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58章 多了一个才人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37 2016-11-11 21:07:50

  皇上走到外面,吩咐锦瑟瑶琴,“你们两个进去吧,一定要尽心照顾,不得有任何闪失。”

  “是,奴婢们遵命!”

  皇上又叫了丁福,“丁福,起驾!”

  “陛下,去哪里?”

  皇上过了一会道:“去主殿吧。”

  “陛下,您都好几日未好好安寝了。郡主也醒了,御医说并无大碍了,皇上可以放心了,您是不是……”

  “丁福,你话太多了!”

  “老奴知道不该这些话,但老奴看到皇上,白日为了国事操劳,如此辛苦,夜里也不能安眠,老奴看着心疼。老奴恳请皇上爱惜自己的身体,不要太劳累了。”

  皇上沉默了一会道:“朕知道你是关心朕,但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说了。”

  “是!老奴不敢了!”

  听到皇上真的走了,我的心才放了下来。还好,他走了,若是坚持要留下来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。

  我躺在床上心里好久都平静不下来。对于刚才的尴尬,心里还是有些回不过味来。

  这皇上到底是怎么了,怎么好像忽然之间变了一个人似的?

  他到底想干什么?是真的累了吗?可是我怎么觉得好像不是这么简单呢?

  我看看自己躺着这张大床,确实很舒服,也确实很大。可是这床真有让人很快就睡熟的魔力吗?

  如果真那么神奇,那为什么我还这么精神呢?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虽然昨天晚上睡的很晚,但早晨却早早的醒了。在御医们精心医治下,我的伤已经好了许多,也痛的没有那么厉害了,但还是无法下床。

  我喝了药,吃了早饭,躺在床上实在无聊,就把锦瑟和瑶琴叫过来闲聊。

  我有的没的和她们两个聊着,中间夹杂着问问自己想知道的问题。她们两个像是被特意交代过了一般,我一问到重要的问题,她们要不说不知道,要不岔开话题,说了半天,我依然不知道我最关心的事!

  虽然如此,我还是知道了一些后宫的情况,知道丽妃真的被花飞雪带走了,知道花飞雯还是贵妃。

  我们正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,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说话,是个男声,“才人止步,这里您不能进去!”

  接着一个清脆略带张扬的女声回道:“我就是想去看望一下郡主。”

  我听着来人的声音非常陌生,心里奇怪,是谁要来看我?在宫里我没有什么朋友啊?

  那男声又道:“皇上交代,任何人都不准进去。请才人恕罪!”

  任何人不准进去?我心里叹息,看来,皇上又把我囚禁了,我什么时候才能获得自由啊。

  另一个女声小声的劝道:“才人,咱们还是回去吧?这位长乐郡主,咱们惹不起。”

  那个清脆的女声听了,冷哼道:“什么郡主,不过就是个冒牌货!有什么了不起!不让进算了,我还不稀罕进呢!”

  呦,这个人是谁啊?似乎看不起我啊,有点意思。

  我不禁好奇起来,于是问道:“外面是谁啊?”

  瑶琴走到窗口看了一下,看到来人,满脸的轻蔑和厌恶,冷哼道:“是待乐轩的徐才人!”

  “待乐轩?徐才人?”我惊讶,“宫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才人?我怎么不知道?”

  锦瑟看了瑶琴一眼,瑶琴低下了头不说话了。

  我看她们的神色,似乎不想告诉我,忙道:“咱们就是闲聊嘛,你们不用这么小心的。你们就当是给我提个醒,万一我一不小心招惹了皇上的哪位宠妃,皇上再怪罪下来,我吃了罪你们也会受牵连不是。”

  锦瑟笑道:“郡主说得哪里话,如今在宫里,谁还敢得罪郡主?既然郡主要问,那奴婢就如实禀告郡主。这个徐才人是郡主上次离开之后,皇上才封的,所以郡主不知道。”

  “哦?这样啊!”

  难怪我不知道!

  我心里暗忖,飞轮不知道去哪里了,我又受了伤,一时半会也出不去,恐怕还得在宫里待上一段时间,还是问清后宫的情况比较好,万一一不小心得罪了皇上新宠不好!我在宫里本来就有一个死对头花飞雯,再跟别人结了怨,在宫里就更危险了。

  想到这里,我问道:“她很得皇上的心吗?”

  锦瑟笑道,“没有!郡主别多心!皇上也就是刚开始的时候,宠幸了她几日,后来皇上就没有去过了。”

  嗯?既然皇上不宠她,为什么要纳她进后宫?不会又是为了制衡或者拉拢某人吧?那我要好好问问了。

  我装作不经意地问道:“哦,那她是什么身份啊?”

  低着头的瑶琴忽然抬起头来,满脸都是憎恶,“哼,就是个一个卑贱的宫女,以为皇上一连去了她宫里三天,就以为自己得了宠,开始目中无人,嚣张跋扈起来。也不看看自己的身份!”

  “嗯,是吗?”我心里暗暗惊奇。

  我在宫里的时候,皇上很少进后宫,就是去了也很少会一连几日都在一个妃子宫里,这样的事就连丽妃在的时候都没有过。却没有想到,他竟然会去一个宫女那里三天,一个宫女,没有什么可安抚利用的,可见他对这个宫女是真的动了情了。

  也难怪这个宫女敢这样的嚣张!看来,这个人我还是不能得罪了啊!

  我听到瑶琴口气中似乎有些不满,因问道:“瑶琴,你似乎对她很不满。她欺负过你们吗?”

  锦瑟瞪了一眼瑶琴,“瑶琴,你说什么呢!”锦瑟说完立刻跪倒我的床前请罪道:“郡主恕罪,瑶琴心直口快,口无遮拦,郡主不要听她胡说八道。”

  瑶琴也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,吓得脸色苍白,扑通一声跪倒在地,带着哭腔道:“郡主恕罪,奴婢知道错了,再也不乱说话了。”

  看到她们似乎很怕我责罚的样子,我有些于心不忍。在这个宫里,宫女太监的命真的很不值钱,我当过小太监对这个深有体会。

  我忙笑道:“你们两个快起来吧,别跪着了,我又没说要责罚你们。你们啊在我这里就当在自己家里一样,我们就当好姐妹一般,不要这么见外了,好不好?”

  锦瑟和瑶琴吓得花容失色,“郡主身份高贵,我们不敢逾越!”

  我笑道:“什么高贵不高贵的,我其实和你们是一样的人,我以前还不如你们呢。以后你们就当我是你们的妹妹,你们就是我姐姐。好不好?”

  “奴婢们不敢!”锦瑟和瑶琴惶恐的匍匐在地上,怎么也不敢起来。

  我笑道:“什么敢不敢的。你们两个快起来吧,再不起来我可就下去扶你们了。”

  她们听了不但没有起来,反而眼睛红了,瑶琴甚至抽抽涕涕的哭了起来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