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45章 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12 2016-10-29 20:06:09

  看来这话说对了,我心里暗喜,继续道:“此时此刻他或许就在家里日夜担心着你呢!如果你爱他,就不应该让他担心。千金易得,真心难求。为了他,你不如放我走吧……”

  “够了!闭嘴!”花飞雪终于爆发了,愤怒了喊了一声。

  我看着那张阴沉愤怒的脸,有些害怕,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仰身子。花飞雪的脸色却慢慢地平静下来,虽然还是沉着脸,怒气却没有了,他冷哼一声,嘴角露出一个冰冷的笑,“你以为你是谁啊,你了解我多少啊?”

  看到花飞雪没有打我的意思,我松了一口气,回来坐正了。

  心里暗想:他生气说明我说到他的痛处了。继续说下去,可能会彻底地惹怒他,也可能会收到意外的结果。

 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?不试一试,怎么逃命?

  我冒着惹怒花飞雪的危险,继续道:“我不了解你,但我了解相爱的人。如果你有爱人,你肯定不舍得他难过,不舍得他流泪,不舍得他受到伤害,你一定会为他着想,一定会想给他一个幸福快乐生活,你一定想找一个美如仙境的世外桃源,和他就你们两个人过一辈子。你们现在已经失败了,不可能再卷土重来了,你为什么不能放弃不切实际的幻想,跟着自己爱的人过太平幸福的生活呢?为什么要冒着生命危险去做毫无意义的事呢?你放我走吧,给自己也给他一个安定的日子,不好吗?我相信你们一定会幸福的。”

  花飞雪这次没有打断我,直到我说完他都没有说话,他沉默了一会,忽然抬头看我,不知是不是烛光的缘故,我觉得他的眼睛在闪烁着光芒,像天上的星星一般,亮亮的,美美的。他看了我一会,眼睛里的光芒暗淡了,变得迷离起来,道:“你根本就不了解我。你知道我喜欢的人是谁吗?”

  我一愣,下意识摇了摇头。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喜欢谁,也不想知道,我这么说只是想劝他放我走。但此刻我好奇心不合时宜地冒出来了,“是谁啊?”

  他蓦地笑了,那笑我竟然觉得有些苦涩,我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心虚起来,低下头不敢看他。

  他叹了口气,“人和人的是不一样的。有的人虽然身在陋室,但他是自由快乐的。有的人虽然看起来表面的风光无限,但他或许没有自由。这样的日子或许是你所追求的,但我,永远都不可能过上那样的日子。你说的没错,我知道我可能回不去了,但我现在没有退路,只能这么做!如果到了那一天,我不得不伤害你,希望你不要怪我。”

  我一时有些迷糊,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,但是从他的口气听出来了一种淡淡地无可奈何。他听了我的话,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和我说出这样一番话来,难道他也渴望那样一种平静的生活,只是身不由己?

  我心里暗喜,难道我的话奏效了,看来我还要继续努力,说不定马上就要成功了。

  我道:“为什么不可能?只要你愿意,是可以的呀!你们可以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,找一个没有人能够找得到的地方,只有你们两个人,一起相依相伴,相知相守,平平静静开开心心地过日子,多好啊!”

  “哈哈!”他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,笑得灿烂极了,像一朵盛开的鲜花一般绚烂,就连昏暗的烛光似乎也变得明亮起来,他的眼角亮亮的,似乎都笑出了眼泪。

  他脸色的笑容慢慢地散去,只残留一丝在嘴角,“你真天真啊。好吧,就算我有那么好的一个爱人。那你以为皇帝会放过表哥吗?会放过我吗?不会的,他不杀我们,是永远都不会安心的。还有玄飞轮,你觉得他会放过我吗?”

  我低下头不说话。我当然希望飞轮不要放过他。我没有忘记我们的仇,我那样说,当然不是真的希望他过的幸福,只不过想要劝他放了我。

  花飞雪又道:“还有你,如果你现在有机会杀了我,你会杀我吗?”

  “我……”我迟疑了一下,“我……不知道。”虽然说,我恨他们,恨不得杀了他,可我从来没有杀过人,如果真的要我杀人,我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勇气下得了手。

  “不知道?”他又笑了,“你恨不得杀了我吧,只不过没有机会而已。你现在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可笑了吧?”他的笑满含嘲讽,不知为什么我莫名其妙地觉得他笑得不是我,而是在嘲笑自己。

  我无言以对,但还是不肯放弃,反驳道:“你还是有机会的啊!天下那么大,你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还不容易吗?到时候,他们就是找你也找不到啊。再说了,就算最后真的找到了,那你最起码还能和你爱的人过一段幸福的日子,也总比现在就死了好吧!”

  “有机会?”他看着我,露出一个自嘲的笑,喃喃地道:“不可能有机会了!永远都不可能有机会了!”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悲伤,但很快又恢复了过来。”

  看着花飞雪眼底深处的那抹被掩饰的悲伤,我一时竟看痴了。

  我从他身上看到了飞雨的影子。他和飞雨不仅长的像,就连悲伤起来也是那么像。想到飞雨,我心里难过起来。

  我的心一时软了,不再是之前虚情假意,真诚地道,“飞雪,我知道你本性不坏,只是跟错了人。苦海无涯,回头是岸。你不如弃暗投明吧。那样你就能……”

  花飞雪忽然有些不耐烦了,“好了,别再说了,我知道你这样说的目的,你还是别废力气了,我不会放你走的,更不会背叛表哥的。”

  他的话像是一盆凉水泼到我的头上,把我泼醒了。你看清楚了,他是花飞雪,不是花飞雨,千万不要对他有丝毫的同情,否则倒霉可是你!

  看到自己想凭一张嘴救自己的意图没有奏效,有些灰心,瞬间没有了和花飞雪聊天的兴致。心里绝望,难道我只能等着皇上换人了吗?

  我们两人都不再说话,气氛变得沉闷压抑起来。

  这时,花飞雪忽然道:“听说,你以前是个媒婆?”

  “是啊,怎么?”我没好气地道,戒备地看着花飞雪,心里有些莫名其妙,这个时候他居然会问这个?是想要嘲笑我,还是闲的无聊随便聊天?

  花飞雪脸上没有嘲笑的神色,反而异常的认真,他站起来,在石室里踱了两步,神色有些犹豫,“那……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?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