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23章 我放你过去,你放了她如何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04 2016-05-08 19:47:12

  我心里正好奇着,他的目光忽然扫到了我所在的船上,我下意识地将头低了下来躲避他的目光。

  我低下了头心里才应过来,我为什么要低头啊?

  唉,也许是觉得自己现在的样子有些丢人吧。

  远远地传来火凤轻柔的声音,她的声音不算太大,但我能听得到,“王爷,您怎么来了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王爷,发生了什么事了吗?您的脸色看起来怎么这么差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我低着头,始终没有听到秦意畅回答的声音。

  这时,豫王笑了出来,扬声道:“哟,我当是谁呢,原来是五弟啊。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,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没想到五弟手下还有一群这样的人!你可真是深藏不露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是怎么知道我会从这里走的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你在找什么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找她吗?”豫王说完还向我这边指了指。

  我知道藏不住了,只好尴尬地抬起头来看向他。秦意畅看到我的样子,神色一震,身子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,似乎是被我的惨样吓住了。

  我知道我现在的样子,一定看起来惨极了。本来几天没梳洗就像个叫花子,再加上肩膀的伤,满身的血迹,一天一夜的不吃不喝,一晚上的风霜侵袭,整个人肯定连个人样都没有了,都没法看了。

  秦意畅脸色苍白,眼睛紧紧的看着我似乎是想对我说什么,但嘴巴哆嗦了两下,却什么都没说出来。虽然他什么都没说,但我从他的眼睛里,看出来的关心和痛惜。

  泪水一下子盈满了我眼眶,这些天的委屈和苦痛,在此刻一起涌了到心头。之前在围场挨了豫王一刀的时候我没有哭,不是因为我坚强,而是我知道哭是没用的。但此刻我却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孩,因为一个关心的眼神,忍不住流下泪来。

  我忍着泪水,扯了扯嘴角,想向他笑笑,说我没事。谁知我只是动动嘴角,嘴唇上立刻裂开好几条血口,血口处立刻渗出几缕咸咸的鲜血来,虽然不是很疼,却对此刻的我来说,也够我受的。

  我笑不出来,也说不出口,只能用眼神看着他。

  他的目光从我的脸上落到我的肩头,陡然变色,他看向豫王,眼圈都红了,“你……你……对一个无辜的人,都可下如此重的手。你的心怎的这么狠!”

  豫王扑哧一笑,“五弟呀,你这话说的可不对哦!”说着他的语气冷了下来,“我的心狠?你真是不识好人心啊!就她?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,十个我都杀了。你现在却还来怪我,若是早知道你如此不领情,我不如将她杀了算了。”说完满脸懊悔的看着秦意畅。

  “你……”秦意畅似乎被豫王的厚颜无耻堵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我看着豫王那后悔不迭的表情,恨不得上去扇他一嘴巴。天下还有比他脸皮更厚的人吗?妈的,你将我折磨成这个样子,居然还让我感谢你!

  秦意畅虽然被豫王厚颜无耻的话气住了,但他毕竟不是一个冲动易怒的人,很快他的脸色就平静下来,他看着豫王,轻描淡写地道:“你现在无路可逃了,只要我一声令下,你就会葬身在这河中。”

  豫王似乎并不害怕,反而挑衅地道:“不错!但你下令啊!你舍得下令吗?”

  秦意畅脸色一寒,“你别忘了,你的身后还有追兵呢?只要我不放你过去,你觉得你还能坚持多久。”

  豫王听了忍不住向后看去,我也向后看去,只见身后一排排树木在晨曦中静谧着,轻雾在林间穿行,几只麻雀在树梢叽叽喳喳着。

  豫王立刻又回过头来,道:“所以呢?”

  秦意畅道:“我放你过去,你放她了如何?”

  听了他的这句话,我的心情很复杂。既感动,虽然我那样对他,他还是会救我,让我的心里更愧疚了。又盼望豫王会答应,因为我现在真的不想死了。同时又害怕豫王答应了,他真的将豫王放走了,那样我们的仇就不能报了。但最后还是求生的念头站了上风。

  豫王略一迟疑,答道:“好啊!那你让你的人让开。只要你放我过去,我就把她给你,怎么样?”虽然他的脸色没有异常,但从他的话中,听得出来,他有些着急了。他已经在河中耽误了不少功夫,万一追兵追了上来,那他就是腹背受敌,他真的没有时间犹豫了。

  秦意畅道:“你先把人放了,我就放你过去。”

  豫王道:“不是我不相信你啊。她在我们船上,我们没办法先放了她啊,我们只能将船开到岸边才能放了她,你说是不是,五弟?”

  秦意畅似乎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一时有没有说话。他的神色深沉起来,似乎在思考着什么。

  火凤低声道:“王爷,不能让他们上岸。现在的地形对我们有利,只要我们放箭,他们一个都逃不掉。若是让他们上了岸,情况恐怕不是我们能掌握的了。”

  火凤抬头向我这个方向望了一眼,“我看不如我们放箭,但不射人,他们看到我们放箭,为了逃命一定会跳下水的,就没有人会管小月姑娘了。到时候我们游过去,将小月姑娘救下来。”

  秦意畅一口否决,“不行!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一旦放箭一定会伤到她的,我不能拿她的命冒险。”

  “王爷,我们的箭法你是知道的,是不会伤到她的,你就放心吧!”

  “好了,你不要说了!”

  火凤急道:“王爷,火凤知道你担心小月姑娘。可是豫王此人奸诈狡猾,你今天将他放走了。再要堵住他恐怕没有这么容易了。天下好女人多的是,你不能为了……”

  秦意畅脸色沉了下来,看着那个火凤,冷冷地道:“你忘了你的身份了!你还记得烈焰的规矩是什么吗?”

  火凤听了似乎有些害怕,立刻跪在地上,惊慌说道:“火凤逾越,甘愿领罚。但火凤一颗心都在为王爷着想,绝没有半点私心。”

  岸边的黑衣人依旧手持弓箭一动不动,神色肃然望着我们。就算看到他们的首领即将受到责罚,依然没有任何反应,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替她求情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