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25章 我们联手吧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73 2016-05-10 22:38:18

  火凤听了抬头看了秦意畅一眼,不说话了。

  我听了只觉得脊背发冷,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升起。

  秦意畅越过我的肩头,看向了我的背后。我不知道豫王在我的背后做了什么,就看到秦意畅的脸色忽然慌了,立刻就答应了,“好,我放你过去。你不要伤害她。”

  “唉!”一个无奈地而含着淡淡幽怨的叹气声从对面传来过来,我看向那人,是那个火凤。我在看她,而她却在看着那个由于关心而失去思考能力的男人。

  他没有任何迟疑,立刻就下令道:“所有人,放下箭,让开路让他们过去。”他的那些手下听令,立刻放下弓箭,让开了路。

  豫王道:“那就谢谢五弟了。”他的话里一点感谢的口气都没有,反而带着淡淡地讽刺。

  秦意畅却没有回答,似乎也不在乎他话里的讽刺,他紧张地看着我,眼里满是担忧和心疼。他的神色有些急切,似乎比豫王还要着急。

  看着他担忧而紧张的神色,我心里很不是滋味。我知道以他对豫王的了解,他不可能不知道豫王的心思,他只是太在乎我了,才会失去了方寸。都说关心则乱,豫王就是利用了他这个心里吧。知道他不敢拿我的命冒险,所以才会如此肆无忌惮的。

  我知道这个时候我再不说话,恐怕豫王真的就逃出生天了。就算因此死了,也比最后像条狗一般,被他杀了强。死就是要死的有价值。

  我张大嘴,喊道:“洛王,你千万不要放他过去,他的话不能信的。你放他走了,他也不会放了我的。”等我说完了,我才发现我的声音很是低弱,就算我用尽力气说出的话,甚至都比不过正常人说话的声音,他们离我们这里有一里远,根本不可能听到。

  我张张嘴想再大声一点,嘴就被人捂住了,我又说不出话来了。

  豫王冷冷地道:“再说话,将你的舌头割下来,别以为我不敢。”

  说完他立刻吩咐他的手下道:“我们走!快!”

  一群人像逃命的老鼠般,飞快地窜了出去。很快就越过洛王的人,来到了他们的背后,越过他们之后,豫王又让侍卫将我放在他们队伍的后面,而他还是很不要脸地躲在了我的身后,继续拿我当他的盾牌。

  我现在若是能说话的话,我一定用话羞死他。不过以他的厚脸皮也未必觉得羞耻。

  秦意畅看着我们越走越远,率着他的手下,立刻向前追了几步,大声喝道:“站住,再不站住,我放箭了。快放人!”

  豫王命令他的手下停下来,躲在我的背后,道:“五弟,我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。你我唇亡齿寒,我若是死了,你也撑不了多久的。这个时候,你不说帮我也就算了,居然还落井下石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五弟,你别傻了,你就是帮他除掉了我,他依然不会信任你的。我们应该联起手来,对付我们共同的敌人。怎么样,我们联手吧?”

  这个豫王真够厚颜无耻的,当初他势力冲天的时候,就想着要除掉洛王,现在他一败涂地了就来拉拢他,真是恶心。他的意图这么明显,相信洛洛一定不会上他的当的。

  可是豫王说的却有些道理。洛王现在处境确实如豫王说的那般,就算他真的无意于争权夺位,皇上也不会相信他的。

  在生存面前,曾经的仇恨不重要,重要的是能够活下去。

  我忽然有些担心洛王他听了豫王的这几话,真的会一时头脑发热,就和豫王结盟了。

  我心里着急,冲秦意畅使劲摇头。秦意畅看到我摇头,神色愣了一下,但很快他就明白了我的意思,对我点点头,像是为了让我放心,又对我道:“我不会的。”

  豫王又道:“只要你我联手,我想以我们二人之力绝对可以打败他。到时候,我们兄弟二人平分天下如何?”

  秦意畅冷笑道: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兄弟胸无大志,只想过平淡安稳的日子。追兵快要追上来了,你把人放了,快走吧。”

  豫王遗憾地道:“好吧,有时间咱们再深谈。他日若是你真的走投无路,就来豫地找我,我们一起共谋大事。今日多谢五弟了,咱们就此别过了,后会有期!”说着他对他的手下道:“我们走!”

  什么!这就走了。我呢,你还没有放我呢!

  我的心一下凉透了。他是不是一开始根本就没打算放了我?他是什么样的人我早就知道,从一开始就不该对这个言而无信的无耻之徒抱有一点希望的。

  知道自己被豫王耍赖,秦意畅被激怒了,厉声喝道:“你再不放人,我真的放箭了。”

  豫王淡然地道:“五弟,别冲动!我说过我会放人,就一定会放的。到了安全的地方,我自然会放了她的。”

  秦意畅道:“你现在已经到了安全的地方了。”

  豫王道:“安全?这叫安全?你这些人拿箭对着我们,一松手,我们就成了筛子了。”

  我正在心里暗骂豫王的无耻,我忽然觉得肩膀像是被谁拍到了一般,猛地一阵剧痛,“啊!”我痛的忍不住喊了一声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不要伤害她。”秦意畅气势立刻就泄了,“你到底怎么样才会放人?”

  豫王冷冷地道:“你放心,我到了安全的地方,我一定会放了她的。但是你现在若是想要强行救人的话,你信不信我一定会让她死在我的前面的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不许派人跟着我,若是让我发现你派人跟着我们,我立刻就杀了她。你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,我说会放过的人,不一定会放过。但我说不会放过的人,就一定不会放过。”豫王说完,不等别人说话,立刻对他手下的人道:“我们走!”

  豫王的威胁对于秦意畅起作用了,他眼睁睁地看着我被豫王的人拖走了,虽然满脸的急色,却手足无措地像个孩子,似乎只知道担心和着急,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。

  我知道他想救我,但又怕豫王会下杀手才会如此。如果他可以不在乎我的生死,或者假装不在乎,豫王都拿他无可奈何。可是他却不肯让我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。

  他们将我拖到前面去,我看不到背后的人了。只看到前面有一条小路消失在一片树林里。阳光洒落在树梢上,像是给树木披上了一身金装。

  虽然今天阳光甚好,我却觉得我的眼前一片黑暗,浑身冷得发抖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