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16章 还是晚了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132 2016-05-01 17:28:47

  皇上仿佛没有听到一般,依然冷冷地看着豫王,脸色比方才又寒了几分,眼中的怒意更多了。

  其他人有人在看皇上,有人在看豫王,有人在看我,但没人开口说话,大多人脸上都露出不以为然的表情。另外一些人则如临大敌般保护着自己的主人。

  当初我是以小太监的身份待在皇上身边的,他们就算认识小月子,但一定想不到我就是当初那个小月子。我被皇上封为郡主时,皇上也只是下了一道圣旨,并没有昭告天下,自然也不会有太多的人认识我。而现在我又是如同叫花子一般,他们更加不会知道我是谁了。当然想不通,豫王这样做的目的何在,别说他们想不通,我也想不通豫王为什么要这样做。

  花飞雯厌恶地看着我,眼中闪过一道可怕的凶光,像是恨不得杀了我的样子。我亦愤怒地看着她,心里恨不得将她千刀万锅,但此刻也只能恨恨地用眼瞪她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  但很快她就恢复温柔可人的样子,她看向皇上,情真意切地道:“皇上,臣妾听闻,‘放虎归山,后患无穷。’皇上切不可为了一个人,将此等滔天逆贼放走啊!”

  皇上转头扫了花飞雯一眼,花飞雯像是被皇上阴沉的的脸色吓了一跳,声音低了下去,“臣妾是为了大秦,为了皇上着想,绝没有半点私心,请皇上明鉴!”

  皇上冷哼一声,转过头来看着我,像是不认识我似的,打量我半天才面露疑惑地道,“朕看着你面熟,你是……”

  我不由地翻了个白眼,我就说不要让我丢人了嘛?这个豫王脑子有毛病吧,将我大老远带到这里来,就是为了让我来丢人的吗?

  算了,既然如此,我还有什么好求的。与其被人当做笑话一样嘲弄,还不如自己争点气呢。而且逼迫自己的人,还是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。

  花飞雯听了脸上浮现了轻蔑而欢畅地笑容。看着她那个样子,我气不打一处来,却对她无可奈何。

  豫王则冷哼一声,低声自语道:“真会装模做样,我就不信你会不管她的死活。”

  我心道,哼,你不信,我也不信,不过我不信的是他会管我死活!

  我大声道:“皇上,其实我真的不想求你,因为我知道我求你也没用,但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,我们受制于人,我不得不求你。皇上,我求你……”说到这里我顿了一下。

  皇上听到我说话,脸色又沉了下来,本来垂在两侧的手背到身后,深邃的眸子冷冷地看着我,那神色就像在说,你最好不要自取羞辱,朕是不会救你的。

  我将心一横,继续道,“皇上,我求你。我求你今天一定不要放他们走,一定将他们全都抓住,处以国法,以正朝纲。”

  皇上听了愣了一下,不止是皇上,所有人都愣了,不敢相信地看着我,他们大概想不到我会如此大义凌然吧,或者说我会自找死路吧?如果我还有一丝活命的机会,我现在也不会这样说的。如果现在飞轮或者洛王在这里,我也不会这样说。可是现在,唯一可能关心我的人,和我一样被绑在这里,自顾不暇。

  皇上很快就回过神来,目光中露出了赞许,对我点头道,“朕果然没有看错人,这个要求朕答应你!”

  我心里不住叹气,他果然不会在乎我的死活。还好我没有真的求他,要不然真是当着这么多人就丢人现眼了。良将不怯死以苟免,烈士不毁节以求生。虽然我不是良将,也不是烈士,但我也是有尊严的。

  “你……找死!”豫王恼羞成怒,揪着我的衣服,“那本王成全你。”他的眼睛通红,眼里都是暴虐的杀气,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,恨不得将我撕成一片片吞进肚子里。

  我知道自己说出来这样的话来,等于将自己推向了死亡的边缘。但到了真的要死的时候,又有些不甘心了,我惊慌地道:“等等!我还没求完呢,你再容我说一句,说完你再杀了我不迟。”

  我以为豫王听了会更加愤怒,意外的是他却平静了下来,“好,就再给你一次机会,”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警告道:“如果你再不知好歹,就不要怪本王心狠手辣!”

  我忙道:“不会的!不会的!多谢王爷!”

  我看向皇上,怕晚了来不及说出口,立刻道:“皇上,我再求你一件事,等我死了,你能不能让人将我葬在我娘的坟旁。她活着我没能尽孝,死了陪在她身边也算尽一尽孝心了。”说到最后心里难过起来,声音都有些哽咽了。

  “小月!”孟少卿看着我,含着热泪道:“还有爹。我们一家人都葬在一起,好不好?”

  我想到他刚才的行为,心中有气,很想说一句,“我才不要不和葬在一起呢!”但看着他殷切地样子,话堵在嘴边说不出口,对他轻轻地点点头。

  他看到我点头,笑了,笑的很开心,脸上的皱纹此刻也舒展开了,似乎一下子年轻了许多。

  皇上道:“好,这个要求朕也……答应你。”他在中间顿了一下,声音也抖了一下。我似乎从他的眼睛看出了一丝的沉痛。是啊,我们一家都要死了,而且还是因为他,如果他真的如此冷漠无情,那真是让人太寒心了。

  我道:“多谢,皇上恩典!”然后对豫王道:“我的话说完了。”

  豫王脸上一寒,他看着皇上,忽然笑了,笑中带着讽刺,“若论心狠手辣,我确实比不过你!”他的眼中闪过一道含着杀意的寒光,大喝一声,“那我们就拼个鱼死网破。”

  说完,他举起手中的短刀,好不留情地刺向我。我认命的闭上眼睛,引颈就戮。心里暗骂老天不公,我虽然没做过多少为国为民的好事,但也没做过大奸大恶的坏事,为什么要对我如此残忍!

  刀尖划过空气,发出好听的声音,我仿佛看到了自己轻飘飘地浮在天空中,自由自在地徜徉。

  这时,我听到了孟少卿惊恐地喊了一声,“小月!”

  但那刀尖的风声依然烈烈。

  “住手!”皇上忽然出声制止。

  但还是晚了,只听“噗”的一声,一个尖利的东西扎入我的血肉,我痛的连呼吸都困难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