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17章 玩一个有趣的游戏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23 2016-05-02 17:34:47

  “啊!”一阵剧烈的疼痛从肩膀传来,痛的我龇牙咧嘴,痛不欲生。我睁开眼睛,看向自己的肩膀,我的肩膀上出现了一个血窟窿,鲜血不停地向外流着,早就将我瘦弱的肩头染红了。我死死的咬着嘴唇,双手紧紧攥着,不让自己的再喊出声来,豆粒大的汗珠,从额头上滚落下来。不知是汗水流入我的眼睛,还是痛的流出了眼泪,我的眼前一片模糊,眼前的人影也模糊起来。

  比起身体的痛苦,心里的煎熬更让人难受。

  为什么?为什么不杀我?为什么要折磨我?死并不可怕,因为死了就感觉不到痛了,可怕的是,他不会立刻杀了你,而是慢慢地将你折磨致死。

  一阵剧痛过后,我松开咬着的嘴唇,大口大口的呼气,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,连站立的力气都快没有了,若不是后面的人一直在揪着我的胳膊,我恐怕早就倒在了地上。

  “小月,你……你要不要紧?”孟少卿心疼地看着我,声音哽咽了,“都是爹没用,救不了你!”

  “我还没死……”我刚一开口说话,肩头又传来一阵剧痛,我只好再次紧咬下唇拼命的忍着。

  这时,我突然感到有一道痛惜的目光从对面射来,我转过去看向前方,却找不到那道目光的主人。

  虽然大多数人的脸上都变了色,但不过是对豫王心狠手辣的愤怒和惊怕,害怕他也会对自己的下手,而真正对我的遭遇同情的没有几个。

  花飞雯脸色甚至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狞笑。她的心肠怎么这样狠毒,看到别人受罪,她心里就这样畅快吗?

  皇上脸色也变了,眉头拧了起来,脸色阴沉的吓人,不过他没有看我,而是看向豫王,似乎他只是愤怒豫王的狠毒,而不是我的伤。

  我松开咬着嘴唇,忍着剧痛,对皇上道:“皇……上,你还在等……等……什么?民女死不足惜,快……快……下令将他们都……呜……”

  我还没说就被豫王捏住了嘴,他的力气很大,似乎要将我的颌骨都要捏碎了。我下面的话,再也不出口了。

  “你再说话,将你的舌头割去!”豫王凶狠地威胁道。

  “呜……呜!”我不住的摇头。心里害怕起来,他若是真的割掉我的舌头,我以后就再也不能说话了,如果今天不死,那以后也会憋死的。

  “放手!”皇上出声怒斥道,“你这样欺负一个弱女子,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  “过分?”豫王满不在乎地道:“我觉得一点都不过分!”他松开捏着我的嘴的手,顺手又在我的脸上掐了一把,看看自己的手,露出一个嫌恶的神色,“真是脏啊!”

  士可杀不可辱!

  我怒火直冲脑际,想要破口大骂,但心里一个声音告诉自己,你必须要忍,因为你除了忍别无选择。

  好,我忍!我忍着肩头的剧痛,忍着心中的怒火,忍着被羞辱的难堪,用眼睛怒视着豫王,咬着牙一言不发。

  “你瞪错人了!”豫王用双手将我的头掰正,指着皇上道:“你该瞪着人是他!”

  “你……”皇上脸色的怒色愈来愈浓,他的右手忽然向上抬了抬,但很快又落了下去,像是心中的怒气也慢慢地消散了,他沉痛地道:“自从朕登基一来,你一直耿耿于怀,对朕十分不敬,朕不想因此影响我们兄弟的感情,是以对你处处忍让,不想今日你竟然犯下如此滔天大罪。”

  豫王冷冷地看着皇上,嘴角露出讽刺的笑,但没有说话,似乎并不在意皇上的指责。

  皇上继续道:“即便如此,朕还是不愿看你走上绝路,想要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,你却不知悔过,负隅顽抗。甚至对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弱女子下手,简直人性泯灭。今日断不容你这等狡诈狠毒的小人继续作恶!”说着他又将手抬了起来,这次比刚才抬的更高了,眼睛紧紧地盯着豫王。

  我紧紧地看着那只高高抬起的手,心里一紧,他终于下定决心吗?不知豫王会怎么做,他是会继续拿我们做人质,还是先杀了我们和皇上拼个鱼死网破?不管哪一个,恐怕我们都不会幸免了,因为一旦打起来,刀剑是无眼的,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就会被突出现的刀剑杀死。

  虽然知道皇上一旦下令,我们就必死无疑了,但我不一点都不怪皇上。皇上对叛贼一向都是果断狠厉的,从来不心慈手软。今天他会为了我们这些人对豫王忍到这种地步,已经很让我意外了,就冲这一点,他就比豫王强太多了。

  此刻敌对的双方都异常紧张的看着对方。特别是那些手持刀剑的侍卫们,他们只等着主人一声令下,就会奋不顾身的冲上去,将对手砍翻在地。

  豫王看着那只抬起的手,忽然开口道:“皇兄,等一下,我们玩一个有趣的游戏怎么样?”

  “游戏?”皇上被豫王无头无脑的话说愣了,但很快就恢复波澜不兴的样子,将高高抬起手慢慢地放了下去,淡然地问道:“什么游戏?”

  我此刻也忘了自己的肩膀的疼痛,不由自主地看向豫王。

  游戏?这个时候他居然说要玩游戏?

  豫王扫了一圈,才慢条斯理地道:“这样,你给我一刻钟的时间,一刻钟后,你派人去追我们。只要你的人追得上我,我就束手就擒随你处置,怎么样?”

  豫王此刻不再是被激怒的野兽,反而露出了轻松愉快的表情,就好像真的在说一个好玩的游戏。他顿了一下,又道:“当然,我不是白要这一刻钟的时间,只要你同意玩这个游戏,我会将手里的人质全部放了。”豫王指了指我,“包括她!”

  皇上没有答应,也没有反驳,只是定定地看着豫王,似乎在思索他这样做的目的何在。

  豫王挑挑眉,继续推销自己的游戏,“怎么样,有意思吧?你若是赢了,那你不仅能将我抓住,这些人你也能救的回去,你真是一点损失都没有呢!而我只是得到一个逃命的机会,而且是一个十分渺茫的机会!要不要赌一把?”说完他满含期待的看着皇上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