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68章 不是争梅是争气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71 2016-11-21 20:38:19

  虽然嘲讽了花飞雯一顿,但我的心情却没有因此变好。我只恨自己没有能力,为娘报仇。

  一时,我们都没有话说,我也没有兴致继续赏梅了,正打算要离开玉梅园回去,就看见从石门进来一个女子,她披着一件红色的斗篷,梳着一个俏皮的发髻,长相颇为俊俏,虽然不是那种惊心动魄的美,却也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她看到满园子盛开了的梅花,露出了惊叹的表情,梨涡浅笑,“好美啊!”

  说完快步走了进来,步履轻盈。她身后跟着一个战战兢兢的宫女。

  我看着她,觉得有些眼熟,却想不起是在哪里见过,于是问道:“她是谁啊?”

  瑶琴抬头一看,冷哼一声,“她就是徐才人!”

  “哦!她就是徐才人呀!”若不是瑶琴说,还真的看不出,她居然是那样的人。

 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!

  我本来想要走的,看到了这个徐才人,却不想走了,对锦瑟和瑶琴,“咱们会会这么徐才人!”

  锦瑟和瑶琴,问道:“郡主,你想怎么样?”

  我笑了笑,“等着看吧!”其实我也没想到要怎么样,就是气愤她的行为,想要给她一个教训。

  片刻,那徐才人就来到离我们不远的地方,她一抬头看到了我们,脸色立刻变了,露出了鄙视的目光,嘴里哼了一声。

  锦瑟和瑶琴脸上虽然极不情愿,还是恭敬地给她行了礼,“拜见,才人!”

  徐才人冷哼一声,“呦,我可担不起,还是去伺候你们那身份高贵的主子去吧!”说完扬着头装模做样的走开了。

  瑶琴指着她,一脸气愤,“你看她那目中无人的样子。”

  我拍拍她的肩,道:“别生气了,我一会帮你们出气!”

  瑶琴虽是脸上一喜,却拉着我摇头道,“算了,郡主,我们受点委屈没什么。不能让郡主因为我们落了不好的名声!”

  锦瑟也道:“是啊,郡主,我们不过是小小的宫女,受点委屈没什么的。郡主,你才刚好,咱们出来好半天了,还是回去吧?”

  我对她们眨眨眼,道:“没关系的,反正我闲的也无聊嘛!你们就当让我散散心了。”

  徐才人在玉梅园穿梭而行,走走停停,一会儿看看这枝梅花,一会儿又看看那枝梅花。她忽然看到了什么,快步向着我们这边走来,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,指了指一棵梅树上的一枝梅花,拍手道:“这枝好漂亮,就是这枝了。莺儿,给我折下来。”

  好嘛,她居然也看上这枝了。

  那个叫莺儿的小宫女,立刻答应着,“是,才人!”说着走了过来,就要去折那枝梅花。

  我大喝一声,“住手!”

  徐才人和莺儿被我忽然而发的声音吓了一惊,一起看向我。

  徐才人看到是我们,本来惊诧的脸色,立刻变得高傲起来,指着我喝道:“你是哪里来的宫女,吵嚷什么?好大的胆子!惊到了本才人,你担得起吗?”

  锦瑟和瑶琴正要开口说话,我拦着她们,道:“启禀才人,我乃是昭阳宫的宫女……嗯……横笛!”

  “昭阳宫?”徐才人打量了我一眼,又看了锦瑟和瑶琴一眼,撇嘴哼了一声,“不过就是一个宫女,你嚣张什么!”声音明显比刚才低了一些。

  我无辜地道:“才人,这话怎么说,我没有嚣张啊。我们郡主听说玉梅园的梅花开了,让我来选一枝梅花给她带回去。我一进来就看上你看上的那一枝了,但想着是不是还有更好的,就没有折,谁曾想才人会看上。才人,这枝梅花你不能带走,我要带回去给我郡主,实在不好意思了!”

  她身边的宫女莺儿拉着她,小声地道:“才人,咱们还是让给她吧,昭阳宫咱们惹不起!”

  本来徐才人神色还有些犹豫,但听到莺儿的这句话,脸色一寒,怒道:“昭阳宫有什么了不起。别说她只是一个贱婢了,就是她们主子来了,我也不放在眼里。莺儿,别管她,你把这枝梅花给我折下来。”

  我看着她发怒了,心里兴奋起来,好了,这下有的热闹了!

  我立刻走过去,拦在她们身前,“这是我先看上的,你不能折!”说完故意神气地看着徐才人,想激怒徐才人。

  莺儿愣在那里,看了看我又看了看徐才人,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徐才人杏目圆睁,喝道:“莺儿!快点!给我折下来!”

  莺儿试探地向前走了几步,我伸开双臂拦着她,“你不能折!这枝梅花是我先看上的!”

  莺儿似乎不敢得罪我,没有硬闯过去,回头看了一眼徐才人,看到徐才人的满脸的怒色,又不敢退回去,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。

  徐才人怒色冲冲走了过来,一把将莺儿从我面前推开,“没用的东西,滚开!你不折,我折!我还不信了,我还比不过昭阳宫的一个宫女!”

  说完推了我一把,高昂着头从我身边走过,走到那棵树下,伸手就去折那枝梅花,还边说着:“什么阿猫阿狗都敢欺负我,我要不争口气,不让你们看看我的厉害,还真以为我好欺负呢!”

  我紧走两步走到她身边,用力去推她,喊道:“你不准折!你不准折!”徐才人似乎没料到我会推她,身体一个站立不稳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,坐在地上睁着两个大眼睛看着我,惊讶的神色,很快就变成了恼羞成怒。

  锦瑟瑶琴和远处的侍卫不知是乐于看热闹,还是吓呆了,都站在那里傻傻地看着我,没有人上前拉她,只有她的宫女莺儿赶紧走了过去,要去扶她起来。

  “滚开!”徐才人推开莺儿,自己爬了起来,指着我暴跳如雷,“你一个下贱的宫女竟然敢推我。反了,反了!莺儿,给我掌嘴!”

  我抬头挑衅地道:“是你先推我的!”

  徐才人怒道:“我推你怎么了!你是什么东西,也敢推我?莺儿,掌嘴!听到没有!”

  莺儿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,神色有些犹豫。

  我对她怒目而视,冷笑道:“你打个试试!”

  锦瑟和瑶琴走到我身边,冲着莺儿喝道:“莺儿,你敢!你忘了她是怎么欺负我们的!”

  莺儿被我们的气势吓到了,站在哪里根本不敢走过来,更别提要打我了。

  “你个没用的东西。连个宫女你都不敢打!你不打,我来……”徐才人说完冲到我的面前,抬手就要扇我一巴掌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