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59章 这里就是昭阳宫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65 2016-11-12 20:39:16

  我看瑶琴哭了,心里莫名其妙,“怎么了?瑶琴你哭什么?”

  瑶琴红着眼,抽抽涕涕地道:“瑶琴在宫里这么长时间,从来都是被人呼来喝去的,还从来没有人像郡主这样对瑶琴这样好过。我瑶琴以后死心塌地跟着郡主了。”

  锦瑟也跟着道:“锦瑟也愿意死心塌地跟着郡主。”

  我心里一愣,她们到底受了什么样的委屈,我只不过说了几句好话,就说要跟着我了。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?防人之心不可无,她们是皇上的人,对于她们我还是不能太大意了。

  我笑道:“好了,别哭了,再哭别人还以为是我太严厉了,把你们吓哭了,多不好啊!你们快起来吧!”

  锦瑟拉了瑶琴,“瑶琴,快别哭了。咱们能有郡主如此好的主子,是咱们几世修来的福气,应该高兴才是,怎么还哭呢?”

  瑶琴止住了哭声,道:“郡主恕罪,奴婢是因为郡主对瑶琴太好了,瑶琴心里感动,才忍不住哭的。”

  我笑道:“别把我说的这么好,我怪不好意思的。好了,这回你们是不是能告诉我了?那个徐才人是不是欺负你们了?”

  瑶琴听了眼圈又红了,道:“郡主走后不久,皇上就让我们去服侍她了。一开始,她得宠,还好些,虽然有些趾高气扬,对我们呼来喝去的,但还不至于打骂。后来她作死,居然去招惹贵妃娘娘,被贵妃娘娘罚禁足一个月。她失了宠无处发泄,就冲着我们发脾气,动辄就打骂我们。郡主你看……”瑶琴伸出胳膊,撸开袖子,“这都是她打的!”

  瑶琴胳膊青一块紫一块的,胳膊上大大小小的淤青不计其数,右臂上甚至还有一处烫伤,难看的伤痕让人触目惊心。

  锦瑟撸开袖子,也和瑶琴一样惨不忍睹。

  我大怒,“她下手怎么这么狠?皇上也不管她吗?”

  瑶琴道:“她在皇上面前,都是一副温柔可怜的样子,皇上哪里知道,她背地做这样的事?”

  “你们怎么不禀告皇上?”

  “皇上哪里会管这样的小事?我们只不过是小小的宫女,皇上怎么会管我们。”

  我本来不想得罪这个徐才人的,但此刻看到锦瑟和瑶琴身上的伤,实在太气愤了。冤有头债有主,既然是她花飞雯禁你的足,就该去找花飞雯,干什么欺负这些可怜的宫女。

  我怒不可赦,“你们放心,等我伤好了,我帮你们出气。”

  锦瑟忙道:“郡主,您不用帮我们出气了。我们能重新回到郡主身边,对我们来说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。”

  瑶琴也道:“郡主不用给我们出气了,她也得到教训了。”

  “得到教训了?”

  “那些天她仗着自己得了宠,不知道天高地厚,竟然不把贵妃娘娘放在眼里,贵妃娘娘是她能惹的吗,贵妃娘娘一怒之下罚她禁足一个月。”

  “贵妃娘娘?”想到花飞雯,我从心里涌起一股恨意,花飞雯,你害我也就算了,你还害了我娘,咱们的仇不共戴天。既然我回到了宫里,那咱们就等着瞧。

  我将自己的恨意掩饰过去,又问道:“花飞雯把皇上的新宠禁足了,皇上就没有说什么吗?”

  瑶琴冷笑,“她以为皇上会去救她,整天眼巴巴的在宫门口等啊等,却没想到皇上非但没有解了她的禁足,还称赞贵妃娘娘罚的对。她等不来皇上,就拿我们撒气。”

  哦,皇上居然没有对花飞雯怎么样?真是这个徐才人太该罚,还是皇上对花飞雯的太信任?

  我问道:“那皇上最近有没有去看她?”

  瑶琴道:“没有,自从她禁足之后,皇上就再也没有去过她那里。这不她刚解了禁足,就不安分了,居然找到郡主这里了。她八成是听说皇上最近经常来看郡主了,想借此来接近皇上。”

  “哦!”我还以为他对这个徐才人是动了真情呢,原来也不过是一时兴起。看来洛洛说的没错,他就是个薄情寡义的人。不过,这个徐才人也是自找的,得了宠也不知道安分守己,失了宠也是活该。

  我又问道:“除了徐才人,还有新进宫的妃子吗?”我得问问,免得到时候见了不认识,再得罪了,有一个花飞雯就够我费脑子的,可别再招了新的敌人,如果有聪明的,还能拉拢拉拢,一起对付花飞雯。

  锦瑟回道:“还有一位聂淑仪,一位陈淑媛。”

  还真有,皇上这段时间可真是没闲着啊。

  我问道:“她们是什么身份?”

  锦瑟道:“聂淑仪是御林军统领的聂威的女儿。陈淑媛是大将陈凯捷的妹妹。”

  “哦!”我明白了,这两位才是不能得罪的,才是该拉拢的。至于那个徐才人还是算了吧,这么没脑子的人,还是少和她打交道的好。

  我又问道:“哦,那皇上最近在那个宫歇息。是聂淑仪宫里?还是陈淑媛宫里?”这个要问清楚,哪个得宠,我就跟她搞好关系,这样才能斗垮花飞雯。

  锦瑟和瑶琴看着我直笑。笑得我浑身起鸡皮疙瘩,心里很不自在。

  锦瑟笑道:“皇上最近都是在昭阳宫就寝。”

  “昭阳宫?”我见她们看着我直笑,有些莫名其妙,“是哪位娘娘住在昭阳宫?是聂淑仪还是陈淑媛?”

  锦瑟和瑶琴本来还轻轻笑着,听我这样问都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,就像是我问了一个十分可笑的问题一般。

  我奇怪地看着她们,“你们笑什么?”

  锦瑟笑着说:“郡主,您现在住的地方,就是昭阳宫的配殿啊。”

  “啊?”我心蓦地一跳,紧张起来,“这里就是昭阳宫的配殿!那主殿是谁住啊?”我记得皇上昨天说要去主殿的。

  锦瑟笑道:“主殿!主殿哪里有嫔妃敢住?这里可是皇上以前住过的地方!”

  “啊!”我惊得张大了嘴巴,说话都结巴起来,“你说……皇上……最近都在昭阳宫?”

  “是啊!”

  “在主殿?”

  锦瑟抿嘴笑道:“有时候在主殿,有时候在配殿。”

  我心里越来越不安,“哪个配殿?这里除了我,还有别人住吗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