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46章 匪夷所思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54 2016-10-30 20:32:13

  “嗯?”看着他犹豫的神色,我心里有些奇怪,“你想问什么?”同时,心里告诫自己,他这个人坏得很,你要小心,千万不要上了他的当。

  “就是……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他吞吞吐吐起来,似乎有些不好开口,又在石室里转起圈来。

  我看着他踱来踱去,难为情的样子,心里更奇怪了,他到底想问什么?

  他转了几圈,最后像是下定了决心,在我对面坐了下来,“嗯……怎么说呢?就是……就是……”他犹豫了一下,又看了我一眼,似乎还是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  我不动声色的看着他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。心里盘算着,管他想说什么呢,我听着就是了。反正现在也没有办法逃走,既然他要问,我就想办法和他周旋,就算不能让他放我走,也可以打发一些无聊难熬的时间。

  他的目光从我的身上,移到了桌上的烛火,红色的蜡油流了一摊,不知道是在为谁哭泣。他看着烛火出了一会神,才慢慢地说道:“我从小就特别崇拜表哥,觉得他是世上最威武,最帅气,最厉害的人,就像神一样……”

  我听着花飞雪的话,觉得像是被耍了一般,忍不住翻了白眼。这么吞吞吐吐了半天,想说的就是这个?就这,还装的一副多么难为情的样子,你不就是豫王的跟屁虫吗,谁不知道啊!

  花飞雪并没有看我,自然也没有看到我脸上的表情,他似乎也不在乎我的反应,依然看着桌上红彤彤的烛火,像是在讲故事般,慢慢地说道:“我那个时候特别喜欢跟着他,不管干什么都愿意跟着他,就算什么事也没有也愿意跟着他,每天早晨醒来我都迫不及待地想去找他。后来,我慢慢地长大了,这种崇拜感越来越深,觉得他做的事都是对的,他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,只要是他要做的事,我都想方设法的帮他,每天看到他就觉得很安心,每天不看到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。”说到这里,他停了下来,看着烛火出神。

  我越听越觉得无聊,忍不住地打了哈欠。他可真是个话痨啊,比我还能说啊,连这种话也要对我说?你想说我还不想听呢!

  虽然我心里不住的吐槽,但还是不敢出言挖苦。只能睡意朦胧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听着。

  花飞雪似乎并不希望我有所回应,自己出了一会神,又继续道:“直到有一天,他娶了王妃,我心里怅然若失,我忽然明白,我对表哥,可能不只是……”花飞雪忽然停了下来,抬起头看着我,那双如桃花般明媚的眼睛露出了迷惑的神色,像是有无数的疑问,又像是有无限的愁绪。

  “啊?”我猛地从迷瞪中清醒过来,瞪大了眼睛,听傻了!天啊,他在说什么!难道是我听错了,还是在做梦?

  “你说……你说……你喜欢豫……”

  花飞雪脸色发红,神情发窘,他默默地垂下了眼眸,没有说话。

  他这是默认了吗?

  我真的凌乱了!天啊,他居然说喜欢自己的表哥,也太……太……太……匪夷所思了。好吧,我实在想不到;好吧,我真是太单纯了;好吧,我知道我刚刚为什么劝不动他了;好吧,我现在知道我刚才的话是多么的可笑了。

  他又接着道:“那时我虽然很难过,但我知道我不应该给他带来烦恼,所以我还是和以前一样对他。还是会每天去找他,还是会为他做事。后来,我知道表哥并不喜欢王妃,我反而很高兴。再后来,表哥爱上了沐姐姐。我看的出来,他是真的爱她,虽然我很难过,但还是希望他们能在一起,希望他们能幸福。可惜……”

  花飞雪叹了口气,看着桌上不停燃烧着的烛火,神情忧伤,“可惜……他们有缘无份。我看表哥难过,自己也很难过,但我只能陪着他,什么也不能做,更不敢告诉他自己的想法,我怕他会生气会不再理我。后来,表哥很失意,去了豫地,我也毫不犹豫地跟着他去了……”花飞雪慢慢地说着,神情黯然,他不像是在对我说话,而像是在对烛光说着自己藏了很久的心事。

  我心不在焉的听着,像看一个怪物般看着花飞雪,还未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。天啊,他喜欢男人还不算,还喜欢自己的表哥,可真是重口味。这富贵人家的感情真是乱啊!

  不过,他为什么要对我说这些话?为什么这么难以启齿的事他要对我说?为什么要把心中隐藏的秘密告诉我?

  我心里忽然有个不好的预感,天啊,我是不是知道的太多了?我会不会被他灭口啊?还是,他知道我一定不会泄漏他的秘密,所以才会告诉我的?

  花飞雪从记忆中回过神来,继续道:“我是一直以为我是爱表哥的,也从来没有怀疑过。直到,直到……”他停了下里,直勾勾地看着我,眼中有深深的迷惑,像是有什么难题解不开一般。

  我也直愣愣地看着他,心里只想着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完了,至于他说了什么,也听得不认真了。

  他继续道:“直到我遇到了一个女孩。我们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,明明是她撞了我们,却不但不道歉,还非赖是我们撞了她。我从来没有见到这么大胆的人,居然敢对我们无礼。我当时真的很想给她一个教训,不过那个时候,我们有急事,没空跟她纠缠,就给了她钱将她打发走了。当时没觉得什么,只是觉得白给了她银子,真是太便宜她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后来,也巧的很,我们又遇见过几次,虽然没有深交,但不知为什么,我一见到她,就感到特别不顺眼,就想要讽刺她几句。我一开始以为,是看不惯她的行为吧。直到有一天,我看到她一个人躲在角落里哭,我不知道怎么了,就觉得特别心疼,特别想要将她抱在怀里。听说她病了,心里特别担心她……我明知道我不该关心她……我明知道不该有这样的想法……我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。”花飞雪停了下来。

  “……”我漫不经心地听着,至于他说了什么也早就不关心,这个时候我只想着自己还能不能活命。

  他沉默一会,忽然开口问道:“你说,我到底是爱表哥,还是那个女孩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