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09章 被数万大军包围了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273 2016-04-24 23:36:00

  豫王敢当着众人的面揭穿皇上,说明他真的有证据证明皇上手里的诏书是假的。

  想到这里,我心里阵阵发寒,难道诏书真的是假的?

  这个时候传来皇上的声音,他的声音很平静,听不出来慌乱,也听不出来愤怒。

  “伪造?这诏书,是父皇口述,中书令殷荣执笔,原太傅孟少卿,洛王同时在场,朕如何伪造?”

  豫王道:“可有人告诉我,他当时并没有在场。”

  皇上道:“谁?”

  豫王道:“把人带上来!”

  接着响起一阵脚步声,有人喝道:“进去!”

  是什么人如此大胆,竟敢公然投靠豫王,他就不怕株连家人?

  千万不要是他!

  过了一会,豫王道:“殷大人,皇上既然说是他手里的诏书是你执笔的,你可还记得诏书的内容?”

  不是他,是中书令殷荣。我悬着的心落了下来。

  皇上道:“殷荣,你就将诏书的内容再告诉豫王一次。莫要因为一念之差,而走上万劫不复之路。”

  一个陌生的声音地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不知道!”

  什么?这个殷大人居然说不知道。难道皇上在说谎,诏书真的是他伪造的?不,我相信皇上不会做出这样的事。一定是这个殷大人受了豫王的胁迫,或者他投靠了豫王。

  我忽然明白豫王为什么要让洛王离开了。殷荣、孟少卿、洛王,这三个见证人中,自然洛王的话,最让人信服。因为皇上的皇位若真的来历不正,第一个不服的人自然就是洛王。如果洛王这个时候,站在皇上那边,就算另外的两个人站在他那边,那么他这个冠冕堂皇的理由,也难以让人信服了。

  豫王道:“皇兄可听到了,他说他不知道。”

  皇上怒道:“殷荣,你好大的胆子,你也想要造反吗?”

  这时,那个陌生的声音,又道:“我……什么都不知道……什么都不知道!不知道……不知道……不要杀我……不要杀我……救命啊!”

  我心里诧异,听声音这个殷大人似乎有些不正常啊?

  皇上说道:“豫王,他怎么看起来像是疯了?不会是因为他没有受你的要挟,被你折磨疯了吧?”

  皇上话音刚落,那些消失音讯的王公大臣,一个个义愤填膺地谴责起豫王来。

  “豫王,你心肠太歹毒了,竟然将殷大人逼疯了。”

  “豫王,你好大胆子,竟敢犯上作乱。”

  “逆贼,趁早束手就擒!”

  ……

  听到他们的谴责,我更看不起他们了。刚才干什么去了,现在豫王的阴谋被揭穿了,才敢出来谴责他。

  豫王大喝一句,“都给本王闭嘴,哪个敢再嚷嚷,先砍了谁!”

  那些人立刻安静下来,都不敢再说话了。

  我心里奇怪,既然豫王的阴谋已经被戳穿了,皇上为什么不派人将他抓起来,反而任他如此的嚣张?外面到底是怎样的情景啊?难道豫王站在了上风,他不得不听豫王的指责?

  豫王冷哼一声,又道:“将人带上来!”

  我心中一紧,还有人,是谁?

  人群中有人惊道:“孟……大人!连你也……”

  真的是他!他竟然投靠了豫王!真是没骨气,我看不起你!我怒气冲天,若不是自己现在不能动,一定会冲出去骂他的。

  豫王道:“孟大人,父皇病重下诏书之时,你那时可在场?”

  这时外面又安静下来,想必众人都在紧张地看着孟少卿,在听他的回答。

  孟少卿道:“是!我在场!”

  豫王道:“那你说,父皇将皇位传给了谁?”

  孟少卿道:“先皇亲口将皇位传给了皇二子,也就是当今圣上。微臣承蒙先皇厚爱,能够恭听圣谕,绝不敢有半句妄言。”

  我听了,不由得松了一口气。他没有受豫王胁迫就好,他万一真的站在了豫王那边,可就回不了头了。谋反,不仅是死罪,甚至会株连九族。就算我不认他,我也跑不了的。虽然同样都是死,但我也要死的尊严!

  豫王怒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”声音低了下来,“你就不怕我杀了她!”

  谁?是我吗?

  孟少卿道:“死生有命,富贵在天。我们为国而死,死得其所!”

  他倒是对皇上忠心耿耿,大义灭亲不管我的死活。不过,看在你没有让我失望的份上,这次就不怪你。

  皇上道:“孟爱卿忠心可嘉,朕心甚慰。”

  豫王冷哼一声,又咄咄逼人地道:“就算父皇亲口将皇位传与你,那也是因为他当时受了你们的逼迫,他才不得不把皇上传给你!你这个弑父杀君的逆子!”

  皇上喝道:“放肆!一派胡言!来人,将他……”

  豫王生硬地打断皇上的话,“既然你说父皇将皇位传与你,那为什么没有将玉玺传给你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因为父皇早知道你心怀叵测,意欲图谋不归,所以将玉玺藏来起来。你手里现在拿的玉玺是假的!你的皇位也是抢来的。”

  这次豫王的如意算盘又要落空了。皇上手里玉玺当然是真的!

  皇上道:“朕手里的玉玺当然是真的。”

  “我不信。你拿过来让我看一看!”

  “朕凭什么给你看!”

  “你不敢给我看,就是假的。”

  皇上道:“好,朕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。叶枫,将玉玺拿给豫王看看。”

  过了一会,传来了豫王的震惊的声音,“这……这……怎么可能?”

  然后,他愤怒地问道,“你不是说玉玺不见了吗?”

  一个尖细的男声道:“奴才……奴才……也是听传闻。奴才……也不知道……是怎么一回事!”

  “废物!”豫王怒哼一声,只听“噗”地一声,像是一个人倒在了地上。

  接着,有人惨叫了一声,“啊!”

  皇上道:“三弟,不要再一错再错了。朕劝你还是让你的人都退下吧,朕念在兄弟之情,可以当今日的事没有发生,朕不予追究。”

  “不予追究?你不要装什么仁义了!”豫王哈哈大笑起来,“说的好听,我若是落到你的手里,你会放过我?”

  皇上叹道:“你当真执迷不悟,要谋逆吗?”

  豫王道:“成者为王,败者为寇。今日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!你看看这里都是我的人,你觉得你今日能走的出去吗?”

  皇上冷冷道:“你就不怕落个谋权篡位之名,就不怕天下的人的悠悠之口。”

  豫王道:“只要我赢了,那我就不是谋权篡位,谋权篡位的是你。天下人他们知道什么?到时候我告诉他们什么,他们就会信什么!”

  皇上冷笑道:“你以为凭你这些人,就能拿朕怎么样?你也太自不量力吧。”

  豫王哈哈笑道:“就这些人?你以为我只有这些人吗?你到帐外去看一看,有数万大军将这里包围了!”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