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60章 君恩如水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329 2016-11-13 20:59:06

  锦瑟笑着摇头,“没有了!只有郡主住在这里。”

  “没……没有了……”我心里发愣,不敢相信地看着锦瑟和瑶琴,“那他都是在哪里休息的?”

  “这些天陛下担心郡主,都是在外面的榻上休息的。只有昨天是在主殿休息的。”

  “哦!这样啊!”我松了一口气。

  我忽然想到什么了,心里又紧张起来,我忐忑不安地看着锦瑟和瑶琴,“那……前天晚上,他是在哪里就寝的?”

  锦瑟和瑶琴听了看着我抿嘴笑了。

  锦瑟笑道:“也在郡主这里啊。”

  我看着锦瑟和瑶琴那意味深长的笑容,心里感觉很不好,指了指这间屋子,“在……这里……还是……外面……”

  “在这里。”

  “什么!”我的眼直了,心凉了,说话也变得困难起来,“他……那天……是……什么……时候……离开的?”

  “皇上第二天上早朝才离开。”锦瑟笑道:“皇上对郡主可是真的很在意呢。郡主昏迷的时候陛下一直都守在这里的,直到御医说郡主脱离了危险,陛下才离开的。这些天,陛下不管多忙都会抽时间来看郡主呢。”

  我的脸一下子变得煞白,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前变得模糊一片,整个人像是被人扔进了冰水里一般,从头凉到脚,胸口的伤口像是被撕裂了一般,痛的连说话都费力了,“你们胡说……你们胡说八道……不可能……不可能……”

  锦瑟和瑶琴看到我的神色突然变的不太正常,都害怕起来,走到我的床边,焦急地问道:“郡主,你怎么了?”

  “郡主,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?是不是伤口又疼了?”

  “不可能!不可能……”我还是不愿意相信这个事情,嘴里不停地说着。

  锦瑟看我这样吓坏了,对瑶琴道:“瑶琴,快!你快叫人去请御医,快去!快去!”

  “郡主,您怎么了?别吓奴婢啊!郡主,我扶您躺下!”锦瑟小心翼翼扶我躺下了。

  过了一会,御医来了,看我的样子都吓了一跳,以为我的伤又加重了,手忙脚乱的帮我医治。我心里既难过又气愤,不想解释什么,也不想和他们说话,故意闭着眼睛,任他们他们忙活。

  他们忙了半天,确定我没有什么大碍,才退下了。

  锦瑟和瑶琴以为我睡着了,不敢弄出动静,在床前安静的守着。

  我躺在床上,胸口像是有一团无名的烈火在燃烧,烧得我很想大喊一声,发泄自己的愤慨。

  他怎么可以这样做!怎么可以这样坏我的清白!怎么可以这样残忍的对我!实在是太过分了!

  我心里虽然愤怒,但脑子还是清醒的。我想起了洛王之前给我说过的话,忽然之间就明白,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了,心里由愤怒转为悲哀。

  他这是开始要对付洛王了吧?

  我终于明白,他昨天为什么会那么反常了。

  他就是在做给外人看,就是做给洛王看的。

  可能还有要拉拢孟少卿吧?

  洛王说他担心我会成为下一个丽妃,没想到真的让他说对了。我终于明白丽妃为什么要杀我了,她以为她失了宠是我的缘故,却不知,我和她一样,都是被利用的,都是一样可怜的人啊。

  真是可笑又可悲,可叹又可恨啊!

  飞轮,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所以才不知所踪了吗?就算是这样,你也要当着我的面说出来,也不要这样一走了之,也不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。如果你真的就这样走了,也许这辈子我们就真的有缘无份了。

  无声的泪,从眼角滑落,胸口钝钝地疼,我已分不清,是心痛,还是伤痛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我闭着眼睛,整个人在一种半睡半醒的状态,心里被悲哀笼罩了,被愤怒塞满了,脑子里浑浑噩噩,似乎在不停地想着什么事情,却又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。

  这时,门外远远地传来一阵脚步声,将我从朦胧中拉回。我猛地睁开了眼睛,发现自己眼前一片漆黑。

  天又黑了。

  无情的黑夜,一次又一次的到来,带走了阳光和温暖,带来了黑暗和寒冷。被命运伤害的遍体鳞伤的人,该如何在这无情的黑夜里生存呢?

  我听着外面的脚步声,恍惚的神情慢慢的清醒过来,心里的悲哀和身上的伤痛也慢慢的回来了。

  “什么人在那里,出来!”有人大声呵斥道。接着响起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,好像是侍卫拔出了兵器的声音。

  这个声音将我拉回现实。我望向窗外,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,心里燃起了希望。

  有人来啦,是谁来了?

  是飞轮吗?

  不,这里这么危险,他来了一定会出事的。

  千万不要是他!

  一定不要是他!

  一个惊慌的声音从外面远远地传来,“皇上,是奴婢!你不记得奴婢了吗?”

  听到不是飞轮,我放下心来。

  听声音似乎是上午的那个徐才人。

  她刚刚说,拜见皇上,皇上也来了吗?

  他只是路过这里?还是本来要进来的?千万不要进来,我真怕自己见了他,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,再做出什么事来。

  想到这里,我心里又是一阵悲愤。

  接着响起起皇上的声音,“你是……”

  我心里冷笑,看样子不认识了,真是贵人多忘事,君恩如水啊!

  丁福道:“陛下,她是待乐轩的徐才人!”

  “待乐轩?”皇上顿了一下,才淡淡地道,“哦!原来是她啊!”

  停了一会,皇上又说道,“你不在待乐轩待着,到这里干什么?”语气似乎有些不悦。

  徐才人娇声娇气地道:“奴婢好久没有见到皇上了,十分想念皇上。”

  听着她娇滴滴的声音我心里一阵反感,在皇上面前一副可怜的样子,在背地里却那样对待自己宫里的人。

  虽然我不喜这个徐才人,但希望她能把皇上拉走。

  皇上道:“哦!行了,你回去吧。还有,以后不要再到这里来了。”

  徐才人委屈地道:“陛下,您好久没有到待乐轩看奴婢跳舞了,奴婢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宫里练呢,最近奴婢新学了……”

  皇上不等徐才人说完,不耐烦地道:“丁福,派人送她回去。”

  丁福道:“才人,您还是回去吧。奴才记得,您才刚刚解禁啊。”

  徐才人似乎还是不肯离开,不住哭喊道:“陛下,您忘了奴婢了吗……陛下,您不是说最喜欢奴婢笑的样子吗……陛下,您不是说最喜欢奴婢……”她声音渐渐的远去,消失在无尽的夜色中,也消失在我的耳朵里。

  我心里一阵厌恶和反感,不过这次不是对徐才人的,而是对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的,你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就对她那么好,不喜欢的时候,就把这个人忘掉了,你可知道,你一时候的兴致,会毁了一个女孩的一生的幸福。

  外面又安静下来,只剩下了脚步声还在响着。

  脚步声越来越近,似乎进了院子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