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34章 残阳血影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64 2016-05-20 17:31:00

  在此时此刻,我忽然有些同情丽妃了。她和我一样,只能等着别人来决定自己的命运。

  不管皇上会不会换,她一定很尴尬吧。自己是皇上的妃子,却让一个反贼如此惦记,不管是在前朝还是后宫,她恐怕都抬不起头来,甚至会被上红颜祸水,祸国妖佞的骂名。

  若是皇上答应换了,就算只是为了引出豫王来,恐怕她再回到后宫,也会很难做人吧?

  不过,如果丽妃对豫王也有情,那就另当别论了。

  不过,如果皇上真的爱丽妃,就不会舍得让她遭受这样的骂名,他就不会同意交换了。

  无论如何,她还是比我要幸运的多,最起码他们都不会让她有生命危险,而我却一直在死亡的边缘挣扎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一命呜呼了!

  这时,豫王道:“我已经派人去送信了,他们很快就会传来消息。如果他同意换人,你要小心提防他耍诈,还有……一定要平安地将她带回来。”

  “你放心,我会的!”

  “如果他不同意换人,你就将那个碍事的野丫头杀了,然后到新阳城来找我。”

  我心里大怒,真是太可恶,到这个时候了,都想着要我的命,他的心怎么这么坏,这么毒。

  花飞雪愣了一下,道:“我知道了,表哥,你快走吧!我手下这几个人,身手都还不错,你把他们都带上吧,若是遇到追兵,他们也能保护你。”

  “那你呢?”

  “留下两个人来协助我就行了。”

  “两个人?你确定只需要两个人就可以?”

  “嗯。人越少越容易脱身,人多了反而容易坏事。天王殿的佛像后面不是有条暗道吗?到时候我带着沐姐姐从暗道逃走。”

  豫王沉默了一下道:“那好吧,那我走了。”

  “你快走吧,路上一定要小心!”

  “你也要小心点,不管怎么样,你一定不要有事,就算你不能将她带回来,那你也一定要安全的回来,我在新阳城等着你。”

  我心里冷哼,虚情假意,若是真的这么关心他,干嘛让他做这样危险的事。

  花飞雪听了,声音都有些哽咽了,“你放心,我不会有事的。我的本事你是知道的,虽然我受伤了,可是他们想要抓住我,也没那么容易的。”

  “那……我真的走了,你保重!”

  “保重!”

  听到豫王就要离开这里了,我心里很矛盾,既希望他快点离开,他离开了,就剩下花飞雪了,花飞雪没有他那么精明那么无耻,应该会好糊弄些,就算皇上不同意换人,说不定我也能说动他不杀我。但同时又不希望他离开,希望追兵快点追上来,将他们一网打尽。

  之后,豫王又和花飞雪交代了两句,就带着他的手下离开了栖云寺。他们走的就像一阵风一样快,走的毫不犹豫,走到干干脆脆。

  那个恶魔般的人终于离开了,我的心情却更沉重了。如果他真的逃到了豫地,在豫地招兵买马,挑起战火,黎明百姓恐怕就要遭殃了。我心里有些自责,我真是没用,没有能力阻止他。别说阻止他继续为祸百姓了,就是连自己的命都救不了。

  但转念一想,事情会向着怎样的方向发展,不是我能预料的,更不是我这个小人物所能决定的,就算没有我,事情该发生的依然会发生,不该发生的依然不会发生。

  他们走后,这座寺庙再一次安静下来,安静的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又坐了一会,我实在坐不住了,站起身来,那两名侍卫也跟着我站起身。

  我抬脚向着窗口走去,他们立刻拦住了我,“你要干什么?”

  我道:“我觉得有些闷,想开一下窗户透透气!”

  “不许开!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他们听了一愣,随即反应过来,不耐烦的道:“哪有那么多为什么?”

  我道:“不开窗户,那开开门,既能晒晒太阳又能通通风,多好!”

  他们听了更不耐烦了,立刻露出凶相来恐吓我,“不行,回去坐!”

  看着他们的凶相,我焉了下来,只得老老实实地坐了回去。

  不行,我得想个办法,这样等下去,真的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,这样毫无希望的等待,真的太煎熬了。

  心里开始盘算着,怎样才能骗过这两个侍卫,让自己有机会逃走。

  就在我冥思苦想的时候,听到外面又响起了一阵脚步声,我心里一惊,不由得竖起了耳朵。

  这阵脚步声似乎离得我们这边有些远,声音很小,又有些杂乱,虽然我听起来也有些费劲,但我还是听得出来,这脚步声不是一个人,而是好多人。

  当听出来不是一个人的脚步声时,我心里不由的焦虑起来,豫王不是将人都带走了吗?那现在来的会是什么人?

  是豫王他们去而又返了?还是其他的什么人?

  这个栖云寺,真是个是非之地啊。而我就是这个是非之地中最无助最可怜的人。

  我正暗自心惊,忽然听到在那阵轻微的脚步声中,还夹杂着一个沉重而清晰的脚步声。这个清晰的脚步声,好像是一个人的,似乎离我们这边很近,好像就在耳朵一般,而且越来越清晰,最后停了下来。

 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,蓦然抬起头来,就看到一个黑影矗立在门口。

  那两名侍卫将自己手里的刀提了起来,互相对视了一眼,一个留在桌边看着我,一个走向门口。

  我站起身来,瞪大了眼睛望着那个黑影,不由得摒住了呼吸。

  他会是谁?

  这时,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。

  西斜的残阳从屋外照了进来,屋里一下子明亮许多。伴着斜阳进入屋里的还有一个长长的影子。地上那个修长的影子,在血色的残阳的照耀下,似乎也变成了红色。

  我抬头望向那个人,他的脸隐藏在黑暗中,我一时竟然没有看清他的样子。他身上的衣服,在阳光的照耀下,显得异常的鲜艳,就像是天上的彩霞一般鲜艳,那鲜艳的颜色刺痛了我的眼。

  我下意识地将眼睛眯了起来。

  下一刻,我又将眼睛睁大了,因为我看清了他衣服上那些鲜艳的颜色是什么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