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21章 对岸有人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91 2016-05-06 17:31:00

  我心里好奇,不由得回过头去看,就看到刚刚救了我们的那堆草垛,着起火来。草垛的四面都着起火来,一簇簇燃烧的小火苗跳动着,就像一个个狰狞的恶魔,在无情的吞噬着柔弱的草垛。

  这火显然是被人点着的!

  我回过头来,心中暗想,豫王就是豫王,果然是一贯的心狠手辣。他将草垛烧了,这样上面的人,就不可能跟他一样跳下来了。因为他们若是跳下来,等待他们的,不是被摔死,就是被火烧死。

  我们向前行了一会,我再次回过头去看,就发现小火成了冲天大火,整个草垛都剧烈的燃烧起来。火势越来越大,火苗越窜越高,像是要攀着崖壁爬上崖顶似的。

  在熊熊火光中我依稀看到一个人影,那个人全身都被火包围了,在大火绝望地挣扎着,我隐约能听到他微弱的呼救声。

  我赶紧回过头来不敢再看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在北极星的指引下,他们一路向南行去。像一群暗夜的鬼魅,在黑暗中穿梭。他们走到极快,一路没有任何停留,拼命的向前逃。

  逃了一段时间,我发现,这一路他们异常的顺利。遇山有路,遇水有桥,没有受到任何阻拦,也没有追兵追上来。他们所走的路都是偏僻的山路,却又不崎岖,十分好走。

  看来连逃跑的路线他们都勘探好了。

  我被那两名侍卫拖着一路向南狂奔,虽然不用我使多大的力气,可被人拖着真的很难受,我又长时间的水米未进,加上肩头还有伤,即便我的身体异于常人,到后来还是撑不住了,神志开始有些涣散。

  我正迷迷糊糊的,一阵响亮的野鸡啼鸣,将我惊醒,我睁开眼睛,发现东方已经发白了。我们穿行在野外的小路上,两边的树木,前方的小路,头顶的青天,在晨光微曦中,都慢慢地清晰起来。

  继而我发现我依然被人拖着向前狂奔,不过拖着我的不再是原来的那两个侍卫,而是换了两个人,想必是原来的那两个人累的受不了了吧?

  我心道:既然如此,把我扔下不就好了嘛!

  天要亮了,但也到了一天中最冷的时候。他们都在跑路,自然是感觉不到冷的,而我就不同了。我觉得每一阵风,都像刀子一样在割着我的脸,每吸一口气,寒气从鼻子里侵入心肺,冷的我浑身打颤,手脚早就没有了知觉,而肩上的伤口,也感觉不到痛了。

  我现在面临着另一个危险,被冻死的危险。不行,得想想办法!

  我转头看向拖着我的两名侍卫,是两个年轻的小伙子,都二十岁左右的样子,两个人脸上都露出疲惫的神色,额头上沁着汗珠,可见他们拖着我,真的不轻松啊。

  我道:“你们两个累了吧?把我放下来吧,我自己走!”

  他们依旧向前走,对我的话充耳不闻。

  我又道:“要不给我解开绳子也行?我保证不跑的!”

  他们依旧不理我。

  就在我失望的时候,前面的人忽然停了下来。他们也将我放了下来,我终于又踏上了坚实的土地。我赶紧跺跺脚,让自己麻木的双脚运动运动,同时也让自己稍稍暖和一下。

  我边跺脚边看向前方,就看到雾霭沉沉的前方白茫茫的一片。

  我仔细一看,居然是一条宽阔的大河。虽然是冬季,但河水还未结冰,河水泛着微波,缓缓地向前流着。在昏暗的晨光中,我看不到对岸,无法判断这河有多宽,但可以肯定的是,河水一定不浅,要想淌着过去完全是不可能的。我四处看了看,也没有发现可以过河的桥梁。

  我心里暗喜,这下你们逃不了了吧。相信过不了多久,皇上的人一定就会追上来的。

  这时,宽阔的河面上忽然冒出了几艘小船,片刻小船便停在了岸边。这些人看到小船,毫不迟疑立刻向着小船行去。

  很快就到了岸边,其中一个船上跳下一个人来,那人快步来到豫王身边,立刻跪下行礼,“拜见王爷!”

  豫王挥挥手让他起来,只说了一个字“走!”就抬脚上了船,其他人也纷纷上了船。

  他们居然连船都准备好了,可见准备地有多么周详。讽刺的是,就算他计划的再周详,他还是失败了。

  年轻的侍卫将我也拽上小船,等所有人都上了船,我才发现,他们现在的人数比在营帐时少了将近一半。那些人上哪里了?也许他们还来不及跳下来,就被皇上的人抓住了吧,也许已经葬身在火海中了吧?

  小船一阵摇晃,船夫开了船,载着一船亡命之徒向着未知的彼岸行驶。

  我们这条船上坐了七八个人,都是些年轻的侍卫,每个人脸上都满是倦色,但每个人都将眼睛睁得大大地观察着周围,戒备着可能出现的危险。他们每一个人脸上都没有沮丧的神色,反而带着视死如归的凌然之色,就好像他们已经下定决心要为自己的主子随时牺牲。豫王都走到这一步了,他们居然还如此忠心与他,他也该欣慰了。

  我不由得叹息,为这些年轻而忠心的侍卫而叹息。他们的忠心是可叹可敬的,只可惜忠错了人。作为下属,忠心是对的,但不该愚忠。忠心好人,那是积德行善,忠于坏人,那就是助纣为虐。

  我侧过头去看另外一条船,发现豫王此刻正独自孑立在船头,望着船下的河水出神。水面腾起的烟雾缭绕在他身边,他脸上满是风霜之色,薄薄的嘴唇紧紧抿着,眼神依旧冷冽,但是眼中多了一些复杂的神情。他似乎感觉有人在看他,忽然甩过头来望向这边,我吓得立刻低下头。

  他若是看到我,想起来带着我是累赘,再把我扔到河里去,我就惨了。虽说我会游泳,可现在我被绑着,又饿的没有气力,若是扔下我去,我铁定必死无疑了。虽然我不知道自己到底能活到什么时候,可是现在我不想死,最起码不想死在自己仇人手里。

  我偷偷看向豫王,发现他已经将目光移开了,才敢将头抬起来。

  我对抓着我胳膊的侍卫道:“两位大哥,我已经被你们绑了这么长时间,身体实在吃不消。你们就行行好,给我解开绳子好不好?”我身体本来就虚弱无力,加上又故意将声音放低了,我的声音听起来有气无力的,可怜极了。一般人听了肯定会心软的。

  谁知他们听了竟不为所动,一口否决,“不行!”

  我又低声哀求道:“两位大哥,你们看我受伤了,又一天水米未进,早就虚脱了,别说逃走了,就连走路都是问题。你们就可怜可怜我吧,给我解开绳子吧?我求求你们了!”

  左边的侍卫,怒哼一声,“闭嘴,再说话将你扔下去喂王八!”

  我赶紧闭了嘴,不敢再说话。

  这时,忽然有人大声惊呼,“对岸……有……有人。”那个人似乎有些惊恐,声音都有些发抖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