殴打下人,更在御花园和宫女大打出手,有失体统,即日起降为娘子,禁足三个月。”

  徐才人听了惨叫一声,差点晕过去,趴在地上连连磕头,“皇上,奴婢知错了,你就饶了奴婢吧!奴婢再也不敢了!再也不敢了!”

  我心里吃惊,这罚的也太重了吧!我只是希望能给她个教训,让她不要再欺负可怜的宫女太监了,却没有想到皇上不但降了她的位分,还罚她禁足三个月。这对于一个本来就失宠的嫔妃来说,等于是关了冷宫了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