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28章 暗中养兵?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07 2016-05-13 17:51:51

  他会查出什么来?

  虽然我相信他不会做什么坏事,但看着豫王嘴角的冷笑和眼中的讽刺,心里还是不由得有些紧张。

  豫王看着前方一棵高树,淡淡地道:“让人心惊的是,他们居然什么都没查出来!”

  “嗨!”我松了一口气,“这有什么好心惊的?”

  豫王冷哼一声,“就是什么都没查出来才让人心惊呢。不是他隐藏的太深,就是他真的什么都没干!”

  我不假思索地道:“他就是什么都没干啊!”

  “处在他这样的位置,如果他真的什么都没干,恐怕早就倒了!”

  我立刻反驳道:“为什么不可能啊!他和你可不一样,他没有什么野心,他就只想要过平平安安简简单单的日子。”

  “他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啊!”豫王不由得笑了出来,他藐视地看着我,像是看着一个头脑简单,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傻瓜一般,“看来你真是中毒不浅啊。”

  我低下头,低声道:“他从来都不骗我的。”

  他收去脸上的讥笑,又恢复了淡漠的表情,“不过,他对你倒是真心的,也多亏他对你的真心,要不然今天他也不会为了你放我走了。不说别的,就凭这一点也很让人感动。”

  我听了心里不由得叹气。不管他是什么样的人,他对我真的很好,这点我不能否认,否则真是太没良心了。

  豫王又道:“只可惜,即便他那么在乎你,也对你隐瞒了很多事情。”

  我翻了个白眼,心里忍不住吐槽,我们怎么样那是我们的事,和你有什么关系,真是瞎操心。他肯定没安什么好心,他说的话我一句都不能信。

  他话锋一转,忽然道:“你知道正通钱庄吗?”

  我愣了一下,回道:“知道啊!听说是京城第二大的钱庄,全国上下都有分号的。”

  “你知道正通钱庄的主人是谁吗?”

  “不知道!”

  “是一个叫朱广源的商人。”

  “朱广源?没听说过。”我摇头,这次是真没听说过。

  “但那个朱广源只是名义上的主人,而正通钱庄真正的主人不是他,而是另一人。”

  “是谁啊?”我好奇地问。

  豫王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冷笑,但很快他收去冷笑,又变得淡漠起来,“生意人都喜欢巴结权贵,希望权贵做自己的保护伞。那个朱广源虽然也不例外,但他只是象征性的结交,从来不依附任何权贵。而他的生意却越做越大,也很少有人找他的麻烦,有些小官吏甚至都要巴结他。一个商人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势力?要不就是他有背景,要不就是他背后有靠山。我派人调查过他,他真的没有什么背景,只是从山西来京城做生意的商人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这更让人奇怪了,于是我继续让人去调查,结果查出来那个朱广源本来只是一个走南闯北的小商贩,有一次在路上遇上的山贼被抢了干净。在他走投无路的时候,被人救了,那个人又给了他一笔银子让他做继续生意,结果他越做越大,就做到了今天这个局面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我的人跟踪那个朱广源了很长的一段时间,才发现他跟洛王府的一个管家走的很近。”

  我不以为然地道:“那能说明什么,只能说明他们关系好。”

  豫王轻蔑地看了我一眼,脸上露出自负的神色,“奇怪的是,每次他和那个洛王府的管家接触完。正通钱庄的业务就会有所变动。”

  我还是不解,“那又能说明什么?”

  “说明那个朱广源根本不是正通钱庄的主人,而洛王府才是钱庄真正的主人!”

  “啊!不可能吧!”虽然嘴上说不可能,心里却十分吃惊。难怪当初他会那么大方,为了一个空盒子,竟然给了镇海镖局三万两护镖费,原来是开了个钱庄。只是他怎么没有告诉我,难道是怕我找他借钱不曾?

  我不觉笑自己,我是他什么人,他凭什么告诉我啊。

  震惊之余又有些奇怪,他开个钱庄,豫王干嘛这么震惊。他的钱是自己挣的,又不是抢的,又不是偷的,有什么好吃惊的。

  难道豫王见钱眼红?不会吧,他豫王府,背地里赚钱的买卖也不少吧,不至于眼红吧?

  我道:“就算是他,那又怎么样?不就是开个钱庄吗?”

  “私开钱庄倒不是什么大事。让皇兄发现了,顶多训斥一顿,把他的银子收到国库去。让人怀疑的是,他既然开这么大一个钱庄,就说明手里很有钱,甚至可以说是富可敌国了。可是他的洛王府却像雪洞一般,吃穿用度都很节俭,府上也没有什么珍贵的东西,普通的官宦之家都比他过的奢侈,你说他的钱都花到哪里去了?”

  是啊,如果他真的那么有钱,为什么日子却过的那样节俭呢。我想了想,道:“或许你查错了,他根本就不是钱庄的主人!”

  “一定是他,要不然那个朱广源挣了钱干嘛不自己花,反而给他花啊。本来我也不知道他的钱去哪里了?不过现在我似乎明白了。”

  “明白什么?”

  “朱广源手上其实不只有正通钱庄,他还暗地里经营铁矿,倒卖私盐。”

  “啊?”虽然我不知道哪里有问题,但我隐隐也感到事情有些不简单了。

  “再加上今天见到的那些人,我可以十分肯定,他一定在暗中养兵。”

  “养兵?”我吓了一跳。私开钱庄还是小事,但若是真的暗中养兵,可就有图谋造反的嫌疑了。

  我摇头道:“不可能吧?”

  “虽然我不知道他将兵养在了何处,但他绝对养了不少兵。”

  听到他这句话,我才回过味来。闹了半天,他根本就没什么证据,全都是在瞎猜啊。我忍不住骂自己,你这个笨蛋,早就说了他的话一句都不能信,还差一点被他套进去。

  我看向豫王,满不在乎地道:“那又怎样啊?就算他真的这样,也不过是要自保而已。你都造反了,他养几个兵又算什么!”说完我就后悔了,你怎么偏哪壶不开提哪壶啊,说好的要顺着他的话说的,怎么就是管不住自己的嘴呢。我紧张地看着豫王,害怕他会忽然发起怒来,再虐待我。

  豫王听了我的话,脸色慢慢沉了下来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