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41章 一尊佛像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61 2016-10-25 20:40:52

  齐快愣了一下,看着我有些诧异。

  花飞雪也许是觉得形势对自己不利,出声道:“你们不要再废话了!你不要过来,要不然我真的杀了她!”说着又拖着我退了一步。

  我只有八十四步了!

  我心里有些着急,他这样退下去,过不了多久,我就要毒发身亡了,那么飞轮的那一刀岂不是就白挨了?这个时候,他们毫发无伤地救走我不容易,但要想离开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现在花飞雪还不会杀我,不如让他们先离开。至于,以后我的命运会如何,我也只能听天由命了。

  我狠下心来,看着齐快,低声道:“齐快,你快带他走,他的伤不能再耽搁了。你让他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他们要用我换人,不会杀了我的。”如今,我无法劝飞轮离开,也只能劝齐快带他离开了。

  齐快狐疑地看着我,眼睛转了转,斟酌了一会,低声道:“那好吧,你……”他看了我一眼,我从那双带着蔑视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被掩饰的关心,“你……保重!”

  齐快快步退到玄飞轮身边,道:“师父,我们现在这样冒然地去救人,只会激怒了那个他混蛋,让他痛下杀手。咱们既然知道他在这里,我们不如先离开,然后找个机会潜进来,趁他放松戒备将人救走。我现在先送你去治伤。”齐快伸出右手,做了个手势,“我向你保证,我一定会回来救她的!”

  玄飞轮听了一愣,思索着齐快的话,神色有些迟疑。就在玄飞轮一愣神间,齐快伸着的手忽然在他身上一点。也许是飞轮对齐快没有戒备,也许是他受伤了反应迟缓,竟然被齐快点着了穴道。

  齐快一个利落的动作,迅速将飞轮抱了就走,脚下生尘,像是一阵风一般,向着墙边飞奔,三下两下越过墙头消失不见了,快的我甚至都没有时间跟飞轮道别。

  随着他们而去的,还有西方的那半个太阳,还有我的灵魂和希望。

  空气的中血腥味依然浓重,但地上的血迹在暮色中却已经看不真切了,在我眼中却依然是那么的鲜红。它们仿佛从地上飞了起来,注入了我的心里,澎湃着我的血液,在我的体内游走。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,也无法平静。

  我痴痴地望着他们消失的地方,心里无比哀伤。不是在悲伤自己多舛的命运,而是因为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再看到他了,可能我们真的要永别了,想起我们都没有好好的道过别,想起我们还有好多的误会没有解释,心里更凄凄了。

  但此刻我的心里却没有一丝的后悔。

  花飞雪忽然幽幽地道:“呦,别看了,都走远了。唉!看来你是爱错人了,他为了你连一双眼睛都不舍得,看来不是真的爱你。”

  他的话一下子将我拉回了现实。飞轮走了,我再也没有人可以依靠,也再也没有人可以担心。此时的我,心里愤怒到了极点,立刻回嘴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到底有完没完!你再怎么说都没用,我就是相信他。倒是你,说的那么好听,那你怎么不把自己的眼珠抠出来,给你爱的人当炮踩。”

  花飞雪被我如炮珠般地话说的一愣。随即明白过来,盯着看了我一眼,脸色有些阴晴不定。

  我心里一咯噔,有些忐忑,不知道他会不会发怒。

  花飞雪忽然扑哧一笑,“我又不傻,我干嘛要那么做?”

  我被他的笑的有些发毛。我这样说,他居然不生气还笑真的有些诡异。

  花飞雪仿佛忽然之间变了一个人,脸上的阴狠没有了,又恢复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,对我道:“好了,别废话了,你跟我走!”

  我一愣,警惕起来,“去哪里?”

  “哪那么多废话,跟我走就是了!”

  我忽然想到了什么,立刻道:“我不走!”

  他有些不耐烦,“你不走,你要在这里过夜吗?”

  我道:“对,我就要在这里过夜。”

  他上下看了我一眼,撇嘴冷哼道:“你在这里过夜,晚上会冻死你的。”

  他不说我还没觉得冷,听他这么一说,只觉得寒风刺骨,整个人都快冻成冰棍了,真的很想找个温暖的房间避避寒,但想到自己只有八十四步了,于是咬咬牙道:“反正都是死,冻死也比穿肠破肚而死要好。”

  花飞雪一愣,扑哧一笑,“原来是为了这个。你现在可不能死,你若是死了,我怎么换人呢?怎么办呢?”花飞雪眼睛转了转道:“那好吧,我就委屈委屈吧!”

  我有些惊慌,“你……你……要干什么?”

  花飞雪道:“你不是不能走吗,我委屈委屈扛你回去吧!”

  我想都没有想道:“你别碰我,我就是冻死,也不要去!”

  花飞雪挑眉道:“不走,可由不得你!”

  我知道他说的对,现在我不能动,还不是他说了算吗?我忽然想到一个问题,又问道:“你扛着我走,不算吗?”

  他点头,“扛着不算数,只要你的脚没动,就不算数。”

  我狐疑地看了他一眼,有些不相信他的话,“那刚刚你拖着我走的那几步也不算了。”

  花飞雪立刻否决,“不,那个算!”

  我不解,“为什么,我没动啊!”

  “你没动?像头母猪一般,要冲过去,我拉都拉不住,还说自己没动!”他顿了一下,看着我皱了皱眉,“嗯……也许,你现在连八十四都不到了。”

  我看着他的样子,心里更没底了,不知道该不该相信他的话。

  在我踌躇间,花飞雪显然没有耐心再跟我废话,直接扛起我就把我扛走了。我被他点了穴道,也只能任他扛着走。

  他扛着我,转来转去,在寺庙里飞快地穿梭着。我被他扛在肩上,又不能动,只能看到路面整齐的方砖,看着看着就看晕了,干脆闭上了眼睛。不知走了多久,一阵天旋地转,我的脚落到了地上。

  我站在地上,睁开了眼睛,映在眼帘的是一尊慈眉善目、袒胸露腹、盘腿而坐的佛像,他笑呵呵地看着众生,仿佛任何的烦心事,在他看来都是虚无的。

  看来,花飞雪把我带到了一个佛殿里。

  他带我来这里干什么?

  我望着那尊慈祥的佛像,心里祈祷。

  佛说:普渡众生。

  佛祖慈悲,不知你可不可去渡一下花飞雪,让他停止杀虐,让他放过我?

  那佛像仍然笑呵呵地看着我,并不言语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