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20章 死里逃生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00 2016-05-05 17:30:00

  “孟大人,你没事吧?”那侍卫关心地问孟少卿。

  “没……没事!我没事!谢……谢……谢谢你们……”孟少卿劫后余生,神情激动不已,连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,但当他抬头看我,发现我还在豫王的手里,又露出了着急的神色,对豫王道:“豫王,你将她也放了吧?”

  我满怀希望等着豫王下命令将我也放了,可是我等了一会,依然没有听到豫王放人的命令,心里不由得着急起来。

  皇上脸色也沉了下来,“你要反悔吗?”

  “反悔?”豫王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,像是暗夜中邪恶的厉鬼在吸食人血后满足的微笑,又像是奸猾狡诈的恶徒,在阴谋得逞时的自负的笑。我机伶伶打了个寒颤,心里寒意骤生。

  那抹诡异的笑在他的嘴角慢慢扩大,越来越大,仿佛他身后的那面天空都是他诡异的笑,“多谢皇兄放兄弟一条生路。来日,兄弟必十倍奉还。”

  忽然,他整个人笔直的向后倒去,眼看他就要重重地摔到地上了,他却像个幽灵一般,神秘的消失在黑夜中。

  他消失的太快,毫无征兆,以至于在他消失的那一刻,没有人来得及阻止他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。

  我心生恐惧,他怎么可能凭空消失了呢,难道他是鬼吗?

  我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来,捉着我的两名侍卫,忽然将我一提,拖着我向前狂奔。身后的光亮离我们越来越远,我们完全隐没在黑色的夜空中。前方漆黑一片,我刚从明亮处离开的眼睛,看不清前方的道路,只觉前方的夜空像是一个巨怪在张着大嘴,等着我们自投罗网。

  “混蛋!”后面响起一个愤怒的声音,“所有人都给朕追,除了人质,其他人若是反抗,格杀勿论。”

  “是!”喊杀声又起。

  我相信寡不敌众,豫王的人就是再厉害也是逃不掉,只是害怕他们也会和豫王一样凭空的消失。

  那两名侍卫忽的向上一跳,我的身体随着他们向上一跃,当向上的力用尽了之后,我们开始往下落。身后的亮光忽的一下子消失了,同时消失的还有嘈杂的人声,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着下坠着,耳边的风声呼啸如雷。我们仿佛忽然之间掉入了一个黑暗的世界,这个世界里,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,只有鬼哭狼嚎般的声音,只有让人绝望的恐惧。

  在我绝望的时刻,我忽然感到头顶上方有亮光在闪。我抬头看去,啊,是星星!

  我忽然清醒过来,脑子里闪过一个地方,忽然间就明白了所有的事情。

  我们不是到了另一个世界,而是跳下了一个悬崖。那天,他们派人杀了崖下的士兵,换上他们的衣服,目的不是行刺,而是为了逃命。这个崖下一定就是那天我迷路之后遇见花飞雪的那个地方。

  我心里懊悔,为什么我早没想到呢,如果我早一点想到,提醒皇上,那豫王今天就跑不掉了。

 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,再怎么后悔都没用了。再说了,也不能全怪我啊,豫王手里的人质又不只我一个人,就算今天没有我,以豫王的狡猾,也会想方设法的来到这个悬崖边的。就算皇上不上当,豫王在他忠心的手下的拼命保护下,杀到这边来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这样想来,心里就没有那么自责。

  这时我忽然想到一个让人绝望的事情,正当我吓傻的时候,本来抓着我的侍卫,像是为了证实我的想法般,突然松开了手。我像是一个从悬崖上滚下来的大石头,以势不可挡的气势向下掉落。

  我以这样的气势掉下去,一定会将大地砸一个大坑的。将大地砸一个坑也就算了,我自己肯定会摔的脑浆迸裂,粉身碎骨的。

  呜呜!他们怎么可以残忍!居然要将我摔死!

  呜呜!他的心肠怎的如此狠毒,竟然选择让我如此惨死。为什么!为什么他可以放过那些人,却独独选择让我去死?

  在我的胡思乱想的时候,耳边的风声忽然停了,我的身躯掉入了一堆软和的东西里,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,就被伸出两只手,拽了起来,他们拽到我的时候,再一次扯到了我的伤口,一阵钻心的疼。

  但下一刻我看到事情,让我忘了疼痛,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将,“砰”的一声落在了我刚才的地方。是另一个侍卫。那侍卫掉下来后立刻爬起来,跳到我们这边来。他离开不久,又有侍卫从悬崖上跳了下来,落在了上面。

  万幸啊,万幸!若不是他们将我拉了起来,我一定会被他砸扁的。今天没被摔死,反而被砸死了,那死的才叫冤呢。

  我又一次死里逃生了,还好我之前经历了许多惊心动魄的事情,若不然,就这样一阵折腾,我一定会被吓死的。不过一会的时间,我就经历过,被刀刺死、万箭穿心而死、摔死、砸死、吓死等各种不同的死法的恐惧,简直太刺激了。“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”我还真不是一般的“幸运”呢!

  在昏暗的月光下,我隐隐的看清了接住我们,使我们安全着陆的是什么东西。是一大片草垛,这些草垛大约三四尺厚,将这个崖底,都覆盖了。他们一定早就将位置算好了,才会如此准确无误地落在这上面。

  这时,前方传来豫王的声音,“你们几个留下断后。其他人,走!”

  “是,王爷!”

  我向前看去,就看见黑暗中有个高大的人影,抬着头,望着崖顶。我看不到他的表情,不知道他此刻是怎样的心情,是充满了不甘心,还是对自己死里逃生的庆幸,是对某个人的仇恨,还是对自己所作所为的后悔?

  那两名侍卫将我拖到他的身边,问道:“王爷,她怎么处理?”

  处理?我是人,不是东西,为什么要处理!

  豫王看我一眼,“你们将她也带下来?”

  一名侍卫道:“王爷没说要放了她,所以属下就将她带下来了。”

  豫王看了我一眼,似乎有些不耐烦,说了声,“一起带走!”就大步离开了这个地方。其他人都跟着他离开了,我也被那两名侍卫拖着向前飞奔。

  啊?这个时候他居然还决定要带我走!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,带着我不是带个累赘吗?但这个时候我不敢开口说话,害怕他万一想明白了,再决定要杀我,那我不就惨了。

  我们刚离开不久,就感到身后忽然亮了起来,接着闻到一股烟的味道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