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35章 意外的再见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90 2016-05-21 17:36:00

  是血!

  然后我看清了他样子。

  他整个人像是从血泊中走出来的一般,满身都是斑斑血迹。沾满鲜血的衣服,已经破烂不堪,有些地方露出了丝丝棉絮,但那棉絮也已经被鲜血染成了红色。他的左臂上缠着厚厚的布条,看不到他的伤口,无法判断他的伤重不重,但从被伤口染红的布条来看,伤口应该不浅。

  从他的身上这些的让人触目惊心的痕迹,可以看出他经历了多么惨烈的厮杀,才从那个战场上逃了出来。

  他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,苍白的吓人,就连嘴唇也没有了血色,呈青紫色。清风吹动着他的衣襟,在地上留下一个不停摆动的影子,他的身影在那个不停摆动的影子的衬托下,似乎也轻轻地摇晃起来,给人一种随时都会倒下来的感觉。

  即便如此,他依然还是美丽,还是妖艳的,既像一株开在冰山上的雪莲,又像一株开在血液里的罂粟。但他的神色却依然是狠厉的,冰冷的,浑身上下有一种嗜血的戾气。

  我看着他,他也看着我。

  我愣愣地看着他,他也愣愣地看着我。他的目光从我的脸色,落到了我的肩上,眉头皱了起来。

  站在门口的那名侍卫看到是他,收去佩刀,恭敬地向他行了一礼,“公子!”

  花飞雪却没有理他,慢慢地向着我走了过来。

  刚刚听到了他和豫王的对话,知道他受伤了,也知道他会来这里。虽然有心里准备,当看到他这个样子,还是吓了一跳,直到看到他向我走了过来,才反应过来,下意识地退了两步。

  他眉头皱的更紧了,“你跑什么!”

  我看着他,有些害怕,“你……你……想干什么?”

  “想干什么?”他的嘴角露出一抹血色的微笑,忽然一个箭步冲到了我的身边,用右手抓住了我的左臂。

  我不敢乱动,只得任他抓着。我的左肩受伤了,现在虽然已经不怎么疼了,但毕竟还没有完全愈合,若是挣扎一定会扯裂伤口的,而且以他的身手,我也是挣脱不开的。

  我看着花飞雪,恐慌地问道:“你……想……干什么?”

  他不答,眼睛扫到了我的肩膀上,他只是看了一眼,紧皱的眉头松开了,然后也松开我的左臂。

  我退开一步,依然紧张地看着他。

  他的手在腰间一摸,摸出一柄匕首来。

  我虽然知道他要拿我换人,暂时是不会杀了我的,但看到那把闪着寒光的匕首,还是有些惧怕。

  我颤声问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到底想干什么?”

  他的嘴角扬了起来,然后将手里的匕首指到了我的喉咙处,那双含情的眼睛平静地看着我,道:“跟我走!”

  “干……干什么去?”

  “去见一个人!”

  “见谁?”

  “你想见的那个人!”

  “谁?”

  他哼了一声,没有回答,转头对屋里的那两名侍卫道:“你们留在这里,不要出去!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

  说完花飞雪拉了我就往门外走,我惧怕他手里的匕首,只好跟着他向外走去。

  他拉着我在殿宇楼阁间穿行着,一会向前,一会向右,一会向左,弯弯绕绕了好一会,最后从一个高大的殿堂墙角边的走廊拐了过去,然后我看到一个空旷的院子出现在我的面前。

  我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挺拔俊逸满身是血的背影。那个背影本来是打算走进大殿里去的,他似乎听到了脚步声,忽然一个急转身,目光向着我们这个方向扫来。

  我们四目相对,一时都直了眼,时间在这一刻像是凝固了,我们傻愣愣地对视着,似乎全世界都消失了,只剩下彼此。

  下一刻,我们都回过神来,同时问了出来。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我来不及回答他的话,又问道:“你怎么样啊,有没有事啊?”

  这时,他也着急的问道:“你没事吧?”

  花飞雪听了笑了出来,看向玄飞轮,“你看她这个样子,像是没事的样子吗?”

  听到花飞雪的声音,我才想起自己还在花飞雪的匕首下,见到玄飞轮激动的心情,立刻低落了下去。

  玄飞轮听了脸色一变,从大殿的长阶上一跃而下,就要向着我们这边走来。

  花飞雪将手里的匕首抵在了我的脖子上,口气悚然,“你别动!再动一下我要她的命。”

  玄飞轮身影一滞,站在那里不动了,怒视了花飞雪一眼。然后看向我,脸上满是着急和担忧的神色,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不加掩饰的关心,心里既有些开心,又有些不是滋味。

  最初见到他的喜悦和激动褪去,剩下就只有心酸和委屈。那天,我那样的低声下气的留你,求你,而你还是狠心的走了,走到那样坚决。现在又装作关心我的样子干什么,以为这样我就会感动,就会原谅你,才没有那么好的事呢!

  我看着他,有些气恼地道:“你来这里干什么,是来救我的吗?”

  玄飞轮听了似乎有些不知所措,语塞起来,“我……我……不知道……你在这里。我若是知道,我我早……早……”

  我更气了,他居然连知道都不知道,可见对我多么的不关心。

  我白了他一眼,“那你为什么来这里?”

  他看了花飞雪一眼,脸色有些不自然,吱吱唔唔地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跟着……他们来到这里的!”

  “啊!”我看着他那小心翼翼又无比担忧的神色,我看着那双虽然看起来有些凶,但依然清亮无邪的眼睛。

  心里不住的叹息,他居然连我落到了豫王手里了都不知道,要不是他实在不关心我,那就是太傻了!他只是一心一意的替皇上办事,一心一意的要报仇,一点防人之心都没有。他现在都已经是侍卫副总管了,却还不知道养些自己的心腹。若是他有自己的心腹,就算皇上故意让人瞒着他,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落到了豫王手里?

  想到这些天我受到的委屈,我再也忍不住,瞬间泪珠滚滚,抽抽涕涕地道:“飞轮,当初……我不让你走,你非……要走,你非……不听我的……这下好了……仇没报了……我也完了……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