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24章 言而无信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02 2016-05-09 19:43:10

  我不知道那些人是因为天生的冷情才会如此冷漠,还是因为惧怕他的威严所以才没有求情,或者是因为他们知道她根本不会受到惩罚。

  从他阴沉的目光中,我隐约感觉到他其实并不是表面上的那么好脾气。直到今天,我似乎也没有真正的了解过他,但这并不妨碍我相信他。如果他真如表面上的那么好脾气,在豫王和皇上的夹缝下,他怎么可能生存的下来?如果说一开始发现他的另一面,让我心里觉得害怕和抵触,而到了现在,在经历了那么的事后,我反而觉得这样的他才是真正的他,这样的他才是一个王爷才该有的气魄,毕竟在那么的环境下长大的他,怎么可能还是最初的单纯善良呢?

  今天他会出现在这个地方,将豫王的退路堵住,说明他这些天没有闲着,早就将豫王的行踪打探清楚了。唉,若不是我拖了他的后腿,豫王今天大概真的到了穷途末路了。之前的遭遇我都可以理直气壮地说,那都不赖我。这次虽然也不赖我,但谁让我倒霉的,那死不好,非要一头撞到豫王的手里,真是活该。自己受苦也就罢了,却还连累了他们,让自己的仇人有机可乘。可是在看到了黎明的曙光,活着的希望后,我真的不舍得死了。

  如果他的心肠可以硬一点,下令放箭,这些人一个都逃不掉的。就算他不动手,只是将豫王堵在河里,不让他们过去,他们今天也逃不掉的。虽然不是我们亲手报仇,看着他们走向灭亡,也算可以祭奠一下死去的亡灵了。

  不知他今天会如何选择?是会放豫王走,还是这样拖着,直到将追兵等来?还是直接放箭?

  我们离对岸不算远,也不算近,而且对岸的人说话的声音不算太大,我能听得到,船上的人未必听得到。越是不知道,越让人着急。此刻我这条船上的侍卫都处于焦虑紧张的状态,举着刀紧紧地盯着那些手持利箭的黑衣人,不时地看向身后,害怕追兵会追上来。豫王眼中也露出一丝焦急地神色,但比起这些侍卫还是镇定了许多,他只是皱着眉头,看着对岸,没有说话。

  秦意畅看了火凤一眼,神色有些凛然,“这次就算了。若下次再多嘴,决不轻饶。好了,你起来吧,退到一边,听命行事!”

  “是!”火凤听了退到一边,低下头不再说话。

  秦意畅抬起头来看向豫王,大声地且没有任何迟疑地道:“好,我答应你,我不会让他们放箭,你们将船开过来吧。”

  唉,他到底还是答应了豫王。我心里叹息,他还是心肠太软了。

  豫王听了似乎暗自松了一口气,但表情依然不动声色,他道:“如此谢谢五弟了。你放心,只要你肯放我过去,我一定会放了她的。你让你的人放下弓箭,退到一里外!”

  秦意畅听了转头向着我这个方向看了一眼,神色一紧。他只看了我一眼,就转头对他身边的人道:“所有人放下箭,退到一里外。”

  他的话音一落,那些黑衣人齐刷刷地将箭放下,面向着我们,结队整齐地向后退去,片刻间就退了一里之外。

  豫王看到他们退了,脸上露出笑容,他对秦意畅道:“还有你们两个,也退到一里之外。”

  秦意畅听了脸色一沉,看了豫王一眼,但没有动。

  我身边一个的侍卫,似乎明白了什么,立刻将手里的刀驾在我的脖子上,睁着血红的大眼睛,恶狠狠地大声道:“退啊,不退我杀了她!”

  秦意畅立刻着急起来,忙道:“我退!我退!”说完他和火凤两个一起慢慢地向后退去,很快就退到了那群黑衣人身边。

  豫王看到他们真的退了,命令人向四周看了看,在看到没有危险之后,下令船夫继续开船,小船慢悠悠地向着对岸驶去。

  这时,万丈光芒从天上射了下来,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亮了。河水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粼粼波光,悠悠荡着。温暖的阳光洒在我的身上,似乎是想要温暖快要冻僵的我。

  我抬头向着对岸看去,就看到在白霜满地辽阔的大地上,在万里阳光的光芒下,有一束目光在看着我。他的眼里的温柔和担忧一样多,他眼里的愤怒和紧张一样多。当看到我在看的时,他的目光柔和起来,像是在告诉我说,你放心,我会救你的。

  我扯了扯嘴角,忍着嘴唇的裂口,对他露出了笑容,心中道:谢谢你。他看到我笑了,摇摇头也笑了,眼里满是无奈,像是在说,你都这样了,还笑得出来啊!

  那个美丽如玫瑰般的女子火凤,忽然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,神色有些奇怪,我正诧异,她却已经转过头去看了别处。

  这时,船慢慢地靠了岸。豫王让侍卫先将我拖上了岸,我无力反抗,只能像个死猪一样被侍卫粗暴地拖上了岸。我上了岸后,在发现那些黑衣人没有放箭的时,后面的人也陆续上了岸。等到所有人都上了岸后,我却没有在人群中看到豫王。

  咦,他去哪里了,没有上岸吗?

  我正想回过头去看,就听秦意畅地道:“你们已经上了岸了,快点放人吧!”

  豫王的声音从我的背后传了出来,将我吓了一跳,“现在还不行,我们要先过去之后才放人!”

  我说我怎么看不到他了,居然不要脸的躲到了我的背后了。他现在可真是什么都豁的出去。

  “你言而无信。”秦意畅听了有些恼怒,将手一抬,他身后的黑衣人立刻齐刷刷地将弓端了起来,又将箭头对准我们。

  豫王道:“五弟,你这是干什么?我又没说不放人,你只是要你先让我过去。只要你放我过去,我保证放人还不行吗?再说了,我若是现在将人给了你,你不让我过去怎么办?”

  秦意畅神色一凛,双手攥了攥没有说话,旁边的火凤接道:“若是我们让你过去,你若是不放人呢?”

  豫王道:“我说放就会放。你不相信我吗?”他顿了一下,又道:“你知道她的肩膀的伤是怎么来的吗?就是有人不相信我说的话,我才刺了她一刀让那个人相信。我劝你还是让我过去,否则,她就不会只伤肩膀这么简单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