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刁萌小月老

第308章 谁才是谋权篡位

刁萌小月老 昨日飞絮 2041 2016-04-22 23:08:36

  豫王居然会问皇上这样的问题,看来他还是很惦记丽妃呀。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因为这个起冲突呢?

  想到这里我更感兴趣了,不由得又将耳朵伸长一点。

  皇上道:“朕也想让她来呢,但想这里风这样大,天也有些冷了,朕不舍得让她来这里吹风受冷,她性子安静又不喜热闹,就让她留在了宫里。”

  豫王听了沉默了一会,才酸溜溜地道:“可贵妃娘娘却来了,皇兄只心疼丽妃娘娘,难道不心疼贵妃娘娘吗?”

  贵妃娘娘?谁是贵妃娘娘?难道是花飞雯?皇上还真封花飞雯为贵妃了?

  皇上道:“朕怎么会不心疼贵妃呢?飞雯她是喜欢打猎的,她听说朕要来奇山冬狩,就求朕带她来,朕不忍让她失望,只能答应她了。怎么,三弟连朕带哪位嫔妃来狩猎,都要过问吗?”

  豫王道:“臣弟不敢!臣弟只是关心贵妃娘娘,不是有意冒犯,请皇兄恕罪。”

  皇上道:“无妨!朕知道你是关心贵妃,不是为了其他!”

  豫王语气有些生硬的说道:“不知皇兄可还有吩咐,如果没有臣弟就告退了!”

  皇上道:“嗯,你去吧!”

  豫王离开之后,皇上不时和身边的大臣闲聊,说得不过是打猎如何尽兴,诸位如何尽心之类闲话。我听了一会,没听到和我有关,或者和豫王有关的话,不觉有些无聊,弃了皇上这边,伸长耳朵去搜寻其他的声音。我集中精力,在众多杂乱无章的声音中仔细分辩,希望能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。最后我失望了,我始终没有听到那个我想听到的声音。不仅没有听到玄飞轮的声音,连也豫王或者花飞雪的声音也没有听到。

  我收回耳朵,屏蔽了所有的声音。开始思考自己现在该怎么做?

  是等着别人来救我,还是想办法自己逃脱?

  直到现在我都没有听到飞轮的声音,他可能不在这里。他不在,洛王也走了,也没有人会救我了!我只能自己想办法逃命,要不也只能等死了。

  我再次试着动一下,看一看那人是否真的会杀了我。谁知我刚动了一下,那个人在我身上点了一下,我全身不能动了。我心里大骂,你大爷的,绑在我还不算还点穴,你是把我当成武林高手了吗?

  我只能打碎牙往肚子咽。如今逃是逃不了了,既来之,则安之。我就安静地等着,看你豫王在搞什么鬼?我就不信你能只手指天,敢在皇上眼皮底下把我怎么样。

 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  一阵烤肉的香味扑鼻而来,让人食指大动,垂涎欲滴。混着烤肉的香味,一阵悦耳美妙的琴声翩然而至,充盈着我的耳朵。有人伴着琴声和着歌,歌声清丽婉转,宛如天籁。在琴声和歌声中,还夹杂着推杯祝酒、开怀畅饮的声音。

  难道他们一边在欣赏乐舞,一边进膳?

  唉,我肚子好饿,能不能施舍一份给我?我吃的不多,就分给我一个兔腿就可以了!

  悠扬的琴声催着饥肠辘辘的我昏昏欲睡。

  此时,我忽然听到一阵急促且有节奏的声音。

  “咚!咚!咚!……”

  声音很沉重,像是人走路的声音,却却比一般人走路的声音重多了。

  我一下子精神起来!这是什么声音?

 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,像悬崖边的轻烟,像是水底的深渊,像是刀尖上的腥风,看不见摸不到,却让人恐惧,难道这就是危险的味道?而皇上那边,依然歌舞升平,丝竹声声。

  我正诧异着,这时乐声停了下来,那整齐沉重的“咚咚”声也停了下来。

  我只觉得万籁皆静,静的诡异!

  但下一刻,安静就被打破,外面沸腾起来。

  “啊!”

  “护驾!护驾!”

  “保护皇上!”

  “你们想干什么!”

  “你们这是要犯上作乱吗?”

  “你们好大的胆子!”

  ……

  啊!豫王安排的刺客出现了吗?我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。不知道皇上怎么样了?

  这时候一个低沉的声音,镇定地道:“三弟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是想要谋权篡位吗?”

  是皇上!他的话音一落,周围一下子安静下来。

  我也愣住了,好半天才反应过来。什么?豫王要做的不是行刺,而是明目张胆的逼位?他疯了吗?他不怕落下谋权篡位的恶名吗?

  豫王冷笑一声,“谋权篡位的是你!我不过是拿回本来属于我的东西而已。”

  这个时候,只能听到皇上和豫王的针锋相对,其他的王侯将相,文臣武官,像是忽然间失去了音讯,竟没有一个人出来指责豫王,维护皇上。

  我想,他们一定是不知道鹿死谁手,在观望中呢,我心里鄙夷起他们来。

  皇上道:“属于你的?你是在怀疑朕的皇位来历不正吗?”

  豫王道:“不是怀疑,而是事实!我离京的时候,父皇龙体康健,怎么短短半年多的时间,就病重了。”

  皇上叹了口气,道:“天子受命于天,自然是上天之意,我等也只能接受天命。”

  我猛然想起我和飞轮在镇海镖局门口遇到豫王和花飞雪的那天。那天他们骑着快马急匆匆地要出城,想必是听到先皇病重的消息从豫地赶回京城吧。后来,听说他们赶到京城的时候,先皇已经驾崩,皇上也已经登基了。这就是他一直不服皇上想要密谋造反的原因吧?

  豫王咄咄道:“你胡说。分明是你毒害父皇,篡夺皇位……”

  皇上厉声喝道:“放肆!朕怎能容你如此污蔑!父皇的传位诏书,你可是亲眼见过了!”

  豫王道:“你手里的诏书是假的,分明是你伪造的。”

  呵,豫王真是聪明!为自己谋反找了这么个冠冕堂皇的理由。找了个让天文武百官,天下百姓臣服与他的好理由。现在皇上手里的传位诏书是真是假,极为关键。

  不管皇上手里的诏书是真是假,只要他能证实皇上手里的诏书是假的,那就说明皇上的皇位来历不正,而他现在所做所为,反倒成了正义的。

  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评论
评论
指南