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65章 遇见淑妃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91 2016-11-18 20:30:09

  “是吗?”我心道,我都跟他要皇后了,他脸色能好看吗?估计他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么胆大包天的人,没把我打入冷宫就不错了。不过,这里也比冷宫强不了多少。

  锦瑟道:“郡主,你是不是该去看看皇上?去跟皇上道个不是,皇上那么喜欢郡主,一定会原谅的郡主的。”

  “看他?我才不去呢!”我心里冷哼,我躲他还来不及呢!

  锦瑟道:“郡主,你别闹脾气了,他到底是皇上。你还是去跟他道个歉吧!”

  你们知道什么呀,真把我当成争宠的妃子了。我心里有些烦了,不想跟她们聊这个问题了,于是指了指,门口的那几个,站在那里跟木头一般的侍卫,道:“别说我不想去了。我就是想去,你看外面,我出的去吗?”

  锦瑟看了看他们,笑道:“郡主,那些人是皇上派来保护你的。皇上说不让任何人进来,但郡主是可以出去的。”

  “什么!”我听了激动地从摇椅上站了起来,“你说我能出去?你们怎么不早说啊!”若是我早知道能出去,我还坐在这里干什么?

  锦瑟和瑶琴看我如此激动,都有些莫名其妙,“郡主您也没问啊!”

  我看着她们满怀希冀地问道:“那我能不能出宫啊?”

  锦瑟摇头,“出宫不行!只要不出宫,郡主哪里都可以去。郡主可以去御花园逛逛!或者去看望皇上!”

  “不能出去啊!”我蔫了,我说他不会这么好心的。不过,就算不能出宫,能出去逛逛也是好了,这两天真是闷死了。

  既然知道能出去,我再也在这个奢华无比却又无聊透顶的宫殿待不住了,拉着锦瑟和瑶琴,“锦瑟瑶琴,我进去换衣服,咱们出去逛逛!”

  她们忙问,“郡主,想去哪里?”

  “随便逛逛。”

  我进了内殿问锦瑟要了一身宫女的衣服。

  锦瑟一边帮我换衣服,一边奇怪地问道:“郡主,您穿宫女的衣服干什么?”

  我一边穿了,一边道:“出去玩嘛,这样才能自由随便嘛。”这样遇到了皇上的嫔妃们,我把头一低,她们也不知道我是谁,就不用和她们打招呼了。

  她们两个看着我,还是有些不明所以。

  “我换好了,咱们走吧!”我说完不等她们回过神来,自顾自走了出去。

  她们赶紧追上上来,“郡主,等等我们!”

  我走在宫中的迂回曲折的路上,呼吸着掺着丝丝凉意的空气,心情也舒畅了许多。

  可是谁能告诉我,跟在我后面亦步亦趋的那一排整齐的侍卫是怎么回事?

  我停下了脚步,走进他们,问道:“你们跟着我干什么?”

  那几个人不苟言笑,齐刷刷地道:“奉皇上之命,保护郡主!”

  我心里发堵,这是保护我,还是怕我跑了?

  我没有办法,只好道,“跟着就跟着吧,不过我有个条件,就是你们不能靠的太近,要和我保持在三丈以外的距离。”

  “这……”

  “什么这——那——的,就这么说定了。”我不容他们分说,拉着锦瑟和瑶琴跑开了。他们果然没有立刻跟上来,直到我们离开了三丈开外,才跟了上来。

  边走我边问锦瑟和瑶琴,“我好久没有来宫中了,如今宫里哪里有好玩的?”

  锦瑟奇怪地看我,“郡主,您真的不去看望皇上?”

  烦死了,又说这个!我拉下脸来,“不去,不去!就是不去!好了,别说了,快告诉我去哪里好玩?”

  瑶琴露出向往的神色,“郡主,要不咱去玉梅园吧,听说那里的梅花开了,漂亮极了!”

  “看花?”我心里提不起兴趣来。

  又想了想反正也没有别的地方好去,也只能去御花园逛逛了,于是道:“好,咱们走!”

  今天的天气不错,暖暖的阳光照耀着大地,给万物披上了一层金色的光芒,虽然偶尔会有一阵凉风刮过,却让人感觉不到寒冷。

  走在去玉梅园的路上,偶尔能遇到出来闲逛的嫔妃,我和锦瑟和瑶琴就先站到一旁,让她们过去,我不想跟她们说话,更不想跟她们起冲突。

  我们走着走着,忽然看见前面走来一个端庄秀丽,袅娜娉婷的身影。

  我一看到淑妃来了,赶紧拉着锦瑟和瑶琴躲到了一个草木丛的后面。我做小月子的时候,跟她闹得很不愉快,现在她说不定把我当做她的敌人了,我还是不要让她看见我的好。

  锦瑟和瑶琴奇怪地看我,“郡主,你躲在这里做什么?”三丈外的那几名侍卫也莫名其妙地看着我,但也只是站在那里发愣,没有过来询问。

  我指了指远远而来的淑妃,道:“我不想让她看到我,我不想理她,也不想跟她说话。你们两个安静点,别让她发现我们。”

  锦瑟和瑶琴虽然奇怪,却也不敢再说话了。

  淑妃一行人渐行渐近,很快就从我们身边过去了。我松了一口气,探出头来看去。

  淑妃后面的一个小宫女,正好扭过头来向着我所在的方向看了过来,和我四目相对。我无奈,只好冲她笑了笑。

  “啊!”那个小宫女被我吓坏了,尖叫了一声。

  “你喊什么?”淑妃听到声音立刻回过头来,指着那个宫女手里端着的食案,紧张地道,“你小心点,别打了!”

  那个小宫女被惊了一下,有些站立不稳,她手里端的食案摇晃了一下,食案上放着的一个素花瓷盅,从食案上滑了下去,“啪”瓷盅重重的摔在地上摔碎了,里面的汤汁撒了一地。

  我心里无奈,我怎么这么倒霉?我不找事,事为什么总来找我?

  那小宫女吓得的跪在连连磕头,“奴婢该死!奴婢该死!”

  淑妃看着那一地的汤汁,脸色变得十分难看,露出了心疼不已的神色。

  淑妃身边的一个叫彩笺贴身侍女,指着那个小宫女呵斥道: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?这可是娘娘用了两个时辰特意给皇上熬的汤,你居然打了!来人,将这个小宫女拖出去,杖打二十。”

  那小宫女不住地磕头请罪,“娘娘饶命!娘娘饶命!是奴婢看到有人躲在花丛的后面,被吓了一惊,所以才失手了,请娘娘饶命!娘娘饶命啊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